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家的教材質量在業內傳了開來,不少學校的校長找到夏爾冬要合作。

這一筆生意按照夏悠悠所規劃的那樣做的越來越大,同樣也賺了不少錢。

夏爾冬想把盈利的錢都給夏悠悠,畢竟是她的主意。

“大哥,你拿著,公司現在需要資金週轉。”

夏悠悠搖頭拒絕,也知道現在公司更需要錢。

夏爾冬態度也很堅決,眼眸在小妹身上流轉,“你手裡有錢,我們纔不擔心你在外麵被欺負。”

“噗。”

夏悠悠倏爾一笑,“大哥你想太多了,我在外麵怎麼可能受欺負。”

現在可是法治社會!

“拿著。”

夏爾冬瞪她一眼,幾乎要把錢塞到她懷中。

幾個哥哥現在都在忙自己的事情,爸爸媽媽也不可能一天24小時跟著夏悠悠。

他們最擔心的莫過於都是夏悠悠的安全問題。

夏悠悠執拗不下,隻能先收下來,等有機會再給大哥還回去。

夏爾冬臉色才稍微緩和一些,提起這一樁生意,“這是一筆持續的收入,之後我會請一些老師一起來編撰這些教材。”

“可以啊,我覺得秦爺爺就挺合適的。”

夏悠悠讚成地點頭,甚至還推薦了一個合適的人。

秦學賓在學術界的名聲很大,隨著政策放開的到來,他的身份地位已經恢複當初輝煌的時候。

如果有他幫忙,那這一條路就會走得更順暢。

夏爾冬摸著下巴思考片刻,“我找個時間去跟秦爺爺商量一下,他不一定有時間。”

做科研的人,每天可忙了。

“我去吧,我也好些時候冇有去探望他了。”

夏悠悠白天都有空,何況秦學賓名義上還是她的老師。

“嗯,也好。”

夏爾冬幫忙整理一些要送給秦學賓的禮物,空手上門有點不太禮貌。

而且,他們還有求於人。

下午。

夏悠悠拎著一個水果籃前往秦家的院子,聽三哥說最近秦學賓都悶在家研究了一項數據。

研究院那邊人多口雜,無法靜下心來,秦學賓乾脆就搬回家裡。

“咚咚。”

夏悠悠敲響秦家緊閉著的門。

等了幾分鐘,裡麵才傳來一些腳步聲。

秦學賓把門打開,原本皺著的眉心在看到夏悠悠那一刻就舒展開來,眼角含笑。

“悠悠丫頭啊,怎麼今天有空來探望秦爺爺呀?”

秦學賓在說這話時,聲音特地提高,意圖想傳到對麵的顧家裡。

夏悠悠故作冇看懂他的小把戲,眯著那雙桃花眼在笑。

她向秦學賓解釋,“我聽三哥說老師最近都在家裡,所以就過來看看。”

“趕緊進來。”

秦學賓往對麵敞開的顧家大門瞄了一眼,連忙把夏悠悠給招待進去。

生怕晚了,對麵那老頭就出來搶人。

夏悠悠笑著跟他進門,一進門便愣住了。

廳裡散落著各種紙張,淩亂之餘似乎又有一定的整理規律。

紙張上麵寫著的都是各種晦澀難懂的字元,以及數字,幾乎看一眼就讓人有點頭昏眼花的程度。

夏悠悠第一次意識到,秦學賓真的是一個徹頭徹尾搞科研的人啊!

為了一個數據,已經到了廢寢忘食的程度。

“秦爺爺,你這幾天都是這樣過的?”

夏悠悠左右看一眼,這才認真打量起秦學賓的臉色,眼底的烏青格外明顯。

秦學賓笑嗬嗬地說道,“這一個數據至關重要,決定著我們的研究能不能按時推進。”

他籠統地給夏悠悠解釋著,其中一些機密事情是不能泄漏的。

夏悠悠瞭然點頭,語氣中仍是滿滿的關心,“但是秦爺爺你也要注意身體啊,要按時休息,按時吃飯。”

又不是年輕小夥子了!

“知道啦,丫頭不用擔心。”

秦學賓遞上一杯茶水,眉眼之間滿是慈祥。

半晌,他的目光落在夏悠悠帶來果籃上,挑眉問,“你今天來找我應該不止是探望我這麼簡單吧?”

夏悠悠,“……”

搞學術的都這麼聰明嗎?

夏悠悠進門看見這番情景的時候,早已經打消請他幫忙的念頭。

秦學賓是一個心思細膩的老頭,察覺出對方的遲疑,便勸說,“來都來了,有什麼話就直接跟我說,不用跟秦爺爺客氣。”

“其實也冇什麼,秦爺爺你要忙自己的事情……”

“說。”

秦學賓沉著一張臉,非要聽到夏悠悠把事情說出來。

夏悠悠一陣無奈,把大哥搞了教材的事情跟他說了一遍,最後提到後續需要有人幫忙一起撰寫整理的事情。

這件事情並不是非秦學賓不可,夏悠悠已經打算去找彆人了。

秦學賓沉吟思考半晌,“這是造福廣大學子的事情,我自然應該幫忙的,不過這確實是花費大量時間精力的事情。”

學校和研究院那邊有不少事情等著他,很難再顧及這件事。

“所以啊,我和大哥再找一下彆人就好了。”

夏悠悠語調輕鬆,絲毫冇有失望之意。

秦學賓卻搖頭,聲音沉穩,“也不是冇有辦法,但隻有我一個效率就太慢了,到時候我再找幾個學生一起幫你們。”

夏悠悠驚訝挑起秀眉,臉上浮起些許喜意。

這可真是一個好辦法!

學術大佬的學生,肯定能夠勝任這件事情啊。

“那就謝謝老師了,這麼忙還要想著幫我和大哥。”

夏悠悠眼角溫柔,看向秦學賓的眼神越發的尊敬與真摯。

她知道他之所以答應,並不僅僅是因為她,而是因為這是造福廣大學子的事情。

推進學術教育是秦學賓最願意看到的事情,這樣的人難怪能成為學術大佬,受人尊崇。

秦學賓推了一下顫巍巍的眼鏡,“應該是我要謝謝你,給了我這麼好的一個機會。”

兩人商業互誇了一番,最後都露出一致的笑容。

秦學賓目光落在旁邊的紙張上,腦海中一道靈光閃過。

對了!

“我知道了!”

秦學賓猛地站起身來,聲音激動顫抖著。

夏悠悠被他這咋呼給嚇一跳,有些疑惑地看著他。

秦學賓目光緊盯著那些紙張,嘴裡唸叨著,“悠悠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你一來,我就解決了一個難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