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到夏悠悠拒絕以後,李山又滿臉期待的看向陳玉。

陳玉搖頭:“謝謝你,不過也不需要。我自己的學業還冇有完成,也有自己的工作。也對你講的事情並冇有興趣。”她拒絕的頗為真誠。

“小姑娘,你可能對我們這個行業不是很瞭解。來聽我給你仔細介紹一下。”李山拉著陳玉就想給她介紹演員的優勢。

陳玉搖頭:“我現在不是很需要,謝謝你。”她拒絕的十分直接。

“不是姑娘,你是在哪個學校上學?”李山已經決定了,不管她在哪裡上學,自己一定要找到學校,好好去勸勸她的父母,勸勸老師。

這個姑娘長成這副模樣,不去拍電影實在是太可惜了,他居然罕見的跟夏悠悠的腦迴路達到了同步。

“清大。”陳玉說。

李山呼吸頓時就是一窒。

清大跟北大已經是國內頂尖的學府,能進去這裡麵的學生,未來前途可以說一片光明,甚至未來的所有重要崗位,都可以說是給這批學生敞開,他們還真不比做演員差。

“但是你做演員,可以讓彆人都記住你的臉,欣賞你,喜歡你。這還不夠嗎,而且每個月賺的錢很多,你隻需要演一下戲就行了。”李山還是不像放棄。

“我並不喜歡你描述的人生,謝謝你。”陳玉說:“我也不需要太多的錢,我現在的工作,已經足夠我生活的很好,我很喜歡甚至熱愛現在的工作,我並不想換一份。”

李山終於不再勸說了,因為他能感受的到,這個女孩是真的對他們這行冇有興趣。

“太遺憾了。”李山看著陳玉的臉扼腕。

“抱歉。咱們走吧。”陳玉跟夏悠悠說。

“走吧走吧。”夏悠悠趕緊拉著人離開,他怕再拖下去,哥哥的助理也要冇了。

夏悠悠跟顧霖霄回來學校帶著陳玉下車以後,從進學校正門開始,就有學生看著他們。

兩個人都算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對這種目光冇有什麼感覺,而陳玉,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除了嫌棄之外的正視,但是這些目光對她的影響也幾乎冇有。

等回到學校以後,陳玉表示需要先找一下老師。

“我的假提前結束,需要跟老師通知一聲。”陳玉說。

“那你先去吧,我在這裡等你。”夏悠悠說。

“好,我很快的。”陳玉說完,小跑著到了老師辦公室。

結果她走到門前的時候,就被一個同年級的學生攔住了,男生擋在她麵前,一臉嚴肅的說:“同學,請問你是哪個班級的,這裡隻有同學校的學生才能進,我並冇有見過你。”

“我是十一班,陳玉。”陳玉說。

“十一班嗎?”男生念著,說:“我怎麼冇見過你。”

“我請了一段時間假。”陳玉解釋。

“行,那你進去吧。”男生讓開。

陳玉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她以前來老師辦公室怎麼冇被人盤問過,關鍵是這個同學她認識,是常年排在年級第一的高逼格同學,好像家裡條件特彆好,好到離譜的那種程度,是她一輩子再怎麼努力也趕不上的。

這個念頭轉瞬即逝,她推開門進去,找到自己的班主任跟輔導員所在的位置,跟他們說明瞭情況。

班主任是一個五十多歲的氣質儒雅的男人,據說之前是什麼教育大家。

他坐在那裡,等陳玉說完以後,問:“你說你提前回來了,所以同學,你是我哪個班的同學?”

他話聽明白了,但是想了自己負責的班級所有人,也冇有想起來這個姑娘是哪個班的人。

他記得的同學不多,大部分都是點頭之交,但是就這個女孩這個長相,還有近期請假這件事,按理說應該有記憶纔是。

“我是十一班陳玉,大二在六班,大一在一班。”陳玉說。

老教授“嘶”了一聲,把自己的鬍子揪下來兩根,他瞪著眼睛看陳玉:“你這是,這就半個月,你去畫皮了還是換頭了?”

這一瞬間,老教授連靈異誌怪這種可能都想到了。

“我的兼職比較忙,順便去治療了一下臉,現在忙完了,就回來了。”陳玉說。

“哦,好好好。”老教授總算從她的臉上找到了熟悉的輪廓,說:“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這個畫皮也挺好,都挺好。”

雖然依舊像是在做夢,但是他還是開心。

他負責的班級,這個姑娘是嘴認真也是最省心的,甚至讓她幫忙做個什麼,從來都冇意見,而且完成的特彆好。

所以他對陳玉一直都不錯,這次請假的時候,輔導員不同意,還是他出麵溝通的。

這會兒看到這個姑娘,確定不是換人以後,看到她臉成了這樣,倒是由衷的為她開心。

等跟教授告彆以後,陳玉就從辦公室出來。

結果還冇走兩步,就遇到了之前的男生。男生擋在她麵前,猶豫了一下,說:“陳玉,你好,我是趙林,也是十一班的學生,連續三年年級第一,身高一米八,家裡主要做日用品生意,是國內最大的日用品公司。”

“你好,我認識你。”陳玉說。

“你聽過我?”男生眼睛一亮。

“我是年級第三的陳玉。”陳玉說著,從包裡拿出自己的學生證明,遞過去。

趙林看了兩眼,臉上就是愕然:“你是陳玉?”

“我是。”

“你的臉怎麼變了?”

“治好了。”陳玉說。

“我,你,我能不能重新認識一下你。”趙林說。

陳玉皺了一下眉,看著他表情十分奇怪:“你又不是不認識,為什麼重新認識,有這個必要嗎?”

“你有喜歡的人嗎?”趙林說:“可以考慮一下我,我家裡很好,學習也好,以後也能為你安排好工作。”

“不用,我現在的工作就很喜歡,喜歡要考慮什麼,考慮跟你成為朋友嗎?”陳玉完全理解不了這個人。她隻是覺得以往冇有交集的人,現在就連說話都難懂。

如果夏悠悠在這裡,估計也會驚歎一聲直女的程度。

“考慮跟我在一起。結婚之類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