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候,反倒是夏悠悠出現了。

她聰明,家世好,人緣好,幾乎找不到一點缺陷,是安源認知裡的,她最羨慕的那種人。

關鍵是,她跟孟婭關係不好。

兩個人發生了很多摩擦,最後孟婭居然冇有得著什麼好。

於是安源驟然升起了無限希望。

她覺得隻要孟婭不斷去惹夏悠悠,那麼夏悠悠總有一天會收拾這個孟婭。所以她主動伏低做小,甚至不惜傷害自己去陷害夏悠悠,就想讓孟婭受到她該有的懲罰。

隻是冇想到的是,最後居然不需要她付出太多,孟婭就自己被警察抓了起來。

她不知道原因,但是她想,無論什麼原因,自己姐姐的事情,必然要成為砝碼之一,讓孟婭這個女人得到應有的懲罰。

“你說的是真的嗎?”年輕的警察異常嚴肅。

“是真的。”安源說:“當年的人都可以證明,這是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跟年齡還有大概的位置,這麼長時間,我一直都跟他們有聯絡,如果需要出麵,我甚至也可以讓他們過來。”

她一直都想著,自己姐姐沉冤得雪的時候,物證已經冇有了,那麼人證必然是關鍵的。

所以隔一段時間,她就會抽空去拜訪這些人。

這些人裡麵,有的是同學,有的是當年的老師,還有兩個是當時判定事件的民警。

大部分警察終究還是有良心的,他們冇辦法讓最後的結果改變主意,但是他們終究也心疼這個在花樣年華逝去的姑娘。

“你把這份資料給我,我們自然會去調查。”年輕的警察說。

“好,謝謝你。”安源猶豫了一下,還是把資料遞給了警察。

等到夏悠悠跟安源出來的時候,看到這個姑娘低著頭流眼淚。

“這次孟婭跟孟麗被抓,是校長報的案,我也不知道他們身後究竟有什麼背景,不過你放心,如果這件事真的不了了之,我還有一份備份的錄音跟錄像,我會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的麵目。”夏悠悠說。

“謝謝你。”安源流著淚忍不住笑了起來。

“走吧,回去吧。”夏悠悠拍了拍她的肩膀。

關於孟婭的案子,足足持續了半個月,幾乎是在夏悠悠覺得是不是真的要不了了之的時候,警察發了通報,校方也發了聲明。

學校是有一個公示欄,那天夏悠悠來的時候,就看到圍滿了學生。

“怎麼了怎麼了?”夏悠悠湊過來去。

“我去,孟婭真的太噁心了,你過來看。”有個男同學看到夏悠悠,主動讓開個位置讓她看。

夏悠悠走進去以後,看到學校的通告。

本校職工孟麗,因收受賄賂,威脅本校老師,威脅本校學生,藐視校規,破壞學校公平,以權謀私,不把學生姓名,權益放在眼裡,有失公平,且予以辭退,並向教育各界公示,永不錄用。

本校學生孟婭,因藉助校方權利,欺壓同學,威脅老師,夥同校外人員殺人,以犯處刑事責任,因其行事較為惡劣。本校商量後,予以通報,並開除。

“殺人?”,夏悠悠重複這兩個字。

“是的,她殺人了,學校已經把她之前做過的事情全部寫了出來,你看下麵。“同學說。

夏悠悠低頭,看到學校詳細的書寫了故事的來龍去脈。而且類似的事件不止一個。安源的姐姐隻是其中之一。

“可我好像並冇有從警局的公示上看到對這件事情的處理。”夏悠悠說。

就因為比較關注這件事,所以她每天都會留意警察的公示,甚至本市法治頻道的宣告。結果都冇有訊息。

“啊,這個我聽老師說了。”有一個同學神秘兮兮的說:“孟婭家裡人有在商界的,也有參政的,還有參軍的。這可真算是通天的關係。我們還聽說他們家正在走警局的關係,想把這件事藏下來,好像已經走的差不多了。”

“那我們學校怎麼就發了通告。”夏悠悠不解。

“嘿嘿。”一個男同學臉上是特彆自豪的表情:“那是因為我們校長說了,說既然這就是事實,我們做教育的,就不能放任這種惡行被掩埋,無論警察那邊的關係是什麼樣的,我們都要讓真相清清楚楚的出現在世人麵前。”

“所以學校先一步把他們做的事都發了出來,甚至讓老師給我們科普,引以為戒,這樣就算警察那邊的關係真的走通。這件事的真相也不至於被掩埋在塵土裡。”這位同學說。

夏悠悠愣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來。

她想,如果安源一開始遇到的是這樣的校長,恐怕這麼多年也不至於這麼辛苦。

“哎,不過可惜了李老師。”另外一個同學說。

“李老師怎麼了?”夏悠悠問。

“你看這個。”同學指了指另外一塊公示,上麵的內容寫明瞭原因。

“李老師因個人原因,不再擔任清大的老師。感謝李老師對學校對學子們的付出,祝李老師未來事業長虹,前程似錦。”

夏悠悠是知道李老師的事情經過的。隻是看到這個處理結果,反倒是心裡有些安慰。即便這個老師後來對她態度並不好。

“對了,還有一件事,你們聽說了嗎?”有同學問。

“什麼啊?”另一個同學問。

“就是趙林,今天早上上課的時候,他主動上台跟同學進行道歉,說他這三年雖然考了年級第一,但都有一些作弊的成分,作弊的方法就是找相熟的老師提前問到了考題,然後自己做出來答案,上考場以後有一個心理準備。“

“所以最近那次考試他纔會考得一塌糊塗,這纔是他真正的實力。“同學說。

“這可真是讓人驚訝。”

“所以顧霖霄,夏悠悠還有陳玉纔是真的大神是嗎?“

“誰說不是呢?“

大家看著夏悠悠的眼神有幾分羨慕。

夏悠悠難得的有些尷尬:“運氣好,隻是運氣好罷了。”

跟同學們分開以後,夏悠悠就去找了安源。

顯然安源對這件事的處理方法知道的比她更早,看到夏悠悠以後,她臉上擠出來一個笑容,說:“其實我早就有了心理準備,雖然是這樣的結果,但我還是特彆慶幸我來到了清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