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先忙。”

夏悠悠在旁邊坐下來,不打算回教室那一邊。

顧霖霄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也冇問為什麼,繼續手上的工作。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一開始夏悠悠還托腮欣賞著顧霖霄認真工作的樣子,大概室內的溫度適合,睏意來襲。

她掙紮著張合著眼睛,最後還是睡了過去。

顧霖霄檢查完那些設計圖,並又分析了一些設備的功能和用途等等。

等他抬起頭時才發現眼前的人兒早已睡著,恬靜的臉龐讓他嘴角的弧度更顯。

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她睡著時候的樣子。

顧霖霄起身去拿平時他蓋著的毯子過來,輕輕覆在她的身上,視線卻忍不住盯著她那白裡透紅的臉蛋。

好像很軟。

恍惚之間,顧霖霄的手已經控製不住伸出去。

“叮鈴鈴!”

夜校下課的鐘聲在這個時候響起。

夏悠悠被驚醒,猛地睜開雙眼,一隻骨節分明的手就映入眼簾。

她再網上一看,跟顧霖霄有些慌張的雙眼對上。

兩人怎麼靠的這麼近?

夏悠悠:“你……”

顧霖霄:“我……”

兩人的聲音同時響起,又戛然而止。

夏悠悠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在悄然加速,立刻就挪開視線,輕咳一聲掩飾這份尷尬。

外麵隱隱傳來學生的交談聲,打破了這陣尷尬。

“我睡了這麼久啊。”夏悠悠趴在桌子上睡了一個多小時,肩膀傳來一陣陣痠痛。

顧霖霄目光注視著她,帶著幾分擔心,“你昨晚冇休息好?”

“冇有啊。”

昨晚她休息得挺好的。

夏悠悠覺得剛纔睡著可能是因為在他身邊,精神不知不覺就鬆懈下來。

外麵傳來人群談話聲,放學了。

“你忙完了嗎?我們也回去吧。”夏悠悠站起身來,小小地伸了一個懶腰。

“好。”

顧霖霄點頭。

兩人離開高級設計師的辦公室,對剛纔的事情都閉口不談。

……

幾日後。

負責夜校故事期刊的記者找來了,一共來了兩個人。

一個負責采訪,一個負責拍攝。

“這個夏悠悠的家裡可不簡單,夜校的英語教材都是他們家幫忙出的,待會拍攝的時候可以著重點在她身上,多拍一些。”負責采訪的記者叮囑拍攝的記者。

對方點點頭:“明白。”

兩人來到上課的教室,裡麵整整齊齊地坐著一片學生。

他們聽說今天會有記者來采訪,有可能會上報紙,大家都好好打扮了一下。

看起來至少乾淨整潔。

夏悠悠坐在最後一排,臉色平靜。

京城一中也快開學了,到時候她跟顧霖霄的時間會緊張很多,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兼顧這邊的夜校。

采訪的記者先拍攝了一張班級的合照,然後再做單獨采訪。

蘇茉整理了一下自己新買的衣服,故意挑釁地看夏悠悠一眼,眼裡充滿不屑。

昨天她特意去百貨商場裡挑了一件小洋裝,為的就是今天能夠碾壓夏悠悠,占儘風頭。

學校裡給這個采訪騰出一個空的教室,還特地清理了一下。

蘇茉和夏悠悠一同走進這個教室裡,找了位置坐下來,麵對照相機。

夏悠悠盯著那款老式的照相機,眸底裡閃過些許興趣,這種都是膠片機,拍出來是黑白照片。

其實她也更喜歡這種有年代質感的照相機,數碼照片總感覺少了點味道。

蘇茉一直盯著夏悠悠的動靜,眼角餘光捕捉到她呆呆的眼神,冷笑了一聲。

“這是照相機,你冇見過吧?”

“是冇見過。”

夏悠悠不可置否地點頭,她以前玩的都是各種各樣的單反。

這會兒,她莫名地有點手癢。

想玩一下。

蘇茉眼裡的嘲諷更甚,不好在采訪記者麵前表露出來,隻能在心裡吐槽:果然是村姑!

負責采訪的記者叫梁靜,拍攝的叫朱安齊。

兩人在報社裡工作也有一段時間,早就練成察言觀色的本事,什麼人揣著什麼心思可不要太明顯。

這個蘇茉人品似乎不咋樣啊?

蘇茉不知道自己一番騷操作已經讓兩個記者心中的天秤偏向夏悠悠那邊,還用手指撩了一下鬢角的髮絲。

她捏著聲音道:“梁姐,安哥,你們好,我叫蘇茉,很高興能跟你們做這一次的采訪,讓大家更瞭解夜校的事情。”

夏悠悠雞皮疙瘩掉了一地,怎麼這麼做作!

“嗯,準備好了就開始吧。”

梁靜瞥了她一眼就進入工作狀態,絲毫不想跟她寒暄。

一瞬間,蘇茉就陷入一個尷尬的狀態。

夏悠悠默默觀察著這一幕,嘴角若有似無地揚起來。

有點意思。

“嗯,開始吧。”夏悠悠笑著點頭。

梁靜拿出一張白紙來,上麵寫著密密麻麻的字,看得出來她事先做了很多準備。

采訪就這麼猝不及防的開始,蘇茉不得不調整自己有些僵硬的表情。

梁靜衝朱安齊使了一個眼神,照相機的鏡頭就直對著夏悠悠連拍了幾張。

隨即,梁靜開始拋出第一個問題,“夏悠悠同學,聽說京城各大夜校的英語教材重新換了,而負責撰寫教材的人叫夏爾冬,是你的哥哥?”

“夏爾冬確實是我的大哥,但是英語教材並不是他撰寫的,隻是參與了整理。真正的撰寫人是秦學賓老先生,還有顧博生老先生。”夏悠悠微笑著解釋。

一顰一笑都十分恰到好處,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

秦學賓!

顧博生?!

梁靜倏然瞪圓雙眸,幾乎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這兩位可是學術界的泰鬥,尤其是顧博生的經曆在京城早已傳開,十年的磨難並未磨損掉他半分骨氣。

兩位的學生更是桃李滿天下,他們報社也一直想找機會采訪兩位老先生。

隻可惜兩位都很忙,為人也十分低調。

“你,你認識兩位老先生?”梁靜聲音止不住的顫抖。

今天是什麼好日子啊?她運氣也太好了吧!

夏悠悠觸及到對方投射過來的熾熱目光,桃花眸裡閃過一絲遲疑。

她微微點頭:“嗯,認識。”

梁靜更是坐不住了,難得露出一些慌忙神態來,更是向夏悠悠那邊走近兩步,滿懷期待地看著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