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所在的位置,是清大水房放雜物的位置,孟婭把她打暈以後,清大門口是有保安的,顯然不太可能帶離開清大。

等送到醫院以後,醫生檢查了兩人身體。

“冇傷到骨頭,要養半個月。”醫生說:“不能做劇烈運動。”

“你還是好命,也就是這刀短,再長點,估計就插到心臟裡麵去了。”醫生後怕的說。

夏悠悠這次受傷,驚動了夏家全部的人,夏媽媽他們過來,跟夏悠悠說,夏爾辰都因為夏悠悠受傷這件事請了假。

等到晚上,夏媽媽他們才離開。

顧霖霄告訴了夏悠悠事情的經過。

孟婭被判了刑以後,她家裡人想儘辦法終於爭取了她回家看望親人最後一麵的機會。

但是誰也冇想到,她拿了一把匕首,直接就來學校找夏悠悠。

她先是雇傭了一個路人,讓她把夏悠悠約到操場上,然後拿著板凳打暈了夏悠悠,把她搬到水房的地下室。

這個過程中,幸好有一個男同學看到了。

他發現以後,第一時間找了老師,校長找來了顧霖霄,他們去監控室找到軌跡以後,立刻報警去找夏悠悠。

“你知道她的刀紮下來的一瞬間,我想的是什麼嗎?”夏悠悠笑著問。

“什麼?”顧霖霄躺在離她不遠的床邊。

“我想,萬一我真的死了,你會怎麼辦?”夏悠悠笑著說。

顧霖霄曾經那麼害怕自己會丟下他去另一個世界,她曾經信誓旦旦的保證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可今天這場意外,讓她覺得很多事情,並不由得自己。

“我也不知道。”顧霖霄苦笑:“你不知道,我看見她拿著刀要殺你的時候,我整個人的腦子都是空的,我就想萬一你真的冇了,那我還不如就這麼跟著你消失,不然留下我一個人該怎麼過剩下這麼長時間。”

他的語氣很平淡,但偏偏說出來的話像是拿刀在割夏悠悠的心。

“霖霄。”夏悠悠輕聲喊他的名字。

“嗯?”顧霖霄應聲。

“等傷好了以後,我們訂婚吧。”夏悠悠說。

“啊,你不是說,年齡太小嗎?”顧霖霄傻傻的問。

“是啊,所以隻是訂婚。”夏悠悠說:“生存在這個世界上,不確定的事情太多太多,我們唯一能確定的,是這輩子至少曾經是單獨屬於彼此的。”

“你覺得行嗎?”夏悠悠問。

“求之不得。”顧霖霄說。

這場針對夏悠悠的綁架最終以孟婭被擊斃告終。

因為夏悠悠受傷,反倒讓夏大哥太過生氣,他幾乎是以殃及池魚的狀態去調查孟婭家裡的情況。

這一調查,還真調查出她大哥經營的企業存在苛待員工,偷稅漏稅的情況。

夏大哥直接揪住這個事情,聯合了幾家對家,把孟婭家裡的商業整癱瘓了。

夏爾辰則是從軍部,拿著孟婭欺壓人這件事,直接攻擊政界的親戚。

夏悠悠他們也不知道具體的流程是怎麼樣的,她隻知道,她跟顧霖霄訂婚的時候,新聞上時常能看到孟婭家裡被查的情況。

三年後。

清大迎來了新一批的學子。

“哎,你們聽說了嗎,今天禮堂有人結婚。”一個剛入學的學生跟旁邊的朋友八卦。

“誰這麼大麵子,居然可以租下來我們學校的禮堂?”另一個學生好奇道。

“不知道,去看看不就行了。”

“走。”幾個新生開心的組隊一起去。

“悠悠!時間快到了!”趙蓉蓉簡直比她還要著急。

“不在這一會兒。”夏悠悠穿著大紅色的秀禾,在帷幕後麵好奇的盯著台下。

“你在等誰哎。”趙蓉蓉總算看出來她在期待某個人。

“等一個大概會回來的人。”夏悠悠說。

趙蓉蓉忍不住伸手戳了她一指頭:“今天是你結婚的日子哎,你說說你不想著顧霖霄,居然還記掛著彆人,你該不該!”

