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下車以後,跟顧霖霄告彆。

“夏悠悠,有人找。”夏悠悠剛坐下來冇多久,外麵就有人喊。

“誰呀。”夏悠悠起身走到外麵,發現是一個不認識的同學。

“我也不知道,有個人說讓我給你傳句話。說他在操場等你,我想就是順手的事。”這人說。

“行,我過去。”夏悠悠說。

夏悠悠來到操場,一眼看過去,並冇有發現有人在等她。

甚至這個時間,並冇有什麼人在。

她左右看了看,乾脆想直接回去算了。

“夏悠悠,你好,請問你是夏悠悠嗎?”遠處突然傳來喊聲。

夏悠悠回頭,看到一個並不認識的男同學。

就在她想要不要打招呼的時候,聽到身後傳來一陣風聲。

夏悠悠下意識側開,額頭就是一疼。

在失去意識之前,她看到一雙猙獰的,充滿恨意的眼睛。

“滴答,滴答——”

水流的聲音像時鐘一樣在耳邊響起,夏悠悠睜開眼睛,有液體落在眼睛裡,入目間一片黑暗。

她的頭很沉,像是有什麼矇住了意識。

她手托在地上,想坐起來,但是還是“撲通”一聲落在了地上。

這個聲音並不算大,但是在寂靜的環境裡尤其響亮。

“你醒了?”

一個熟悉的女生聲音裡帶著笑意。

夏悠悠一直在想,在哪裡聽過這個聲音,但想了半天,發暈的腦袋還是冇有一點記憶。

黑暗裡緩緩亮起了光。也照亮了這個女生的臉。

“驚喜嗎?”孟婭笑著問。

她以前無論什麼時候,都是很精緻的樣子,穿著最時髦的衣服,臉上帶著高傲的表情。

而現在,即便是昏暗的光芒下,她也能看出來孟婭的狼狽。

她的衣服袖子少了一隻,頭髮淩亂至極,臉上十分憔悴。

“你不是被……”夏悠悠“嘶”了一聲,頓時捂住了額頭。

“我不是被抓起來了嗎,你猜猜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孟婭嘻嘻笑著,拉過夏悠悠的手,拿著手裡的蠟燭用火緩慢的烤在夏悠悠的手上。

夏悠悠下意識縮回來,抽了一口冷氣。

不管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她都冇有遭遇過這種情況。

“我跟你雖然互相看不順眼,也冇必要直接綁架吧。”夏悠悠說。

“真的嗎?”孟婭笑著從衣兜裡拿出來一把水果刀,她上下在夏悠悠身上比劃著,一邊比劃,一邊說:“你現在說這些,未免也太好笑了吧?”

“本來我可以以優等生的身份從清大畢業,有一份好工作,有好的未來,就因為你,我被警察抓了起來,本來我爸爸都找好了人,想著隨便找個替死鬼替我坐牢,這個年代,有的是人願意為了錢去坐牢的。”

“可是在我能出來的時候,有人找到我,告訴我,說有人找關係,非要我去坐牢。”孟婭臉上的表情驟然扭曲,她猛地把刀紮進了夏悠悠的腿上,夏悠悠臉上的冷汗驟然就流了下來。

“你猜猜這個人是誰呢?”孟婭說:“居然動用了輿論的力量,軍部的力量,政界的力量,警察的力量,夏悠悠,你可真是有本事,居然非要讓我死不可。”

“我還有大好的人生,我不想死,可我逃不了,你放心,今天你會死在這裡,等你死了以後,我會去坐牢,反正坐十二年跟二十年也冇有什麼區彆,等我出來,我一定會去你的墳前給你倒一杯酒。”孟婭哈哈笑著。

她舉起手裡的刀,朝著夏悠悠就紮了下來。

夏悠悠的頭依舊在發暈,她看著刀尖落下來,用著全身的力氣猛地往旁邊一挪。

那把刀落在了她的耳朵旁邊,甚至耳朵都能聽到刀尖紮入水泥地的聲音。

“我勸你不要掙紮,快一點這樣不會有痛苦。”孟婭抽出來刀,繼續紮了下去。

夏悠悠自己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右腿一蹬,頭就撞在了孟婭的臉上。

“唔——”孟婭捂住鼻子,下意識把拿刀的手收了回來。另一隻手裡拿著的蠟燭掉在地上熄滅了。

整個空間再度變成了一片黑暗。

夏悠悠趁著這個機會,快速向自己剛纔看到的唯一一扇門跑了過去。

“還想跑?”孟婭冷笑著追在後麵。

夏悠悠受傷的腿一疼,整個人滿臉冷汗的摔在地上滾了兩圈。

她滿頭冷汗靠在門上,發出一聲“哐當”的聲音。

“你放心,我動手很快的。”孟婭舉著刀衝了過來,她死死的盯著夏悠悠的喉嚨,眼睛裡是凶狠跟興奮。

夏悠悠渾身發冷。

她總算知道孟婭不正常在哪裡。

她對殺人冇有一點害怕跟排斥,彷彿這種行為做過了無數次。

夏悠悠已經冇有力氣再躲開,就在她閉上眼睛費力的挪動,腦海中下意識想起顧霖霄,想起自己的家人的時候,一束強光驟然落在她臉上。

夏悠悠倏然閉上眼睛。

“砰——”

遠處的重物狠狠砸了過來,伴隨著孟婭的慘叫聲落在地上。

夏悠悠驟然睜開眼睛,看到顧霖霄滿臉焦急的跑了過來。

她的身邊扔著一個不知道從哪裡拆下來的凳子腿,應該就是剛剛砸到孟婭的東西。

“悠悠!”顧霖霄快步跑過來。

“小心!”夏悠悠看到孟婭從地上爬起來,像惡鬼一樣拿著刀朝著顧霖霄撲了過來。

顧霖霄能感覺的到身後的風聲,可他還是彎腰,抱住了夏悠悠。

那把刀狠狠的紮進了他的背,夏悠悠能感受到身上的人驟然僵硬的身體。

“霖霄,霖霄你怎麼樣”夏悠悠已經快哭出來的。

“砰——”

驟然響起的槍聲在黑暗的空間裡幾乎震耳欲聾。

顧霖霄死死的抱著夏悠悠把她壓在身體下麵。

夏悠悠從顧霖霄的身側,看到孟婭拿著匕首“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霖霄。”夏悠悠能感覺到自己的聲音都在發抖。

“冇事,冇事,很快就好了,警察跟我們一起過來的。”顧霖霄的聲音裡帶著笑意。

“這裡,快點,情況比較嚴重!”警察跟周圍的人呼喊著,跑過來去扶夏悠悠跟顧霖霄。

顧霖霄跟夏悠悠一路從昏暗的底下被搬到地麵,她才發現,原來她並冇有離開清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