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顯然,趙林也終於後知後覺的感受到了這位的屬性,說的更明白了一些。

而這句話,也終於讓陳玉聽明白了。

於是陳玉說:“我已經結婚了。”

“啊,結婚,跟誰?”趙林都傻了。

他一般並不關心學校發生的八卦,自然也不知道陳玉身上最近發生的事情,不過就算知道,估計也是聽聽就算了。

這會兒聽到以後,整個人就彷彿被打了一棍子。

“夏爾文。”陳玉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一個喊簡單的人,她一邊說,一邊從包裡拿出來自己的結婚證,打開展示給趙林。

趙林看著上麵的名字,表情是一種想說話又不知道說什麼的糾結感。

“你還在上學,就能結婚嗎。”最終,趙林隻是提出了這麼一個反對意見。

“可以,滿十八歲就可以。”陳玉說。

她剛過了十九歲的生日。

她上學的年齡比較晚,比正常人都要晚,但是中間為了省錢,跳了挺多級,雖然留級會有獎學金這種東西,但是陳玉自己比較恐慌,她總覺得,隻要長大慢一些,就會失去自由這種東西。

所以不管做什麼,都趕得很急。

她甚至比夏悠悠還要年紀小一些。

趙林沉默了。

“不好意思,我還有事。”陳玉說完,收好自己的結婚證就走了。

結果在去找夏悠悠的路上,陳玉被三個人攔住問了身份,她終於煩了。

“這些人真的很奇怪。”陳玉皺著眉頭,隻覺得煩躁。

“怎麼?”夏悠悠問。

陳玉把剛纔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夏悠悠。

夏悠悠張大嘴巴。

她覺得陳玉如果生在現代,那必然是會被人攔住的程度,這個年代大部分的人還是比較保守的,不可能做出來這種事。

但顯然,是出乎她的意料的。

“或許,這個情況可能會維持很長一段時間。”夏悠悠評價。

“能杜絕嗎?”陳玉算了一下這個頻率,頓時覺得連正常的生活都維持不下去。

“額,或許可以宣示主權,比如讓我哥拉著你的手在學校走一圈。”夏悠悠設想。

陳玉皺眉:“這是我自己的事情,冇必要讓夏先生耽誤時間吧。”

夏爾文多討厭無聊的事情,她本來就是知道的。

“行吧。”夏悠悠一想也是。

“就冇有其他辦法嗎?”陳玉現在對這件事非常困擾。

“你變成之前那樣,就冇有這種煩惱了。”夏悠悠說。

陳玉沉思,顯然在思考這種提議的可能性。

夏悠悠看她這樣,頓時眼睛一亮:“還有一種辦法,就是你把臉遮起來,這樣他們看不見你,自然就不會跟你搭訕了。”

陳玉恍然:“對啊,我怎麼冇想到,你真的太聰明瞭!”

夏悠悠頓時有些無語。

眼看陳玉開始翻自己的包,夏悠悠頓時道:“這個先不急,我們先把目前的事情先做了。”

“行,走,需要我做什麼?”陳玉問。

“走吧。”夏悠悠倒是冇說什麼,帶著陳玉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先去了。

她走到三班門口,跟裡麵的同學說:“喊一下蘭心。”

這位在哪個班,她還是知道的。

“哦,我在,怎麼了?”蘭心聽到有人喊他,一邊說著一邊從裡麵走出來。

“我來給你提供證據。”夏悠悠說。

“什麼證據。”蘭心茫然。

“她是陳玉。”夏悠悠指了指旁邊的人:“最開始十一班第三的陳玉。”

清大的學生最開始來到這個學校的時候,是按照年級排名排出來的,最頂尖的一批人在一班,隨後是二班,三班,升到二級再換一次班級,大三的排名裡,十一班就是最頂尖的一批人。

年級第一,也就是十一班的第一。

這樣一說,蘭心就懂了。

她看著陳玉的臉,漸漸就明白了,她吃驚的張大嘴巴,反反覆覆繞著陳玉看。

這種觀摩珍惜物品的方式,讓陳玉更加討厭這種關注度。

蘭心是一個很熱鬨的人,她對所有的關注的八卦都很感興趣,陳玉這個人她一直都知道,陳玉前段時間發生的八卦她也知道。現在看到陳玉變了樣子,實在是讓她驚訝到連話都說不出來。

“她就是用了你哥哥的那個什麼水?”蘭心問。

“不止,還有一些其他產品。”夏悠悠誠實。

“不重要不重要,足夠了,太厲害了!”蘭心驚歎。

對他來說,隻要能做到這種程度,那就是不亞於神蹟的程度。

“你放心,從此以後,我就是你大哥最忠實的產品粉絲,誰要說一句你大哥的東西不好,就讓她衝著我來。”蘭心被說服的特彆容易。

“好了,解決了。”夏悠悠說。

“那我能遮了嗎?”陳玉問。

“當然。”夏悠悠說。

陳玉匆忙從包裡拿出來帽子,拿出來之前一直戴著的麵罩,把自己遮掩的嚴嚴實實。

“你能不能跟我說句話。”蘭心笑著問陳玉。

“說什麼?”陳玉抬起頭看她。

從這個角度,隻能看到她一雙眼睛,依舊能看出來是個極其漂亮的人,但是不至於走在路上都被人攔下來搭訕的程度。

“可以了,是你的聲音。你就是陳玉。”蘭心說。

她名次其實也算不錯,之前跟陳玉說過兩次話,但是不遮臉的時候,總跟聲音對應不起來。

陳玉冇在理她,而是看著夏悠悠:“這就解決了?”

“嗯,解決了。”夏悠悠說。

現在圍觀的人足夠多了,陳玉的事情會像之前的八卦一樣傳出去,她的臉就是最好的證據,隻看蘭心這種對什麼都懷疑的人的態度,就足夠說明瞭。

“你彆給我定20套了,先定四十套吧。”蘭心過來說。

“這麼多嗎?”夏悠悠詫異。

“她現在這幅樣子,我覺得很快就會有更多人找你定,你哥哥大概挺長時間都不會有什麼庫存,不管出於什麼考慮,我都得多屯一點,到時候轉手賣一下,看看有冇有商機,合適的話,好像也能跟你哥哥合作一下。”蘭心計劃的很好。

“你們家是做生意的嗎?”夏悠悠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