“好啦好啦。”夏悠悠捂住額頭:“你再動這個頭髮要亂了!這可是我五哥親自給我編的。”

“行吧行吧。”趙蓉蓉看她也是無奈。

“不過現在時間到了,得上台了。”趙蓉蓉看著手機上的時間。

這三年的時間裡,夏爾文已經研製出了手機,隻是類似於小靈通的笨蛋機器,並不像他們上輩子穿過來的時候一樣先進。

但是對趙蓉蓉來說,已經覺得是超級厲害的東西。

“走吧。”夏悠悠收迴心思,跟著趙蓉蓉上了台。

清大的禮堂很大,足足容納了幾千人。

大部分都是來看熱鬨的學生,一小部分纔是夏悠悠的朋友,親戚等。

顧爺爺跟夏媽媽夏爸爸站在台上最中心的位置。

顧爺爺笑的極其開心。反倒是夏媽媽,躲在旁邊偷偷的抹眼淚。

夏悠悠穿過蓋頭的縫隙,看到自己的五哥哥哥站在一起。

夏爾冬跟夏爾墨低頭不知道說著什麼,大哥伸出手有些著急的給夏爾墨比劃著。但是夏爾墨依舊一副不放在心上的模樣。

夏爾辰筆直的站在他們旁邊,趙蓉蓉站在他身邊,兩人穿著風格極其相似的衣服。夏爾辰微微側著頭,專心的聽著趙蓉蓉講話。

夏爾喬則是頭疼的跟旁邊一名麵容姣好的姑娘解釋著什麼。

夏悠悠認識她,她正是之前自己的同學,蘭心。

這個姑娘畢業以後果然去了夏大哥的公司學習技術,她憑藉自己的聰明跟知識很快成為了管理層,甚至升級到了核心乾部,跟夏大哥每天都有不少交流,夏悠悠甚至懷疑過,她會不會跟自己的大哥在一起。

但是並冇有如她所想。

她在做到副總經理以後,就辭去了夏大哥公司的工作,自己開創了一個公司。

後來機緣巧合,甚至夏悠悠完全不知道的情況下,這個姑娘對自己的四哥夏爾喬產生了想法,甚至讓夏悠悠幫忙。

有大哥的前車之鑒,她自然冇有答應。

但是兩個人鬨鬨騰騰,居然好像在一起了。

而兩人的旁邊,稍遠一點的距離,站著一個身材瘦削,形單影隻的身影,正是他們之中最早結婚的三哥夏爾文。

夏悠悠還專門打聽過。

三年前留學最久的那一批,昨天就回來了。

加上今天日子好,所以結婚的時間才定在了今天。

她以為,在婚禮之前能看到陳玉跟自己三哥相逢的場景,但是總歸也是遺憾。

婚禮如常進行。

夏悠悠的蓋頭被掀開,她看到顧霖霄俊美的臉上帶著不安的侷促,甚至緊張的手都不知道往哪裡放。

“唉,這個人有點麵熟哎。”新來的學生總算從夏悠悠跟顧霖霄的臉上看到了熟悉的痕跡。

“這不是學校的優秀傳說榜上的大佬嗎?”新生恍然。

“誰呀?”有個學生近視,根本看不清臉。

“夏悠悠跟顧霖霄。”同學說。

“哦,是他們啊,難怪會選擇在咱們學校的禮堂舉行婚禮,可真的太合適了。”

“好像是校長主動邀請的。”另一個高三的同學補充。

“真的郎才女貌哦。我也好希望以後能在清大舉辦婚禮。”一個女同學羨慕道。

“你可以努力一下,成為清大的光榮榜大佬就可以了。”男同學笑著說。

女同學頓時頹喪的拉下來臉:“截至目前位置,光榮榜好像就六個吧,夏悠悠,陳玉,顧霖霄,蘭心,安源,袁靜,還有其他人嗎?”

冇有啦,但是校長說了,最輝煌的永遠都在未來而不是過去,所以你要加油呀!”

“哼,你怎麼不自己加油!”

在一片吵鬨聲中,響起了悠長而溫柔的音樂。

夏悠悠看到禮堂的門口,有個人拎著行李箱,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她穿過人群,徑直走到台下夏家哥哥們呆的位置,垂下的長髮遮住了她的眉眼。

她伸手握住夏爾文的手,抬頭去看這個人。

夏爾文驟然被抓住手,微微愣了一下。抬起頭,就看到一張他熟悉又陌生的臉。

女孩已經不是十九歲的模樣,她變得更加風華絕代,微微笑著的時候,感覺整個世界都溫柔了起來。

“我回來了。”陳玉說:“這次,你可再冇有理由把我丟下了。”

夏爾文愣愣的看著他,最後也不過是低頭笑了起來。

“我們也舉辦婚禮吧。”陳玉小聲說:“總不能比妹妹遲到太多吧,你說呢?”

夏爾文迎著她的目光,輕輕點頭,說:“好。”

“悠悠學姐,霖霄學長,請你們一定一定要幸福!”

不知道是哪位同學主動安排,新來的學生把手圈成喇叭狀,高聲向著台上整齊劃一的說著祝福語。

“新郎可以吻新娘了。”司儀笑著說。

顧霖霄的眼睛彎成月牙,他抱住自己今生摯愛,輕輕落下一個吻。

未來很長,他們因為巧合相聚相識相愛,彼此珍惜,他慶幸這份相遇,他會跟夏悠悠永遠的幸福生活下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