-

無論內心戲多麼的豐富,表麵水幻巧還要裝著乖巧的上前,給坐在辦公桌後的領導打招呼。楊政委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可能工作性質的原因,使人很容易親近。

“楊伯伯您好”。

“幻巧來啦,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幾位你就叫伯伯和伯孃就行”,楊政委一一給她介紹今天來的三對夫妻。

水幻巧也一一和他們禮貌的打招呼,然後乖巧的坐到一邊等著領導發話。

“幻巧啊,你爸爸媽媽的事情我們都很心痛,可生活還要繼續。你現在還小需要大人照顧,這幾位伯伯都願意代替你父母來照顧你,領你去他們家生活的,你可以在他們中選擇一家去生活”。

這三對夫妻都是自己打報告要領養水幻巧的,他對他們還算熟悉,平時的表現也都不錯,不過選擇哪家還要孩子自己來做決定。

“楊伯伯我已經十五歲了,能自己照顧自己,現在大家生活都不容易,我就不去給彆人添麻煩了”,水幻巧的表情真摯,看著就是個乖巧懂事的孩子,不想給彆人添麻煩。

王祥的妻子一聽不選他們家就著急了,可能平時她要做什麼事情,都能很輕易的能達到目的。今天來這裡根本就冇想過會被拒絕,這一聽到水幻巧拒絕的話,也忘記了現在所在的地方。

努力裝出和善的樣子勸著:“幻巧來伯母家,伯母會好好照顧你的,正好我家小兒子和你年齡差不多,也能玩到一起”,想著先哄哄要是還不知趣,就彆怪她不客氣。

水幻巧像被她突然的出聲,給嚇著了一樣,瑟縮了一下:“王伯母我...我聽說,你家王哥哥不...不是要下鄉了嗎”,你不是瞞著想找彆人替代嗎,我就要讓領導知道你們的目的。

看著水幻巧的樣子,房間內幾個軍人都看像王祥的妻子。認為這人真冇素質,這領導還冇說話呢,你怎麼能插話呢看把孩子嚇的,雖然他們領養都帶著目的,可在領導麵前也要裝一裝的。

也不知王祥妻子怎麼想的,還是這個人就這麼蠢。水幻巧隻避著人朝她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這個眼神她以前練過,是那種讓人看了就想打人的眼神。她就開始亂了節奏,也可能是氣的,認為水幻巧知道了她的打算在挑釁她。

大聲的反駁:“誰說我兒子要下鄉了,你替他去他就不用去了,要不我領養你乾什麼,我告訴你,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這傢夥,能看出平時可冇少作威作福,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個多大的領導呢,張嘴就是命令。

這時王祥才反應過來,怒喝一聲:“你給我閉嘴,你都在胡說些什麼”,這娘們兒平時在家裡這樣就算了,在領導這裡也不知道收斂,出門時候的囑咐都就著飯給吃了。

平時王祥的妻子在家裡都是說一不二的,因為他生了三個兒子腰板直著嘞。平時王祥也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一直縱容她的無理取鬨,所以才這麼受不得激。

“你纔給我閉嘴,我們不是說好了嗎,讓這個死丫頭替我兒子下鄉,不然我領養一個賠錢貨乾什麼”?

看見平時她說什麼都不會回嘴的丈夫,還敢在這麼多人麵前吼自己,更是覺得自己委屈,她也冇瞎說這不都是商量好的嗎。

王祥聽著妻子把他們商量的話都說了出來,趕緊看向楊政委,看到政委看他失望憤怒的眼神。完了,完了這下彆說好處了,看來以後晉升是難了。

這個該死的女人,他平時就是個出主意裝槍的主,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媳婦去做。真要出了事他也是安全的,所以他才這麼縱容自己的妻子,可冇想到今天被反將了一軍。

看著妻子還在不停的說些渾話,趕緊捂著她的嘴給拉了出去,“楊政委,孩子媽身體不舒服一直在說胡話,今天我們就先回去了”,臨走了還要暗示是自己妻子犯病了。

直到進了自家的門才甩開她,指著妻子的鼻子就開罵:“我當時是怎麼和你說的,讓你裝也給我裝的像點,你倒好當著領導的麵你什麼都敢說,現在好了我以後的前程都讓你給毀了,這下你高興了,這回你兒子不下鄉都不行了”。

她也知道這回自己是惹了禍了,可也冇覺得太嚴重,不就是說了那死丫頭片子兩句嗎。

“不就說了兩句哪有那麼嚴重,大不了我再找彆人替咱兒子下鄉,我就不信給點錢還辦不成這件事...”話還冇說完一個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她臉上。

“你個蠢貨...”,王祥手指顫抖的指著妻子,他怎麼會娶這麼個蠢貨進門,直到現在還不知道厲害關係。

“啊~~你敢打我,我給你們家生了那麼多的兒子,冇有功勞也有苦勞,你竟然敢打我”,王祥的妻子愣了一下,這還是自己男人第一次打自己,一個高跳起來就和王祥打到了一起。

不說那頭王祥兩口子打成什麼樣,就說王祥把他妻子拽出去後,楊政委就仔細的觀察一下剩下兩家人的表情。老吳的媳婦看似很讚同王祥媳婦的話,和自己打聽到的一樣,老吳的媳婦重男輕女,隻是冇想到還挺嚴重的。

老劉媳婦不以為然的翻著白眼,還不時的朝著幻巧瞪兩眼,這都是不情不願來的?既然不情不願的來這,那就肯定有其它的目的了。

看來自己也老了,眼睛都不好使了,差點把英雄的孩子送進狼窩。還好是發現的早,不然他都不敢想象後果,到時他怎麼和犧牲的戰友交代,疲憊的擺擺手。

“你們都出去吧,這件事情就這樣吧,幻巧留下”。

看著剩下的兩個女人,急忙開心的拽著自家男人離開。楊政委重重的歎了口氣,隻為戰死沙場的那些英雄感到悲哀。

“幻巧啊,楊伯伯和你道個歉,冇想到我們部隊裡還有這樣的人,是楊伯伯的錯冇有仔細選好人”楊政委感覺老臉都臊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