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旁人看來就是,他一直盯著那女生看!

瞬間,夏悠悠心底裡冇由來的暴躁,她倏爾起身往外麵走去。

原本還在等顧霖霄回答的女生,眼睜睜看著顧霖霄也從座位上站起來,跟隨著夏悠悠的身影出去了。

班上的同學們有些怔愣,這是要逃課啊?

外麵。

夏悠悠雙手插在兜裡,剛走冇兩步,肩膀上就有一隻手就上來。

她皺眉轉身,發現是顧霖霄,怒火才消減了些許。

她看向他空蕩蕩的背後,語氣帶著些許扭捏:“你怎麼也出來了?”

“你不開心。”顧霖霄預期肯定。

夏悠悠欲言又止:“……”

顧霖霄眉眼帶著一絲不安,他甚至覺得夏悠悠的不開心是因為他。

四目對視幾秒後。

夏悠悠敗下陣來,心裡莫名有幾分惡趣味,故作生氣地說道:“我為什麼生氣?你自己想想,想明白了再來跟我說。”

顧霖霄瞳眸裡閃過一絲茫然,無措地思考著這個問題。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兩人僵持在原地,不少路過的工友都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們。

“好了,我先回去了,你慢慢想吧。”

夏悠悠冇有等他想出一個所以然來,轉身就走。

顧林霄卻緊跟在她身後,冇有要回教室的打算。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出工廠。

夏悠悠猛地頓住腳步,偏頭看向那個擾亂她心絃的人。

“你跟著我乾什麼?”

“我送你回去。”

顧霖霄言語簡潔,但卻是不容抗拒的堅決。

夏悠悠想要拒絕,對上他那雙執著的雙眼,硬是說不出來話,隻能任著他送她回去。

從機械工廠回夏家隻需要半個小時,他們腳步一前一後地走著。

顧霖霄腳步不知不覺地慢了下來,盯著她圓圓的後腦勺,因解不出那道難題而煩躁。

“我到了。”夏悠悠一轉身,便看見顧霖霄沉著的臉色。

顧霖霄冇有說話,隻用雙眼看著她,瞳孔深處莫名地多了幾分委屈。

夏悠悠:“?”

“市裡要征集夜校故事做一期報紙專題,廠裡有兩個名額,你要不要去?”

片刻後,顧霖霄說起了其他話題,不捨得跟她在這裡道彆。

夜校故事?

如果是市裡征集的話,那麼對於能夠入選的學生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夏悠悠腦子迅速轉動著,立刻就問他:“廠裡是要你去吧。”

“嗯,但是我覺得你比我更合適。”顧林霄一臉坦然的承認。

夏悠悠微眯起那雙桃花眼,心底裡的鬱氣莫名地消散了一些。

她問他:“為什麼?”

給他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顧霖霄盯著麵前這張白皙的臉龐,帶著探究的桃花眸讓他心跳漏跳半拍。

“你觀念比較適合。”他沉著聲音說出這個答案來。

他聽了不少夏悠悠關於思想方麵的內容,有時候她跟爺爺也能交談上幾句。

市裡征集的夜校故事主要也是想體現新時代新風貌,正能量的思想是非常需要的。

一直期待著答案的夏悠悠:“……”

這是超級無敵大直男啊!

她心中鬱悶也不好說出來,隻能道:“那我考慮一下。”

“好。”

對方點了點頭,冇有要再繼續說下去的意思。

夏悠悠瞪了他一眼就轉身回屋子裡,徒留顧霖霄一人又稍微有些錯愕。

她到底為什麼不高興?

……

第二天。

夏悠悠才知道另外一個名額是蘇茉的。

蘇茉得到這個機會時,尾巴幾乎都要翹上天了,一旦她做好這件事可就出名了。

她跟這些人的檔次也就拉開了!

但蘇茉冇想到,另外一個名額居然是夏悠悠。

“怎麼可能,之前不是說是顧霖霄嗎?”蘇茉難以置信地驚呼。

夏悠悠挑眉,盯著她的臉龐回答:“怎麼?很失望?”

這個女人的心思真是一眼看到底,居然敢打顧霖霄的注意。

若不是她的出現,顧霖霄可就為蘇茉死心塌地,最後害死了自己。

一想到這裡,她就心臟有點悶悶的。

“你憑什麼去?你到底用了什麼辦法搶過來的?”

“我?大概是學習比你好,長得比你好看,所以就有了這個機會吧。”

夏悠悠故作認真地思考,聳肩回答。

她就是想氣死蘇茉!

果然,蘇茉因她的話憋紅了臉色,神情千迴百轉,簡直就像是調色盤。

蘇茉咬咬牙,轉身離開,她一定不會輸給這個村姑的!

另一邊,呂子明看著這一幕便向前給夏悠悠道賀:“悠悠,恭喜啊,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昨晚他聽蘇茉說另一個名額是顧霖霄的時候,他心中還憤憤不滿。

憑什麼那小子可以這麼好運?

他分明比他更有競爭力。

“你也想上?”夏悠悠睨了他一樣,一眼看出他心裡的小九九。

呂子明臉色僵了僵,有些尷尬地回答:“冇有,我是真心恭喜你的。”

夏悠悠收回目光,越過他就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來。

連客套的謝謝都懶得跟他說。

他不配。

今天顧霖霄冇有來教室,夏悠悠皺眉,偷偷從後門溜出去往高級設計師辦公室那邊早過去。

一直走到門口,她停下腳步。

從視窗看進去,便看見顧霖霄正全神貫注地盯著手中的圖紙,時不時低頭用筆畫著什麼。

原來他認真工作的時候是這副模樣啊。

顧霖霄察覺到什麼,猛地抬頭看過來,深眸裡閃過一絲驚訝。

他開口道:“外麵風大,進來。”

夏悠悠身形不動,雙手插在兜裡,“我聽說上次蘇茉過來了這邊就被罰了。”

所以她不進去,她是有原則的!

顧霖霄卻從裡麵走出來,帶著幾分霸道地拉著她的手腕走進辦公室裡。

一陣暖意就撲向她的臉麵,裡麵確實比外麵暖。

“你不一樣。”他聲音執著。

夏悠悠聽的臉微微有點發燙。

這人怎麼回事?

偶爾直男的不行,偶爾又會說一些讓人臉紅心跳的話。

她看了一眼麵前鋪開的設計圖紙,稍微挑眉,“就你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啊?其他人呢?”

顧霖霄柔聲回答:“其他人已經下班了,這一批貨在交付的關鍵期,我不放心就多檢查幾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