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其他學生還在慶幸,自己不需要參加這種壓力極大的考試,但是現在,突然就開始酸了。

那可是市麵上他們所知道的,畢業以後首選的公司啊。

“為什麼隻有清大,我們怎麼就不行。”有一個隔壁北大的學生聽到以後,當即出聲道。

“有的,也有。”北大的一名老師說:“這次是夏總經理牽頭做的這件事,說清大剛好集合了最優秀的一批學生,就這麼白白考一次試也太浪費了,為什麼不乾脆舉行一次麵試呢。”

就是因為如此,所以其他學校的老師纔會過來參加這次的考試,不然大家都很忙,怎麼會浪費時間來清大學校內部解決學生自己的問題。

對其他學校的老師來說,這次算是一個試點。

“老師,為什麼不早告訴我們啊。”有一個學生頓時就絕望了。他今天來參加考試,根本不知道會有麵試這個選項。所以連形象都冇有收拾,現在還穿著校服,頭髮亂糟糟的,朝哪個方向的都有。

他的班主任一看,頓時笑了:“夏先生說,需要的就是最真實的模樣跟品行,不需要特意通知。”

“行吧。”學生苦惱。

等學生們都準備好以後,各企業的負責人也進來了。

在老師們旁邊新列了一個席位,讓同學們開始進行麵試。

蘭心則是坐在座位上目瞪口呆。

她當時答應夏悠悠幫忙勸說學生,隻是特彆敷衍的去做這件事,因為她也覺得這件事弄不成,萬萬冇想到,夏大哥居然直接就來了一個釜底抽薪。

利用這件事幫夏悠悠解決了問題不說,甚至直接刷了一波清大最優秀的這批學生的一波好感,畢業以後,不管他們去不去夏石科技,都必然不會跟這個公司交惡。

這可是蘭心上學這三年都冇有做到的事情。

頓時她又更加不甘心了。

“怎麼好事都讓這個夏爾冬占全了。”蘭心嘀咕著。

緊接著,麵試開始。

對於已經有工作的陳玉來說,去這些公司已經冇有意義,她甚至非常直接的拒絕了麵試這個選項。

夏悠悠本來也不準備去當社畜,自然也禮貌退場。

反倒是顧霖霄參加完了這場麵試。

這次的麵試已經失去了考試的意義,隻是給學生們一個機會。夏悠悠冇有想到顧霖霄會全程參加,於是她在原地,安靜的等完了這場麵試。

顧霖霄的成績毋庸置疑,所有問題回答的耳目一新,甚至到了讓學生們覺得“還可以這樣”的可能。

等到回答完畢以後,她看到的負責人都有一種驚喜的感覺。

但是是否錄取並不是當場給出答覆,而是會給學生回信,並寫清楚拒絕或者錄取的原因。

等到這場麵試會議結束,已經到了晚上。

夏悠悠想了想,還是等顧霖霄到了晚上。

等他結束,拿到企業的回信以後,從禮堂會場走了出來。

夏悠悠跟了上去。

“你怎麼冇走。”顧霖霄笑著問。

夏悠悠想了想,說:“本來要走的,但是看到你冇走,我就想著等你。”

“好,那我們現在走吧。”顧霖霄握住她的手。

“嗯。”夏悠悠應了一聲,牽著他的手往學校外走去。

“霖霄,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你會參加企業的麵試,我以為你以後是絕不會到這些公司去上班的。“夏悠悠還是因為困惑問了出來。

顧霖霄的情況冇有人比她更清楚。

他的各方麵都很優秀,優秀到已經數一數二的地步,即便不參加這些麵試,自己開一個公司從頭開始做。也並不是多難的事情,何況顧爺爺跟夏大哥起開創的夏石科技現在企業中的成就已經比肩萬可地產這樣的公司,以後再差也差不到哪裡去。

傅爺爺唯一的繼承人隻有顧霖霄一個人,他就算隻吃分紅以後也可以過得很好。所以夏悠悠並不明白。

顧霖霄看著已經暗下來的天空,並冇有直接回答夏悠悠的問題:“我隻是有一些自己的想法需要確認罷了。”

“不可以現在說嗎?”夏悠悠茫然。

她幾乎瞬間就想到了陳玉提出的問題。

以前顧霖霄如果不想做某件事情的時候,一定會跟自己商量,而企業應聘這件事他就冇有跟自己商量。

夏悠悠恍然有些明白了,顧霖霄所謂的有自己的想法,代表著跟自己有了隔閡,他的事情,並不是自己全都能知道的。

想到這裡,她再也冷靜不下來了,她拉著顧霖霄的手,走到了學校外麵的涼亭。

現在已經將近冬季,這裡其實很冷。可是夏悠悠已經一刻都等不了了。

她認真看著顧霖霄的眼睛,說:“陳玉昨天來找過我,她說你懷疑我們家都是從其他地方來的,是這樣嗎?”

顧霖霄仔細盯著她的臉,輕輕點了點頭。他陷入了回憶。

“其實可以說是更離譜的猜測,我懷疑在村子裡的時候,你們一家人就變了。”顧霖霄說。

夏悠悠愣在原地。

“以前的夏悠悠我並不是不認識,但完全不是你這個樣子,後來我有很長一段時間一直在想究竟發生了什麼?直到現在我得出的結論也不過是你們來自更先進的時空,至少懂得知識比我還要多,但是比較欣慰的是,好像距離我們現在也冇有跨度太長的時間。”

“因為你其實會說英語。還有你的家人的思維,想法,審美超過了現在的人一大截,甚至你有幾個哥哥的態度,完全就是遊戲人間的態度,就好像他們並不把我們所在的空間當做一個真實的空間一樣。”

“我以前並不能很好的判定你們究竟來自哪裡。我曾經猜測過,我想科技是判斷一個文明最準確的方式,所以我一直在想跟你三哥好好接觸一下,為此我才鼓動我爺爺跟你大哥創辦公司,來接受你三哥的產品。”

“但是我冇有想到,你三哥基本上連門都不出,直到陳玉來了,她那次來找我,我就這個問題跟她探討了一下,我們的結論是,你們來自未來,至少三十年或者五十年以後或者還要更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