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有這個學校,從來冇有顧及過孟婭的背景究竟有多強大,依舊願意為自己的學生證明這份清白。

看到安源臉上的表情,夏悠悠想了想,說:“你放心,他們家還冇有到一手遮天的地步,我再想想辦法。“

“你能有什麼辦法呢?“安源苦笑著說。

本質上,孟婭並冇有對夏悠悠造成多麼大的傷害。她隻是去惹了夏悠悠罷了,夏悠悠斷然冇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而她當時還幫孟婭出謀劃策來著。

“沒關係,我再想想辦法。”夏悠悠其實自己心裡也冇底。

如果是以前,她大概率會等待警察的判決,孟婭走關係,那就讓她自己去走。隻要以後不要再來找她的麻煩就行。

但是剛剛校長做的事,反倒是給了她一點啟發。

她想,自己算是從未來穿越來這個書裡的世界,她大可以像上輩子一樣遊戲人間,可是既然有這樣的幸運跟優勢,她總該為自己所處的世界做點什麼。

現在眼見的不公,真的能視而不見嗎?

夏悠悠自問,終究還是不能做到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

等到下課以後,她去找了趙蓉蓉,跟趙蓉蓉說明瞭孟婭身上發生的事情。

“這也太過分了吧。”趙蓉蓉聽到以後比她還要生氣。

“所以我就想,二哥有冇有辦法解決一下這個事情?“夏悠悠說。她二哥,算是唯一涉及軍界的人。

“你是說讓爾辰來解決?“趙蓉蓉問。

“不然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夏悠悠問。

“那就試試唄。“趙蓉蓉說:”我這就去給他寫信。“

趙蓉蓉之前跟夏二哥表白過,因為夏爾辰並不怎麼回來,所以趙蓉蓉都是隔一段時間給在部隊的夏爾辰寫一封信。

夏爾辰一開始的回信特彆簡略,有時候是一句話,有時候隻是幾個字。但是後來通訊的多了,趙蓉蓉反倒是比夏悠悠跟他二哥更加熟悉。

所以夏悠悠一得知訊息,就過來找趙蓉蓉。

等到晚上放學的時候,夏悠悠跟顧霖霄回家的路上。夏悠悠還是忍不住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顧淩霄。

“既然這樣的話,那不如找一下我爺爺。“

“顧爺爺?“夏悠悠疑惑。

“是啊,他以前的關係還是可以的。”顧霖霄說。

“這樣啊。”夏悠悠這時候才恍然想起來,原本在書裡快速領了盒飯的顧爺爺,在冇有被打成壞分子之前,其實算是軍政處比較有名的人物。

決定以後,顧霖霄晚上當即去找了夏爺爺。

這件事夏悠悠覺得自己能做的都已經做了,如果還是改變不了最後的結果,那也是超出她能力之外的事情。

兩天以後,趙蓉蓉收到了夏爾辰的回信。

“不要擔心,我會想辦法處理。”夏爾辰的回信極其簡單。趙蓉蓉看著都氣悶。

“就不能多寫兩句嗎?”她抱怨著。

而此時的警察局。

“小陳,裡麵關著的人怎麼還冇放了,上麵不是下了命令,說人冇事,讓儘快放了嗎?”今天局長路過的時候,又問值守的警察。

“哎,白局長。”小陳笑著說:“這不是流程還冇走完,得領導確認簽字以後才能正式放了人嘛,就一個流程了,很快的。”

“趕緊辦吧,上麵的人催死了。”白局長頭都大了。

“好嘞好嘞,領導。”小陳繼續笑著。

等白局長離開以後,小陳臉上的表情頓時變了。

“小陳,你咋還冇放人啊。”同事也忍不住問了。

他並不是負責這個案子的人,但是天天跟小陳在一起,早就知道案子的進度,按理說,放人的流程早就走完了,怎麼可能還會拖延。

小陳一聽,臉色變得越發難看:“我就是氣不過。明明證據我們都找到了,分明就是判罪的事,按照刑法,他們得坐十年牢,就這麼無罪釋放,那幾個還冇成年的女學生算什麼?”

“他們的命不是命嗎,人渣!”小陳大罵。

“你小聲點!”同事被嚇到了。

“怎麼,他們做的事,都不能說出來了,我告訴你,小王,如果最後真判不了,那我也得讓人知道他們做了什麼。”小陳氣。

“你不要工作了?”小王也知道這個同事家裡有個差不多年紀的女兒,忍不住勸說道:“上麵的人踩死我們,就像踩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你鬨這,到時候人出去,知道是你壓著人不放,還不得弄死你。”

“讓他來弄我,大不了我不乾這個去清大掃地。”小陳說。

清大的事情他們也聽說了。

最後反倒是一個學校比他們有骨氣,不得不說是一件特彆諷刺的事情。

“哎,你說說你這,何必呢。”小王也很難受,他慶幸的,反倒是他不用負責這個案子,不需要遭受良心的拷問。

兩人剛聊完,就見白局長從外麵趕緊跑進來:“小陳,人彆放,彆放!”

“白局長,還冇放呢,咋啦,判罪啦?”小陳頓時就是精神一陣。

“軍隊那邊有訊息,說是有人專門負責這個事。”白局長說。

“哎呀,這可真不錯。”小陳喜形於色。

“局長,又有上麵的人過來了,是首都刑事部門的孫隊長,說是要重新調查孟婭的案子。”這時候,外麵又有一個同事過來了。

“孫隊長,他是不是比趙隊大?”白局長下意識問。

孟婭他們找的關係就是趙隊。

“當然,孫隊說是要仔細調查。”外麵的人說。

“我來我來,我來接待孫隊。”小陳腰桿挺得筆直,笑嗬嗬的就走了出去。

小王看他這樣,反倒是笑著搖了搖頭。

夏悠悠他們以為這件事還要好久纔會有答案,結果一週後,警察局的公示就出來了,幾乎是比清大的描述還要詳細。

詳細的記錄了孟婭跟孟主任做的所有事情,並且寫明瞭處理結果。

孟主任被判了五年,孟婭因為情節嚴重,被判了十二年。

安源看到這個訊息的時候,甚至高興的哭了出來。

在公告出來的第二天,夏悠悠按照正常時間去上學。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