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聽到以後都驚呆了:“不是,老師,我們的考試試題不應該是最高機密嗎,怎麼會存在泄露這種情況,你應該做的,難道不應該是調查這個流言的來源,怎麼是來找我?”

“夏悠悠同學,這個流言我們會去追究,但是目前是,作為流言中心的你,是否真的存在這種情況。”老師說。

夏悠悠都在懷疑自己聽錯了。

“你稍等一下,你這個問題要集中處理。”老師說:“因為大三年級有一個跟你情況一樣的,她現在還冇有到,等她過來,咱們一起說。”

夏悠悠彷彿傻了一樣看著老師,有一瞬間冇有反應過來她說了什麼。

還冇過兩分鐘,有人推開門進來了,老教授領著陳玉走了進來。

陳玉看到夏悠悠,主動過來跟他站在一起。

“現在改革開放,國外的F校剛剛說要派學生過來學習,結果就出現了這種問題,我們學校的名聲一直很好,如果因為你們兩個產生不利的影響,你們就要負起來責任。”老師說。

“這不對吧。”老教授聽到以後看向這個老師:“我說李老師,我們今天把兩個孩子叫過來,是告訴他們,這件事是有預謀的,針對我們學校的名聲,跟他們本人沒關係,讓他們放平心態,不要被流言影響,你這是說的什麼話?”

“白老師,如果不是他們本身有問題,又怎麼會傳出來這種流言,我們學校一向清白。”李老師說。

夏悠悠這時候終於反應過來,她感到不明白的,是剛纔這個老師的態度,她以為學校也是這樣認為的。

但是現在才發現,學校是清楚的,有問題的是這個老師。

那就冇事了。

“李老師。”夏悠悠看著這個老師說:“我哥哥給學校捐圖書館,本質上是為了支援教育事業,如果因為這個圖書館,學校就會泄露題目給我們,那這本質上,是不是學校也有問題。”

“俗話說,誰質疑誰舉證,你既然懷疑我跟陳玉偷了這個考題,那你是不是得找到明確的證據來證明,不然我就告你誹謗!”夏悠悠纔不怕事。

“你這個小姑娘倒是個暴脾氣。”老教授笑著看她。

夏悠悠氣:“不是我暴脾氣,是她有問題,她在冇有證據的情況下,懷疑自己的學生,懷疑學校的整個教育體係,懷疑清大學校的名譽,懷疑負責試題老師的嚴謹,懷疑我哥這樣做善事的人的用心。”

“我想不明白這樣懷疑對她的好處是什麼,我不明白!”夏悠悠憤怒。

她以前的班主任也是這個老師,但是之前她的名聲都是十分正麵的,自然冇有機會讓這個老師發難,結果剛出了事,就出現了這種情況。

“你隻是一個學生,說話還是要小心一點。”老師說。

“李老師。”陳玉這時候說話了:“既然你懷疑,那麼最簡單的證明辦法,就是重新出一份考題,跟這兩份考題完全不一樣的考題,我可以跟夏悠悠當著全校師生的麵重新做一次。”

“可以。”夏悠悠當即讚成:“作弊這種行為,本質上就是對自己的不信任。你甚至可以現在出考題,我們來做。”

李老師嗬嗬一笑:“你們成績本來就不差,那考試鑒定作弊的標準是什麼,及格嗎?”

夏悠悠以前排名保持在年級前30,這次第6,陳玉以前萬年第三,這次第一,並且是接近滿分的第一,甩了第二名一截,甚至已經是望塵莫及的地步,進步的實在讓人覺得不正常。

“按照分數吧。”陳玉說:“不管出哪一份試卷,我們的分數差距不會多過30分,如果超過30,就算作弊,可以吧。”

她說完,扭頭看夏悠悠。

“30分,是不是太近了。”老教授皺眉。

試題的差距上下限實在是太大了,隨便調整一下難度,都是50起步,怎麼可能限定在30分。

還不等兩人說話,李老師就說:“你們說的,30分可以?”

“可以。”

這一次,兩個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

“行,那白老師,既然學生主動有要求這個訴求,我們還是給安排一下吧,你覺得呢?”李老師笑眯眯的看著白老師,剛纔的責怨彷彿不存在一樣。

“如果真要弄這麼一出,你們可得做好考不好的準備。”白老師有些擔憂的看著兩個學生。

如果可以,他並不想這樣,能做出來這種事,本身就是對本校學生的不信任。

“沒關係,老師,謝謝您。”夏悠悠主動說。

“行,那我去安排。”李老師十分主動。

“對了李老師。”夏悠悠突然想起了什麼。

“怎麼了?”李老師停下腳步問。

“既然是質疑考題泄露,那麼我覺得隻考覈我們兩個人有點不合適吧,大家一起參加,或者年紀前十名參加都是可以的,而且考試的形式可以更加多樣化,隻做題有什麼意思,做題完了,可以再進行現場出題考試,這樣考出來不是更真實嗎?”夏悠悠笑著說。

“你開什麼玩笑?”李老師說:“本來就是對你們兩個人的懷疑,為什麼要上升到其他人,其他人為什麼要浪費這個時間。”

“我覺得挺合理。”這時候,反倒是白老師說話了。

李老師不解的看著這個老教授。

“所謂的質疑,質疑的並不是他們兩個學生的實力,而是我們清大的整個教育體係,教學嚴謹,如果隻考覈他們兩個,那豈不是某種程度上坐實了我們清大是有問題的,既然要說明,那就要說明的清清白白。”

“這樣,我們公開舉行這樣一次會議,召集每個年級前十名的學生進行這個考試,在考試期間,外校的老師跟同學,同樣可以進來參觀,所謂清者自清,這樣名聲自然就說明瞭。”白老師說。

“你確定這樣能行,我覺得其他學生不會同意這個方案。”李老師斬釘截鐵。

她覺得本身就是質疑作弊,怎麼可能有學生主動來淌這灘混水。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