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校長說:“她在騙你。”

“怎麼會呢,怎麼可能呢。”李老師痛苦的抓著頭髮,嗓子裡甚至是在嘶吼。

她的眼淚順著臉龐流了下來,整個人抖的更加厲害。

夏悠悠抿唇不語。

她在這個學校已經兩年了,這個老師是很嚴肅的,嚴肅到有時候甚至稱得上嚴苛。

夏悠悠本著重生人的優勢,原本是帶著一種較為隨意的態度,然後就在課上被這個老師抓包了兩次,後來上課的時候,也下意識的比較尊敬。

這兩年,他們甚至之間冇有太多的交流,夏悠悠去問這個老師問題的時候,她也會正常解答。

隻是在最近,這個老師針對她的態度已經明顯到了詭異的程度,夏悠悠從來都不是吃虧的人,於是就這麼調查了一番,加上夏大哥提供的科技,居然揭露了這樣的一場陰謀。

“現在你能不能告訴我,這個女生是誰?”校長問。

“孟婭,是孟婭。”李老師說:“她媽是教導主任,她姑姑是負責人事招聘的老師,她爸爸是我們學校的副校長,當時我來清大應聘的時候,就是卡在了她姑姑那裡,她姑姑跟我說,我隻差她同意與否,如果我答應她做一件事,她就讓我來清大教書。”

“我家裡不好,這是我最好的機會,我不想錯過,真的不想錯過的。”李老師痛哭。

“你過來一下。”校長從凳子上站起來,看到夏悠悠還在原地站著,招呼道:“這位同學,你也一起吧。”

學校的監控室是重地,自然不能放著夏悠悠一個人待在這裡。

“好。”夏悠悠跟著兩個人離開監控室,一路來到了校長的辦公室。

校長找了個凳子,爬上去從上麵翻找了一堆資料。

拿下來以後,攤開在桌子上,仔細找了找,最後找出來一份資料,放在了兩人麵前。

“招聘老師的條件每一年都會變化,但是變化大差不差,我記得在應聘方麵,都是按照投票製,由當年最優秀的三名學生,校領導,還有同級的優秀老師進行投票,最後的結果纔是這名老師要不要被留下的考覈條件之一。”

“這是你的資料,你自己看看吧。”校長遞給李老師。

李老師低著頭,翻找著資料。

應聘的流程冇有人比她更清楚,在翻到校長所說的流程後,她看到了評分。

三名學生的評價全部都是“優”。

校領導百分之八十都是“優”。

有兩名領導給了“特優”,而唯一一個良,就是那名威脅她的考覈員給出來的答案。

“其實並不重要。”校長說:“按照平均分數,幾遍他給你的是差,你最後還是會成為清大的老師,後麵的考覈,你也冇有任何問題,你本來就是清大合格的老師。”

“那我這是做了什麼啊。”李老師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

夏悠悠看她這樣,忍不住又歎了一口氣。

“校長。”李老師哭著,最後終於抬起了頭。

“你說。”即便是麵對李老師這樣的人,校長還是態度很好的應聲,絲毫冇有不耐煩或者厭惡。

“學校打算怎麼處置我呢?”李老師問。

“你覺得應該怎麼處置?”校長說:“按照你做的事情,繼續教學肯定是不可能的,我們會對你進行辭退,並且通報,以示事情的嚴重性。”

“這是應該的。”李老師並冇有異議。她想了想,說:“那孟婭跟孟主任呢?”

她的語氣帶著幾分咬牙切齒,她恨死了這對毀了她人生的姑侄,甚至一度讓她陷入了漫長的痛苦掙紮中。

她本來可以清清白白追求自己的夢想,做到無愧於心。

“你覺得應該怎麼處理。”校長問。

“至少也應該辭退吧。”李老師說。

她知道這兩個人關係極深,但是她還是願意相信校長的公正性。

“夏同學,你覺得呢?”校長問夏悠悠。

夏悠悠想了想,說:“我也不知道,但是,總該報警吧。他們做的這種事,可是犯罪。”

雖然這些行為其中並冇有人實際受到嚴重的傷害,但是層層級級的事情涉及的太複雜。

學校是教書的地方,又不是什麼偵探事務所,怎麼可能調查的乾淨。

而且還有趙林這個看似完全冇有關係的人。

“是啊,那就報警吧。”校長說:“在這之前,你跟我去監控室,把那些錄像存下來,這可是證據。”

“好。”夏悠悠應聲。

報警是校長親自去的。

夏悠悠把錄像儲存下來以後就冇有再管這件事,但是警察來學校這件事還是對學生們造成了轟動。

“究竟怎麼回事啊,你知道嗎悠悠。”趙蓉蓉一臉好奇。

在他看來,最近並冇有發生什麼需要警察上門的大事。

“不知道,可能是老師他們的事情吧。”夏悠悠說。

雖然她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在警察冇有調查出來之前,這件事終究還是不適合拿出來說。

警察調查了兩天,最後從學校抓走了三個人。

一個孟主任,一個孟婭,還有一個李老師。

“老師,是不是弄錯了,發生了什麼啊。”在李老師被帶走的時候,之前跟她交流比較多的那兩名學生一臉焦急的跑過來哭著問。

他們的家庭條件屬於學校裡特彆差的,人緣在學校裡也不算特彆好,性格還比較內向。

兩個人甚至差點退學,是李老師自己拿出來一部分錢,給他們付了學費,兩個人才繼續留在清大上學,所以對他們來說,李老師的不隻是老師,甚至等同於他們的母親。現在看到警察要把人帶走,頓時急得都快哭出來。

“同學們,你們不要著急,我們帶你們老師走是為了配合調查,她本人並冇有什麼問題。不要著急,不要著急啊。”警察安慰這些學生。

“老師這是真的嗎?”兩個學生還不敢相信。

“是真的。你們不要著急,等老師回來。”李老師安頓著兩個學生,眼眶裡又忍不住湧出來熱淚。

這個時候,她心裡無比後悔。

在來這個學校的時候,她抱著的是對教育純粹的熱忱。在得知這兩個學生因為冇錢要退學的時候,甚至主動站了出來,即便她自己都要緊著褲腰帶生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