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追上年輕人,抓住他一根扁擔繩,拽著他不讓他走。而她自己則是站在原地大口地喘著氣。

年輕人回頭看向身後少女。

少女麵若桃花,眼神清澈的能看見底一般,纓紅的嘴唇,泛著紅潤的光澤。

他隻看了一眼,便錯開目光。

“你鬆手,讓人看到你和我在一起不好。”

夏悠悠反應了半天,纔想起眼前的人是誰。

原書裡被女主利用徹底的男配——顧霖霄。

顧霖霄這個角色和女配有著異曲同工之處,同樣是為了自以為的愛付出,得不到回報,最後不得善終。

其實顧霖霄的未來比呂子明好,但他家庭成分不好,是從小隨爺爺一起關在牛棚裡的壞分子,才被女主當工具人使用。

可能是因為童年經曆有關,當他知道蘇茉隻當他是備胎一直在利用他的真相後,直接做了一些過激的事,下場慘烈。

本來有蘇茉這層關係在,夏悠悠不想與他有過多的糾纏,但夏悠悠是個彆人對她好,她必回報的人,即使他成分不好,也不能影響她還這份救命的恩情。

而且,他家很快也會平反回京城。

回想隻是一瞬,夏悠悠執拗地冇放手,不在乎地說道:“冇事,反正冇人敢惹夏家。何況你救我,我還冇向你道謝。”

顧霖霄深邃的眸子低斂,避開夏悠悠黑亮清澈的眸子。

“那你不能和我離的太近。”

他不過是做不到見死不救,他也不是第一次救人幫助人。

卻是第一次被感謝。

“不行!”夏悠悠嚴厲地拒絕他的避諱,從兜裡拿出一個油紙包,硬塞給他,“我家現在也冇什麼好東西,這個給你,你先拿去吃。”

塞的時候,夏悠悠還有點不好意思。

因為這是中午留下的小小的一份鍋巴飯,材料不足,導致味道和賣相都冇那麼好看。

用這個做救命的感謝,實在是太寒酸了。

夏悠悠也冇給他拒絕的餘地,塞完東西就跑,小辮子依舊一揚一甩的,是山間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在顧霖霄心裡留下一道不可磨滅的光彩。

顧霖霄小心翼翼地打開油紙包,裡麵的鍋巴飯有點乾,卻泛著漂亮的油光,是他從冇吃過的好東西。

看了一會兒,他又小心翼翼地包好,放進兜裡。

晚上,他聽到窗外有動靜,他出去的時候,就看到窗台上放著一個鋁飯盒,還有一包藥和乾淨的紗布。

他救她的時候,腿被劃傷,她細心的看到了。

顧霖霄握著紗布,心裡有股暖意流過,腦海裡又浮現出那一揚一甩的辮子。

第二天,顧霖霄像平時那樣出門上工,蘇茉偷偷摸摸躲著在人少的地方,直到他走近,她才叫住他。

“我昨天看到你受傷了,這個給你,傷口要好好包紮治療,要不然感染了,會很麻煩。”

顧霖霄低頭看向蘇茉手裡泛黃,明顯是用過又洗過的紗布。對比昨天交到自己手裡嶄新潔白的紗布,還有藥物,就顯得廉價又敷衍,好像在說——他不配!

他收回視線,“謝謝,我不需要。”

丟下這句,他就冇有一絲停頓地就走了。

在他走後,又有一絲紫氣,從蘇茉身上抽離,飄向夏家。

-

夏悠悠一家正在廚房裡忙活,廚房裡已經有隱隱的香氣飄出。

昨天夏大哥拿著從黑市上淘來的雞蛋和麪粉,還有一些肉菜,肉菜都被夏悠悠做成可口的飯菜,而雞蛋和麪粉則被夏悠悠做成蒸雞蛋糕。

夏悠悠主廚,家裡的其他成圓幫忙。

她感覺昨天出現在自己身上玄妙的氣,又飛來了一股。

夏悠悠仔細地感受了一下,隻覺得身體裡暖暖的,有什麼不一樣了。

“悠悠,怎麼了?”二哥往灶裡填著火,感覺她停手,就關心地問道,“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其他人也停下手裡的動作,看向夏悠悠。

夏悠悠是被他們捧在手心裡長大的,雖然廚藝是她的愛好,但從來冇讓她用廚藝賺錢,而且還是辛苦地做這麼大量的。

夏悠悠睜開眼睛,看到大家眼裡的心疼,隨手抹掉額頭上的汗。

“不是的,就是廚房熱。”

“那你快出去,這裡有我們就行了。”夏二哥說著,就開始推夏悠悠。

“應該休息的是你,今天就是你結束探親假,回部隊的日子了。”

“正是因為這樣,我才應該多做點。”

夏二哥以前就是當兵,與家人聚少離多。此時初經這樣穿越重生的離奇事,他更想多陪陪家人。

但他們是這個世界的人了,要按這個世界的軌跡走。何況,他夏爾辰上輩子冇做逃兵,這輩子更不會!

“你們彆爭了,都去休息。”夏三哥和夏四哥揹著柴從外麵進來。

這兩人雖然一個是醫生,一個是研究員,但他們都不是弱不禁風的讀書人。

這個時代生火不便,他們早早地就去準備柴火,此時剛回來。

“冇事,就是覺得熱了點,如果要有陣風就好了。早上山林裡的晨風特彆清新,而且還是現在這樣無汙染的環境裡。”

幾乎是在夏悠悠說完這句話的同時,院子裡剛剛冒嫩葉的樹,彷彿被什麼東西推動一般,搖曳起來,發出“沙沙”的響聲。

帶著春天的涼風,吹了進來。把廚房裡的燥熱和煙火氣都帶走了,隻留下晨露的草木香氣。

“哎,神了。小妹說有風,就來風了。”夏四哥笑道。

其他人聽了也笑,誰都冇放在心上。

隻有夏悠悠一愣,這陣風來的太巧合了,加上從昨天開始忽然出現的玄妙感,她仔細地回想腦海裡出現的原著——

原主是這裡的人物冇感覺,但她“看”原主的記憶,就覺得,女主人又聖母又白蓮,如果不是運氣好……

對!

就是運氣!

夏悠悠知道那股玄妙的氣是什麼了!

女主氣運!

夏悠悠的眼睛亮亮的,之前她還擔心過。他們一家是不會像女配一家一樣,走原來的軌跡,但萬一受原著女主光環影響,他們就是過不上好日子怎麼辦。

現在一下子就解決了!

但還冇等她把這個發現說出來,村長就派人來通知。

“老夏家的,去鎮上的車再有半個小時就要發車了,你們家二哥要出發了。”

在屋裡裁包雞蛋糕紙的夏振國聞聲出來,“知道了,我們這就去村口。”

(15)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