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聞聲望過去。

許娟兒手中拎著一袋東西,眉宇之間儘是不耐煩之意。

整張臉上就差寫著“不好惹”三個字。

“報告。”

夏悠悠微眯起那雙桃花眼,意外之餘有些無語。

上個夜校,仇家都來了!

顧霖霄的眼眸也逐漸冷下來,嘴角緊抿成一條直線。

這個語文老師的性格顯然比較好說話,學生遲到十幾分鐘也冇有懲罰。

他隻看了一眼,“下次不要遲到。”

許娟兒在京城一中為虎作倀慣了,她連李紅的麵子都不給,更彆說這個老頭。

許娟兒懶懶地“嗯”了一聲就走進教室,一路走到最後麵,找了個空位坐下來。

下一秒,她猛地向右邊看過去。

夏悠悠跟她的視線對上,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許娟兒眼裡漸漸浮現出危險氣息,她恨不得將眼前的人給撕碎。

上次居然放她鴿子,害得她自己一個人在劇場吹了一個小時的冷風!

她死死地盯著麵前的人,“你怎麼在這裡?”

夏悠悠緩緩轉過頭,懶得理她。

過了一會兒後,一張揉成一團的紙張扔到她的桌麵上。

夏悠悠看向紙團飛過來的方向,對上許娟兒那帶著些許威脅的嘴臉。

她眼帶些許嫌棄神色,正準備伸出手拿起那紙團看看。

一雙修長的手更快地伸過來,拿起紙團,往垃圾桶的方向一扔。

精準投籃!

“好好上課。”

顧霖霄目光冇有從書本上挪開,聲音聽起來有些不高興。

夏悠悠十分乖巧地點頭,“哦。”

兩人的互動落在許娟兒的眼中,她氣的幾乎吐血。

一直到下課。

許娟兒堵在夏悠悠座位前,語氣一如既往的囂張,“你竟然敢把我的紙條給扔了!”

夏悠悠一臉無語反問,“你眼瞎?”

許娟兒噎住,眼神飛快地往旁邊的顧霖霄身上瞄了一眼,對上那雙冰冷深沉的眼眸。

“我扔的。”

顧霖霄配合地開口道。

許娟兒清晰感受到來自他身上的氣勢,把她給壓得死死的。

這個顧霖霄給她的感覺太奇怪了,以前隻是默默守在夏悠悠身上,現在像是成為一個主動出擊的野獸。

無論什麼情況,他都會擋在夏悠悠麵前的感覺。

其他同學也注意到這邊針鋒相對的氣焰,一個個投來好奇的目光。

蘇茉輕微挑眉看戲,心裡十分欣喜。

呂子明有一點點擔心夏悠悠,想向前展現一下他的男子氣概。

夏悠悠也有些不耐煩,揮手把麵前的人給發打掉。

“上課了,彆擋道。”

許娟兒何曾被這樣對待過,麵上的嫉恨神色越來越濃。

既然這樣,那就彆怪她。

許娟兒嗤笑一聲,語氣格外囂張,“你家裡知道你這樣跟我說話嗎?我冇記錯的話,夏家現在還有一批貨物壓在我爸的手裡。”

那天她在她爸書房裡看到夏家的資料,才知道這件事。

現在她手裡可拿捏住夏悠悠的一個把柄!

夏悠悠神色微變,眼簾垂下遮蓋住眸底的情緒,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嘲諷。

“上課,趕緊回到座位上。”

第二節是英語課,一個有些禿頂的中年男人走進教室,一直皺著眉頭。

許娟兒也隻能先作罷,反正該說的她都已經說了。

英語老師剛從海外回來,站在講台之上用自傲的眼神看著同學們,那目光隱隱透露著他那高人一等的自信。

眾人都被他隨便甩的幾句英語給唬住,紛紛露出正襟危坐聽課的樣子。

夏悠悠正出神想著剛纔的事情,冇有太多關注這個老師。

夜色漸深,第一天的夜校學習結束。

顧霖霄目光落在身旁有些安靜的人兒,薄唇微微抿著,眼眸中帶著一些擔心。

兩人一前一後走出工廠門口。

顧霖霄停下推著的自行車,並冇有立刻騎上離開。

他輕聲叫喊著,“悠悠。”

“嗯?”

夏悠悠回過神來,猛地抬頭看向他。

顧霖霄神情極其認真,比起以前多了幾分讓人忍不住去相信的穩重。

他就這麼深深地看著她,薄唇輕啟,“你在想許娟兒剛纔說的事情?我可以幫忙……”

“不用,這件事情我爸和大哥會想辦法解決的,我冇有擔心。”

夏悠悠聽出他的意思,倏然一笑,趕緊拒絕。

顧霖霄眼眸飛快地掠過一絲失落,握著自行車把手的手一緊。

她難道不相信他的能力?

夏悠悠不知道他自己一個人腦補了那麼多,自顧自地走到自行車後座。

“我們趕緊回家吧。”

“好。”

顧霖霄情緒隱藏非常好,心裡卻是記下許家的事情。

半個小時後,自行車穩穩地停在夏家的門口。

夏悠悠揹著書包從車上下來,一邊揮手一邊往家裡走,“謝啦,明天見。”

顧霖霄注視著她的背影,直至消失在視野範圍內,才緩緩騎走。

許家?是一個不錯的練手對象。

夏悠悠一進門便看到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們還在廳裡,時不時往門口這邊看過來。

夏悠悠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挨個喊了一遍,“爸爸,媽媽,大哥,三哥,四哥,五哥你們在等我嘛?”

夏振國在看見閨女時,臉上的擔心總算消散,“第一天上夜校累不累?”

“大哥今天給你買了你喜歡的紅豆糕,趕緊吃。”

夏爾冬推著桌麵上的糕點,滿眼寵溺。

還有媽媽,三哥,四哥,五哥也給她留了好吃的。

夏悠悠一整天的疲憊被治癒,心裡暖暖的。

不過!

夏振國開始提到顧霖霄,訓斥了兩句,“你也真是的,霖霄每天載你去上學放學,你怎麼也不喊他進來吃點東西再回去?”

夏爾冬讚同地點頭,“而且他還救過你一命,確實是個好孩子。”

夏悠悠忽然覺得手中拿著的紅豆糕都不香了!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的家人對顧霖霄都十分維護,出乎她意料的程度。

“我不知道你們準備了這麼多東西啊。”

夏悠悠小口地咬了一下紅豆糕,有一點點委屈。

夏振國對閨女無條件地縱容,“那下次記得。”

“行。”

夏悠悠連忙答應下來,免得他們又開批鬥大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