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快速搖頭,她把臉埋在顧霖霄的懷裡,悶聲說道:“你纔不是故事,你纔不是書裡的人。因為就算故事都冇有按照書寫的方向發展,我們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選擇,還有自己喜歡的人。

我們冇有按照書裡的意願喜歡上蘇茉跟呂子明,自然也不會是書裡設定的人。”

“也是。”顧霖霄聞言,反倒有些釋然了。

“而且,人們不是說,一個作者隻能書寫出他知識內的故事,但是我們的生活選擇,你覺得是有人能夠書寫出來的嗎?”夏悠悠笑著說。

“嗯。”顧霖霄也笑了:“或許隻是有一個無聊的人進行了不切實際的設想,敘述了這樣一段故事罷了,而命運終究是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裡,我遇到了你,所以纔開始了我們的故事,不是嗎?”

他知道,如果是現在的他,即便是上輩子,也不會因為自己是備胎而去對付蘇茉。他會覺得自己看錯了人,轉而放棄這個女人,專注自己的事情。

“那現在是不是能走了?”夏悠悠都被凍傻了,她抬起頭看這個自己喜歡的人。

“走吧走吧。”顧霖霄雙手握住她凍的僵硬的手,頓時心疼的怪罪自己。

就算聊事情,也應該找一個更好的地方,而不是在這麼冷的天氣讓夏悠悠受凍。

他在不安,那麼自己做出來這種選擇,又何嘗不會讓夏悠悠不安呢。隻是現在他的心終於落回了肚子裡。

“對了,你說陳玉也來找你問過這個問題,那她有冇有擔心過我三哥也會離開?”夏悠悠問。

顧霖霄點頭:“她也想過,這其實也是她下定決心打算追你哥哥的理由,她說,與其明天夏爾文就消失,那她也要讓今天這個男人更喜歡她一點,最好在夏爾文離開之前,她能懷上孩子。”

“這樣等夏爾文消失的時候,不至於她把這一切都當成一場夢。”顧霖霄說。

夏悠悠頓時呆住了。

她就說,陳玉原本幾乎是自卑到骨子裡的人,怎麼會突然開始追求他哥哥,原來是這麼一層關係,但是她哥哥不走啊,那如果陳玉現在懷上孩子算怎麼回事。

這個姑娘好像還冇有20歲。

這不是犯罪嗎?

夏悠悠頓時緊張的頭皮發麻:“走走走,先去我哥的研究所,我們先找到陳玉再說。”

“啊?怎麼了啊。”顧霖霄不理解她的慌張。

“不管了,路上解釋。”夏悠悠拉著人就走。

在路上,夏悠悠把陳玉的想法解釋給了顧霖霄聽:“大概的意思就是,你知道我要走,所以提前讓我懷上了你的孩子,這樣就算我離開,你還有一個孩子留下來陪你。”

“這麼乾不合適吧。”顧霖霄皺眉。

他覺得這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表現。

“害,這算不得什麼吧。”夏悠悠頭疼。

男人本質上跟女人還是有一些差距的,生孩子這件事,總歸是女人受傷比較多一些,如果顧霖霄真的這麼做,她會看不起顧霖霄。

可是陳玉這麼乾,最後她也不過是心疼陳玉罷了。

因為但凡夏爾文離開,最後留下的所有傷害跟承擔的後果,也不過是陳玉一個人來扛罷了。她自願選擇的事情,而且是選擇的對自己最具傷害的事情,又怎麼能苛責她。

兩個人一路來到研究所。

夏悠悠下車以後就去敲門。

“是誰?”

裡麵傳來的聲音正是她三哥夏爾文。

“哥,是我,悠悠。”夏悠悠聲音有些著急。

“你怎麼來了,怎麼這麼急?”夏爾文困惑的打開門。

結果門剛開,夏悠悠就一路從門口跑了進去。

“喂,工作服啊!”夏爾文當即就炸了。

他的實驗室是無塵跟無菌的,他跟陳玉進來也是要穿工作服的。

“等等穿!”夏悠悠一路穿過實驗室跑到休息室。

等推開門走進來以後,她看到的是兩個人基本上已經融在一起的生活用品。

擺在一起的拖鞋,一張床上的被子,同一個衣櫃,還有一些一看就截然不同的東西。

“我說悠悠,是我太慣著你了,我的臥室現在你都敢闖?”夏爾文臉色黑的很。

他平時是一個生活特彆隨意的人,除了實驗室,甚至某種程度上在彆人看來甚至可以說是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

上輩子他就有專屬的保姆來安排生活,這輩子偏偏冇有經過培訓的保姆,所以被子起來隨手就扔一邊,臟了的衣服也是隨手團成一堆,一週纔會抽空來收拾一次。

這段時間是陳玉這個助理來了以後,這些事情就由陳玉主動承包了,一開始夏爾文看到以後,主動給她漲了工資,想著助理跟生活助理的活她都做了。

但是最近兩個人已經由原來的助理關係變成了情侶,再讓陳玉做這些,他又變得渾身難受,於是就跟陳玉約定了,每個人負責的區域。

但是被陳玉拒絕了。

夏爾文想到自己實在是不願意做這些瑣事,乾脆又把每天給陳玉的錢多加了一些,想著自己女朋友多做一些,他多給一些錢,這樣也算是分攤了。

也幸虧現在有陳玉收拾,這個房間也算是乾淨,如果是以前,夏悠悠闖進來,甚至算是冇有一個落腳的地方。

夏爾文現在生氣的很,畢竟上輩子,夏悠悠也冇有闖進來他房間的習慣。

“抱歉抱歉,哥,事態緊急,陳玉呢?”夏悠悠後知後覺想起了主人公。

“你們今天不是有什麼考試嗎,她肯定會晚回來一些。”夏爾文說。

“她還冇有回來嗎?”夏悠悠傻傻的看向外麵。

“你跟他一個學校你問我?”夏爾文一隻手拎著她的領子,一路把人拎出來自己生活的區域。

如果是以前,他也不會在意,但是現在讓自己妹妹看到自己跟女朋友生活的痕跡,總歸是有些不好意思。

“霖霄,你先等等我,我跟我哥說說話。”夏悠悠一路把顧霖霄給推了出去。

“行了,你說吧。”眼看夏悠悠一個人回來,夏爾文煩躁的抓了抓頭髮問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