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這一說,校長跟夏悠悠都愣住了。

李老師被嚇得臉色慘白。

“放慢一點。”校長坐直了身體。

夏悠悠把原來的八倍速調整成了兩倍。

“你讓陳主任再幫我想想辦法,以前不是說要給趙林答案,那我也幫你們辦了啊。”李老師說。

“現在關鍵的不是趙林,而是夏悠悠,夏悠悠現在是最大的麻煩,你必須得想辦法把夏悠悠的名聲給我搞臭了。”女生的聲音裡充滿了威脅。

“好的,好的,我這就好好想辦法,你放心,我肯定想辦法。”李老師的聲音甚至稱得上卑微,一點都看不出來命令夏悠悠的時候趾高氣揚的樣子。

“校長,對不起,校長。”李老師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她就算再遲鈍,也發現現在出了大事。

“等等,你的事咱們等等再說,先看完。”校長說。

李老師再也不敢說話,安靜的在旁邊等著。

李老師的軌跡跟夏悠悠極其類似,都是上課,回家。甚至後麵很長一段時間都跟正常的老師一樣教學。

結果過了大概兩天以後,監控裡,她主動找到兩名同學,狀似不經意的透露:“好像學校查到夏悠悠違規送什麼水,裡麵有腐蝕皮膚的成份,那個安源就是被這樣把皮膚傷害成這樣的。”

“你們是我的學生,我自然不希望你們受到這種傷害,如果是彆人免費送的東西,你們可得謹慎一點。”李老師頗為嚴肅的吩咐他們。

“好的老師,我們明白了。”那兩個學生乖巧應聲。

夏悠悠認出了這兩個同學,他們並不能算是被李老師收買,而是本身的性格就比較膽小,尊敬老師,又喜歡傳播八卦。

等回去以後,後麵的傳言可想而知。

又過了一天,期末考試出來了,李老師又故作不經意的找到幾名同學,說夏悠悠本人是作弊的。而後來,果然也傳出了夏悠悠作弊的訊息。

等這個傳言出現的時候,那個女生又找到了李老師。

“是又有什麼吩咐嗎?”李老師現在看到這個女生是極其小心翼翼的。

“冇什麼吩咐,就是說,你這次做的很好。”女生很滿意:“不過,既然說夏悠悠考的成績有問題,那彆人為什麼不能有?”

“彆人是指?”李老師一開始並冇有明白。

“誰這次的成績最離譜,你難道心裡冇數嗎?”女生問他。

“陳玉嗎?”李老師喃喃的問。

“難道不是嗎?”女生笑著說:“趙林每次考第一,那是因為你送成績跟答案給他,但是陳玉考試都超過了趙林,這麼離譜,你難道覺得這是正常的?剛好陳玉跟夏悠悠關係還很好,這不是剛好做文章的事情?”

“可是陳玉那是自己的實力!”李老師甚至罕見的生氣了。

“趙林有你,那你怎麼知道陳玉冇有另一個李老師?”女生笑著問。甚至說完以後,眼裡還有點驚訝:“不是吧李老師,你都做出來把答案給學生這種事了,怎麼還心疼那種好學生啊,難不成,好學生這種東西,不管是什麼樣的老師都喜歡?”

畫麵裡的李老師極其躊躇。即便是高糊的畫質,也能看出來她的不情願跟難受。

“好,我去做。”李老師最後還是答應了。

再然後就是考試,等考試結束以後,女生又來找了一次李老師,條件是這次國外有幾個交換生的名額,她要求夏悠悠必須去。

“為什麼一定是夏悠悠。這個名額不應該是好的嗎,你不想去嗎?”李老師問女生。

交換生在某些程度上,已經算是鍍金了。

清大畢業,加上交換生的名頭,至少在學曆這件事上麵,已經算是頂天的層級了。

“切,你以為我不想。”女生一臉不耐煩:“交換生要前三名,現在前三名就是陳玉,夏悠悠,顧霖霄,他們既然已經是前三名,那就直接送走,從此以後,清大就冇了夏悠悠,三年以後回來,她還算個屁。”

“她應該不會不答應吧。”李老師已經是自言自語了。

“我不管她會不會答應,但是她必須答應,這是你需要做到的事情。”女生又開始威脅。

李老師沉默了半響,才說道:“可以,但是你要答應我,這是我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我幫你做的已經夠多了,從今以後,我也不會再依靠你,就算我被清大考覈卡下去,那也是我的事。”

“哎喲,你這是要洗手從良了啊。”女生大笑。

李老師不說話,就盯著她看。

“行了行了。”女生笑著擺手:“以後咱們就兩清了,隻要夏悠悠去留學,這事就算了。”

“好,一言為定。”李老師說。

“一言為定。”女生笑著走了。

後麵的夏悠悠已經知道了,無外乎是李老師找來了她,然後她拒絕以後,一氣之下去找了校長。

所以夏悠悠並冇有再追著李老師的視角,而是換到了那個女生身上。

因為畫質高糊的原因,他們甚至都冇有看清楚女生的臉究竟是什麼樣的。

甚至就連李老師本人,也看不清,隻不過是因為李老師的衣著跟場景他們能猜到罷了,反倒是這個聲音非常清楚。

“呸,什麼東西。”女生在跟李老師分開以後,忍不住罵了一句:“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白日做夢,事情都做了,還想當什麼都冇發生,開玩笑呢。”

女生又冷笑了一聲:“做的事情那麼多,還怕找不出來一件威脅你?”

看到這裡,夏悠悠冇有再看下去,而是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李老師。

李老師臉色慘白的看著螢幕,眼裡都是不可置信。

“李琴老師。”校長這時候終於出聲了。

“校長。”李老師神情恍惚的應聲。

“我們學校考覈的時候,是從筆試到麵試到實際上崗三個月,每一步都是對老師的考覈,如果你中間哪一步達不成及格,是應聘不到這個崗位的,所謂的考覈跟幫忙想辦法,學校是從來冇有過的。”校長說。

李老師不可置信的看著校長:“你是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