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理解地點點頭。

下一秒,她腦袋裡就閃過一道靈光。

“五哥,要不你來給我設計的服裝做模特吧?”

夏悠悠激動著抓著夏爾墨的手臂,眼神亮晶晶的。

夏爾墨先是一愣,接著神情有些僵硬。

他瞄了一眼夏悠悠畫本上的裙子,輕咳一聲,“我當然願意幫你忙啊,但是你確定我穿這個,真的還會有人買嗎?”

這年代風氣還很嚴,男人穿女裝的廣告登出去,指不定每天都被罵是變態!

“噗!”

夏悠悠笑出聲音來。

她向五哥解釋,“想什麼呢?我也有設計男裝的啊。”

“哦哦,那肯定冇問題啊。”

夏爾墨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妹控,二話不說就答應下來。

夏悠悠揮揮手把人趕走,“那你自己去玩吧,等大哥回來我再跟他說一下這件事情。”

一聽到小妹要趕自己走,夏爾墨露出委屈的神情。

在夏悠悠的堅持下,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她的房間。

冇一會兒,門口的光線又被擋住。

夏悠悠以為五哥又回來了,頭也冇抬,“好啦,等我畫完這個就陪你出去玩。”

“好啊,你想去哪玩?”

門口傳來的卻是顧霖霄的聲音。

夏悠悠猛地抬頭,滿臉驚訝,“怎麼是你?”

顧霖霄週日也安排了各種各樣的技能訓練,這個時候正好上完課,特意來找夏悠悠。

他眼裡的笑意淡了些,“我剛好路過。”

夏悠悠注意到他的神情變化,察覺到自己剛纔的態度有些傷人。

聽起來像不想見到他一樣。

“剛纔五哥來找我說出去玩,我以為他又回來了。”

夏悠悠趕緊解釋。

顧霖霄從口袋裡拿出一包糖炒栗子來,放在夏悠悠的桌麵上。

一陣焦糖的香氣瀰漫在空氣中,夏悠悠桃花眼瞬間一亮。

“哇,糖炒栗子!”

“回來路上順便買的。”

顧霖霄眉眼線條柔軟,他知道她喜歡吃這個。

夏悠悠剝了一個飽滿圓潤的栗子,美滋滋地吃了起來。

這時,顧霖霄的目光落在她的畫本上,流暢的線條,新穎的款式,讓他眸底掠過一絲驚豔。

夏悠悠注意到他的目光,嘴角上揚,“好看嗎?”

顧霖霄不可置否地點頭,“好看。”

“不過現在我總覺得缺少點什麼,暫時想不出來。”

夏悠悠微歎一口氣。

靈感匱乏的感覺真難受!

顧霖霄看了一眼外麵,今天天氣還不錯,適合外出。

他提議,“我們出去走走吧,說不定能找到靈感。”

“誒?也好。”

夏悠悠放下畫筆,合起畫本。

一會兒後,夏悠悠和顧霖霄穿過大廳,準備出門。

夏爾墨正在廳裡看著報紙,聽到小妹要出門就一臉委屈。

“你不是說要畫設計稿,今天不出去嗎!?”

夏悠悠心虛地摸摸鼻子,她臨時改變主意確實顯得有點拋棄五哥的意思。

她向前抱著五哥的手臂晃悠著,“我這不是想要陪你出去走走嘛。”

夏爾墨可冇這麼好忽悠,傲嬌地撇開臉,“你確定不是陪這小子出去?”

這話說的……好像也對?

“一起出去嘛,今天天氣這麼好。”

夏悠悠繼續撒嬌。

夏爾墨心情陰轉晴,一下子有點飄。

他寵溺地揉揉小妹的發頂,故作嚴肅的道,“五哥不放心你們兩個小屁孩出去玩,要是遇上碰瓷的可咋整?”

“五哥說的對!”

夏悠悠哄著附和,心裡卻暗道:這年頭哪來那麼多人碰瓷?

顧霖霄眉心微緊,有些煩躁。

每一次都有又大又亮的電燈泡怎麼辦?

夏爾墨歡快地回房裡換上一身帥氣的穿搭,短身夾克皮衣,裡麵是高領的羊絨衫,下身一條貼身牛仔褲。

這一身衣服完美展現夏爾墨的身材優勢,修長的大腿,上下身還是黃金比例。

夏悠悠圍繞著五哥走一圈,“真好看。”

果然是當過世界巨星的人!

“那當然,你和五哥一起出門,五哥怎麼能丟你的臉?”

夏爾墨驕傲地用手指整理著劉海,把那極好的容顏襯托得更精緻。

夏悠悠怕他太過驕傲,趕緊道,“走啦走啦。”

京城的商區已經形成,從他們住的地方走過去要半個小時。

正逢週末,街道上人群熙攘,一排過去是售賣各種物品的店鋪。

現在買賣交易是合法的,大家都是卯足了勁。

在街道儘頭是一棟商業大廈,牆壁外麵掛著一個大大的廣告牌“第一百貨”。

“我們去商場看看吧。”

夏悠悠手裡拿著賣設計稿賺到的錢,大手一揮,帶著他們向前走。

殊不知,他們一出現就引來不少人注意。

而且男俊女美啊!

“這誰家小孩啊?長得真好看。”

“誒,那個穿夾克皮衣的好帥啊。”

“真羨慕那女孩。”

……

夏悠悠聽的嘴角直抽搐,有一種被圍觀的感覺。

這兩人真招蜂引蝶啊!

五哥模樣是秀氣與成熟的中和,前世他也因為這張臉收穫超多粉絲,年齡跨度非常大,從小女孩到老奶奶都喜歡他。

要不說怎麼能成為巨星?

夏悠悠以前和五哥出門也有這種情況,但讓他意外的是,也有不少人討論顧霖霄。

畫風越走越偏,竟發展成誰更好看的爭論!

夏悠悠瞥了一眼顧霖霄,從額頭到下巴勾勒出完美的曲線,尤其是那高挺的鼻子,深邃的眼眸。

確實,顧霖霄也很好看。

兩人是完全不同類型的,怎麼也比不出來誰更好看。

而此時,不遠處有一雙眼睛緊緊盯著他們。

許娟兒今天特地出門逛街,冇想到冤家路窄又遇到夏悠悠!

夏悠悠身邊還有兩個帥哥陪著!

許娟兒不喜歡顧霖霄那種冷冰冰的,在看到夏爾墨那燦爛陽光的笑容時,整個人看呆了。

“娟兒,那不是夏悠悠嗎?”

許娟兒身邊的小跟班也看見夏悠悠這一行人,低聲提醒。

另外一個小跟班王樂樂撇了撇嘴,“夏悠悠這不要臉,天天跟顧霖霄粘在一起,現在又找了個男的。”

王樂樂喜歡顧霖霄這一款禁慾係的,所以早就看夏悠悠不順眼了。

趙豔也冷哼一聲,“她什麼時候要臉過?”

兩人瘋狂吐槽著夏悠悠,也冇看發現許娟兒的異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