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看一下你們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到時候跟記者安排一下。”夏悠悠語氣裡多了幾分遲疑。

真這麼簡單?

秦學賓和顧博生再次點頭,絲毫不把這點小事放在心上。

不就一次采訪,為了得到未來孫媳婦的歡心,值得!

夏悠悠目光微轉,提起這一次來的主要目的,“顧爺爺,我聽大哥說這次許家的事情是多虧了你的幫忙,我們家才能輕鬆度過這個難關。”

顧博生臉上瞬間流溢笑容,不經意地向一旁的秦學賓投去得瑟的眼神。

“這都是小事,主要還是爾冬自己有本事,提前識穿了許國峰那點計謀。”

“那也是有顧爺爺的學生在暗中幫了大忙啊。”夏悠悠眸中含笑,由衷地表達心中的感激。

從顧家平凡回京到現在,顧家就幫了他們不少忙。

其實早已還清那點恩情了。

秦學賓眼神在兩人身上流連,心中冒出一點點酸溜溜的感覺。

片刻後,他不甘示弱地開口,“悠悠丫頭,上次那教材的事情,我已經找到幾個以前就是負責這個事情的人,印刷廠也已經聯絡好了。”

夏悠悠轉頭看向他,嘴角忍不住上揚,雨露均沾地感謝,“那太好了,謝謝秦爺爺一直記得這件事情。”

“我也記得。”顧博生輕哼一聲,默默尋存在感。

兩人氣勢又再一次對上。

夏悠悠無奈之餘又覺得這兩個老爺子還挺可愛的,比她更像一個小孩子。

不過,她得找機會逃了,這樣下去招架不住。

“少爺,你起來啦。”站在一旁的趙叔看向廳外麵。

夏悠悠下意識抬頭,便跟顧霖霄那雙深眸對上,他的眼皮底下有一小片明顯的烏青。

這麼晚才起床?

顧霖霄在看見她那一瞬間,沉寂的瞳眸像是亮了起來,眉眼都融化開來。

他問:“今天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顧爺爺……還有秦爺爺。”

夏悠悠說完前半句就接收到秦學賓幽怨的目光,停頓片刻趕緊把某人的名字也加了上去。

下一秒,她就站起身來,拉拽著顧霖霄的手往外麵走去,“正好我找你也有事,我們去外麵說。”

逃離成功!

廳內的兩個老頭子展現出截然不同的氣氛,一個黑著臉,一個春風滿麵。

顧博生欣賞著自家孫子和未來孫媳婦的背影,向一旁的秦學賓得瑟炫耀,“他們看起來多般配啊。”

“哼,你家那小子就隻會麵癱臉,哪裡般配了?”秦學賓死活不肯承認這件事。

“那也比你那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四十天都不在家的臭小子強。”顧博生硬氣反駁。

一句話就把秦學賓給秒殺了。

天昊那小子的職業確實不能長久陪伴家人,以後也不知道會不會轉回二三線。

唉,悠悠這丫頭看著是真的適合當孫媳婦啊!

另一邊。

夏悠悠拉著顧霖霄遠離客廳後才鬆一口氣,心有餘悸地往身後瞄一眼,生怕對方追上來。

“他們又當著你麵吵架了?”

顧霖霄一眼看懂目前的情況,唇角不經意地上揚。

夏悠悠猛地抬頭,語氣裡帶著幾分不確定,“你該不會是在幸災樂禍吧?”

“冇有。”顧霖霄肯定地搖頭。

“哼,最好是冇有。”

夏悠悠在一旁找了椅子坐下來,雙手插在兜裡,慵懶地享受著陽光傳遞下來的溫度。

身旁的位置很快也有人坐下來。

她眼角瞄了他一眼,那雙眼中有些紅血絲,“你昨晚很晚才睡?”

“嗯,有些事情要忙。”

顧霖霄用指尖揉了一下眉間,昨天晚上他不放心許家的事情,特地聯絡人脈讓許國峰出不來。

還有許娟兒也不能留在京城裡,否則下一次肯定還會對夏悠悠動手的。

處理完這些事,天就亮了。

夏悠悠注視著他那疲憊的模樣,心裡也有些不好受。

她語氣裡是掩飾不住的擔心:“事情可以慢慢做,一定要休息好知道嗎?你現在已經做得很好了,不用……”

說著,夏悠悠感覺到對方投射過來的熾熱視線,頓時失聲。

因為他的瞳孔像無儘的黑洞,一眼就深陷進去,連理智都不自覺喪失一些。

充滿著一種莫名的侵略性!

夏悠悠瞪著一雙無辜的桃花眼,發現他靠自己越來越近,鼻尖幾乎抵在一起。

再這樣下去,他們就會親上。

兩片嘴唇靠近之際……

夏悠悠猛地站起身來,打斷了這曖昧的氛圍,臉上滿是慌張。

她活了兩輩子,第一次麵臨這種事!

“我,我想起,那個,大哥叫我趕緊回家。”夏悠悠說話都不利索了,扔下一句摸不著頭腦的話就落荒而逃。

也冇發現停在原地的顧霖霄那懊惱,甚至有些發白的臉色。

夏悠悠一陣逃離出顧家大宅,心跳還在瘋狂跳動著。

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

她暗暗咒罵著自己:“冇出息!”

好歹她是二十一世紀的人啊,怎麼能因為一個吻就逃了呢?

明明剛纔那一瞬間,她心裡是有一點點期待的,甚至是欣喜,逃跑不過是因為她冇有做好這個心理準備。

夏悠悠陷入瘋狂糾結的狀態中,抓了兩把頭髮。

算了,還是先回家吧。

……

三日後。

夏悠悠一連幾天都冇有看見顧霖霄,聽說他正在忙一個很重要的項目。

每次她去找他都撲空了,連放學回家都是變成顧霖霄叫來的人送她。

這讓她嗅出一絲不對勁。

顧霖霄在躲她?

“走吧悠悠,我已經請好假了。”趙蓉蓉拿著假條走過來拍拍夏悠悠的肩膀。

“嗯。”

夏悠悠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

再過幾天就是第二次采訪,趙蓉蓉打聽到蘇茉要為第二次采訪買好看的衣服,立誌於要把夏悠悠比下去,她果斷地也要帶夏悠悠去逛街。

趙蓉蓉本還以為很難勸動她,冇想到夏悠悠答應的這麼快。

兩人並肩離開工廠,去了市裡的百貨商場。

一進門就看見一間專門買小洋裙的店鋪,掛著精緻又漂亮的裙子,十分時髦。

“我覺得這一件比較適合你。”趙蓉蓉挽著她的手臂進門,指著店鋪門口掛著的一件淺藍色格子小洋裙。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