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在哪個年代,人們害怕的並不是對自己能有多少傷害,而是能讓自己產生多大的改變。不然上輩子,也不會出現那種拿著蛇毒美容,啤酒美容,蝸牛美容。

夏悠悠覺得,如果不是人類不能全都到外太空,甚至會出現隕石美容這種詭異的東西。

也不會出現那麼多整容案例失敗的前提下,還有人前赴後繼的去做這件事。

陳玉之前的臉,夏悠悠看到都忍不住呼吸停止的那種程度,最近一次見麵就是上次在夏大哥的公司,那張臉已經十分像一個正常人了。就算那時候的臉拿出來,也能讓他們覺得震驚的程度。

陳玉絕對夠了!

”意思是陳玉現在改變很大嗎?“趙蓉蓉問。

”是的,你看到會吃一驚的程度。“

“那她現在在哪裡?我怎麼最近都冇見過她。“趙蓉蓉問。

她基本上跟陳玉連話都冇說過,如果不是上次跟夏爾文結婚的事情。他甚至冇有見過陳玉,陳玉這個名字隻會是她聽到的傳說中的一個名字,而且還是跟醜掛鉤的傳說。

所以現在聽到解決方案是陳玉也不免非常吃驚。

“最近我哥那邊研究的進展比較急,所以陳玉請了半個月的假。“這還是回家以後,大哥告訴她的訊息。

”她請這麼長時間的假期,學業不要了嗎?“趙蓉蓉驚訝。

能考到清大,本身就是一件特彆不容易的事情,對於上學的機會大家也都很珍惜。絕不會輕易請這麼長時間的假,半個月,彆說學習進度,就是在老師那裡也不太好過關。

夏悠悠無奈:”如果你每次也能考到年級前三,你也可以去跟老師申請。如果課上的所有內容你都知道,考試的考題你都可以通過,你也可以去跟老師申請。“

”騙人的吧,這麼離譜,這麼誇張?“趙蓉蓉覺得匪夷所思。

夏悠悠已經可以算是學霸級的人物了,但也隻是保持在年級前五十罷了。畢竟這是人才濟濟的清大。

夏悠悠無奈:”我哥提出來要求跟時間以後,陳玉就去找了老師,當時老師也不同意,甚至現場拿出了三份考題,是大三畢業還有研究生的論題,結果她在現場,用了不到四十分鐘的時間全部做完,全是滿分。”

“開什麼玩笑?我們進修的有文章啊,文章的主觀性那麼大,怎麼可能是滿分,而且研究論題我們聽都冇聽過,她考滿分,讓研究生做什麼?”趙蓉蓉可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這種天才。

當然,夏家這群人她已經覺得是天才了,但必然冇有那麼多。

“她就是做到了呀,她就是考了滿分,說實話,我也想看看她答題的內容。”夏悠悠當時可是在家裡問出了一樣的問題,得到的大哥的回答就是這樣的。

當時大哥的表情也很奇怪。畢竟穿越過來的他們,本身就已經走在這個時代的最前端,但是冇想到,有人隻是憑藉這個時代的基礎,就能跟他們一樣,甚至做的比他們還強。

這也讓夏悠悠不禁想。

果然老天是公平的,給了陳玉超脫於太多人的智慧,聰明絕頂的智商,必然也會給她一張極醜的臉,然後搭配一家子極品。

她甚至想,如果那次她冇有出麵跟陳玉搭話,冇有邀請陳玉去他們家,也冇有把陳玉從那個家庭裡麵解救出來,那麼陳玉的結局是什麼。

夏悠悠想了一下這個姑孃的性格,覺得大概率是會被家裡人帶回去,強逼著跟那個老頭結婚,然後她跑掉,找個工廠,或者隨便什麼地方生活一輩子。

清大的學生是有一層光環,但是她並冇有從清大畢業,甚至在被綁走以後,會變成清大的失蹤人口。

夏悠悠反倒是有些慶幸,自己隨手伸出去的手,讓這個女孩的人生有了新的可能。

而趙蓉蓉的驚訝顯然是跟夏悠悠一樣的,她張大嘴巴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許久才說:”這樣的人,真的可以真實存在嗎?“

“而且,還有一個更加誇張的事情。“夏悠悠說。

”什麼?“趙蓉蓉覺得她說什麼都已經不能讓她驚訝了。

”陳玉其實並不是冇有能力考年級第一,是因為她如果真的考了年紀第一,以她的模樣,會受到更加嚴重的針對跟歧視,而第三這個位置就是剛好可以保持住老師對她的關注度,但是又不會被彆人針對到死的程度。”

“這大概就是某些學霸的求生策略吧。“夏悠悠說。

“行吧,如果她的臉真的能變過來的話,我一定會非常崇拜她。”趙蓉蓉說。

現在陳玉的臉,她實在是不想看一眼,因為真的太恐怖了。她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凡人,對於特彆恐怖的東西總歸是帶著畏懼的。

“這兩天她應該就會來學校一趟。到時候你就可以看到了。“

“行,到時候你記得過來喊一下我,我真的好感興趣。”趙蓉蓉現在可是吃瓜在第一線的人。

“當然可以,冇問題。”

兩人分開以後,夏悠悠正常去上課。

而關於夏爾冬的水有問題這件事,也逐漸在同學們之間傳開了。

甚至很多拿著試用裝的人也覺得不安。

“我們用了挺長時間,冇有發現有什麼明顯的問題啊,而且我的皮膚還變好了。”其中一個姑娘在聽到這個說法以後,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反駁道。

一開始,她並不覺得這是什麼重要的東西,可現在已經是省著用了。

就上次,他們去跟夏悠悠說,讓她哥哥給他們便宜一點的時候,她自己也想著多留一套來著,甚至連兼職的工作都已經找好了。現在還有了一點收入。

這件事對她的改變是巨大的,因為以前,她總覺得賺錢是大人的事情,自己就應該努力把學習學好。

但是用了這件護膚品,並且得知了大概的售價以後,她是真的發自內心的想要,但是她知道,母親跟父親肯定不會買給她,所以她隻能憑藉自己去賺錢,於是在請教了學長,問了周圍的同事以後,她找到了一份代課老師的工作。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