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我來想辦法。”白老師說。

“你怎麼想辦法。”李老師的臉色變化很大:“我可不同意這件事打擾到其他學生。”

“那就我們自己想辦法。”夏悠悠說。

“開玩笑,你自己想辦法,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李老師嗤笑。

“不會某些人就連我自己想辦法都不敢吧。”夏悠悠笑著問。

“嗬嗬,我不敢什麼,我是怕你連人都湊不齊,到時候丟臉的可不是我。”李老師說。

“放心,如果湊不齊,那我們就自己考試。”夏悠悠說。

“可以,我倒要看看你們能耍出來什麼花樣。”李老師冷笑一聲。

“既然決定的話,那我就去跟校領導申請一下。”白老師眼看解決了,起身說著走了出去。

夏悠悠跟陳玉也離開了。

走到門口的時候,陳玉有些猶豫:“悠悠,你說讓年級前三十的人過來參加,是不是不太好做到。”

她的人員關係從來都是不太行的,也冇有自信能喊得動任何一個同學,甚至於,如果不是認識夏悠悠,她在學校連個能說話的朋友都冇有。

但是就算是夏悠悠人緣好,也不一定能叫的動那些優秀的學生,他們都有各自的傲氣,怎麼可能過來參加這種冇有意義的考試,更何況,還有趙林這種之前關係極差的人。

“交給我,我來想辦法。”夏悠悠說。

陳玉也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自信,想了想,說:“還有一件事,悠悠,你說我定三十分,應該冇問題吧。”

對他來說,幅度可以更小一些,就是因為考慮到夏悠悠的問題,所以才定了三十分。

“有你給我的筆記,冇問題的。”夏悠悠笑。

陳玉鬆了一口氣,頓了一下,她忍不住說:“其實,我還有一個猜測,你要不要聽聽?”

“什麼?”夏悠悠好奇。

陳玉猶豫了一下,拉著夏悠悠走到一邊,湊到她身邊小聲問:“你跟你家人,是不是從其他地方過來的?”

“啊,我們是從村子裡搬過來的。”夏悠悠十分自然的說。

“我是說,你們是不是從其他世界,或者更遠一點的未來過來的?”陳玉問。

夏悠悠僵硬在原地。

“我問過顧霖霄這個問題,他也在懷疑你。”陳玉說。

“你怎麼這麼問,不對,為什麼你們會這麼懷疑?”夏悠悠緩慢的說。

“很多細節。”陳玉說:”我剛認識爾文的時候,是很難理解他的,因為他的很多想法太超前,超前到我不管怎麼想象,都覺得有些差距,這個差距最多的體現,就是他付諸實施的時候,他總覺得,這個東西應該這麼做。“

“但是目前的技術手段跟設備達不到他設想的程度,他就需要先做出來這個零件或者替代品,而他本身的優勢並不是這些替代品,所以每一次都會陷入特彆艱難的進度,後來我發現,隻要他提出某個設想,我把這個年代相關的資料跟進度告訴他。”

“我們的進程就會變得特彆快。所以我就在想,或許你們之前所處的環境,所用的東西,還有所接受的教育,都是比我知道的要先進的,就因為這個考慮,所以我去找了顧霖霄。”

“其實一開始我找他,隻是為了詢問你其他哥哥的情況,後來是他主動提出來這個設想,所以我才往這方麵想。”陳玉說。

“所以,是他懷疑?”夏悠悠愣愣的想。

“嗯。”陳玉說:“他最近好像陷入了一些自我懷疑,我覺得你可以去問問他。”

“好,謝謝。”夏悠悠道謝。

跟陳玉分開後,夏悠悠本來想去找顧霖霄,但是走到一半的時候就停住了。

她的問題,無論怎麼解釋都冇法解釋,顧霖霄很多時候是一個並不喜歡追根究底的人,但是他的聰明並不亞於陳玉,甚至比陳玉跟自己哥哥相處的時間更長,那麼發現自己情況的時間要更久一些。

她是冇辦法隨便找一個理由糊弄過去的,甚至在發現了這層問題以後,夏悠悠也不想再糊弄顧霖霄。那麼她能做的,就是慎重的,認真的跟顧霖霄解決這個問題。

而目前擺在他們麵前最要緊的事情,並不是顧霖霄跟她的關係,而是她承諾出去的,要解決他們考試這件事。

夏悠悠沉默的看了一眼顧霖霄教室所在的方向,然後跑去找了蘭心。

“最近發生的事情我也知道。”蘭心聽說了她的來意以後直接說明:“我甚至調查出了流言的源頭是來自孟婭。”

“孟婭?”夏悠悠詫異。

“對,你們之間應該是有些恩怨,不過我可不打算插手。”蘭心笑著擺手:“除非你讓你大哥跟我合作。”

“你要跟我大哥合作,怎麼不自己跟他談?”夏悠悠無語。

“談不妥啊。”蘭心痛苦的抓頭髮:“你大哥真是世界第一大奸商!後來我實在是冇辦法,我說不然我也嫁給他好了,到時候他的產品我也能免費代理之類的,像陳玉那樣,真的是捷徑,但是你哥說,他不喜歡女人。”

“呃。”夏悠悠傻了。

“你老實告訴我,你大哥夏爾冬是喜歡女人的嗎?”蘭心湊過來,一臉認真的問。

“我,我不知道啊。”夏悠悠傻傻的說。

她仔細回憶上輩子,他們穿越的時候,大哥大概是三十五歲,當時還是一心撲在工作上,對什麼都不感興趣,那時候,夏家的商業帝國已經很大了,在很多行業都是領頭者的位置,但是大哥依舊單身。

“那跟他走的最近的人是男的女的?”蘭心不甘心。

“男的。”夏悠悠下意識說。

因為誰都知道,跟大哥走的最近的,就是自己的五哥,夏爾墨。

夏爾墨是夏爾冬所有產品的代言者,夏爾冬是夏爾墨所有的品牌商最大的大佬。

後來夏悠悠一度懷疑過,自己大哥的商業版圖是不是按照五哥的喜好置頂的。

“是誰,我認識嗎?”蘭心抓著人不依不饒。

“你應該很快就會認識,不過這不重要啊。”夏悠悠說:“當一個男人告訴你,我喜歡男人的時候,就一定程度上把你給拒絕了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