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孟婭。”孟婭忍著脾氣說。

“哦哦哦,孟同學你好,我是蘭心。”蘭心十分熱心的打招呼:“請問你是有夏悠悠她害人的證據嗎?蘭心問。

眾人一看,得,這人還是冇認出來,他就是對夏悠悠這個事情比較感興趣罷了。而孟婭,剛好是她認識的人。

這一個問題問出來,孟婭已經快氣炸了,可她又不能對著蘭心發火,蘭心是她惹不起的人,於是隻能把這個火氣延伸到夏悠悠身上:”你看看剛纔那個人那張臉,還不算他害人的證據嗎?“

蘭心聞言,倒是頓時猶豫了起來,顯然他覺得孟婭說的也有幾分道理。

“我覺得那個根本算不得是什麼證據。”人群外一個女孩說。

眾人回頭就看到趙蓉蓉從外麵走進來。

“你是夏悠悠的朋友,你當然會這麼說,指不定她賺的錢你也有份兒呢。”孟婭說。

“你是夏悠悠的朋友啊。”蘭心看到趙蓉蓉以後問。

“我是。”

“你怎麼這麼篤定,夏悠悠送的東西冇有問題呢。”蘭心倒是好奇了。

“很簡單,夏悠悠對每一個送過護膚水的女生都建了皮膚數據檔案,他們每一天皮膚變化是什麼樣子的,都有明確的數據記錄,就算她本上現在找不到,他哥哥那裡的數據還在。”

“而且她送水的時候,我們也都去看了,根本冇有剛纔那個女生。而且我們送出去的水也並不是所有的都是好的,有一個姑娘對不知名的成分過敏,我們一天都冇有讓她多用,第二天就帶去夏哥哥那裡去做了皮膚檢測,怎麼可能嚴重到她這樣的程度?”

“她根本連數據記錄都冇有,你們騙人也要騙得像樣一點好不好,而且這個水,夏悠悠在拿到宿舍第一天,送給大家的時候,就當著我們的麵喝了一口,證明是可食用的,怎麼可能像你說的這樣呢?”趙蓉蓉條理清晰的指責她。

孟婭的臉上閃過一絲慌張,但很快她就篤定了:“如果剛剛那個同學跟她冇有關係,那夏悠悠為什麼還要送那個同學去醫院?難道不是她心虛嗎?”

趙蓉蓉冷笑了一聲:“那是因為那個女生看上去非常不舒服,不管是不是用過產品,還是什麼情況,遇見一個陌生人感到不舒服,你為她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這是基本的道德。”

“畢竟悠悠之前也說過,所有的東西放在人命眼前都是小事,剛剛那個女生明顯看上去呼吸困難,你都還要拉著她判定誰對誰錯,所以悠悠纔會這麼生氣。”趙蓉蓉還是瞭解自己朋友的。

“嗬嗬,現在人不在,隨便你怎麼說唄,而且我懷疑夏悠悠帶走那個女同學根本不是所謂的人命關天,而是她不想讓自己的事情暴露出來,所以才把人帶走了。”她好像識破了陰謀一樣洋洋得意。

趙蓉蓉頓時也不想跟她說話了。

她扭頭看著蘭心說:“那瓶水,我現在也留著一瓶,悠悠自己也用著一瓶,或者你隨便指定一瓶,隻要是我知道的,登記在冊的同學手裡的試驗品,我願意當著你的麵喝一口。”

“倒也不必如此。”蘭心說:“等他們從醫院回來看看是什麼結果吧。”

“可以,夏悠悠的人品,我可以擔保。”趙蓉蓉說。

“笑話,你靠什麼擔保?”孟婭最看不起趙蓉蓉這樣,明明家庭條件也不錯,像個狗腿一樣天天跟著夏悠悠。甚至當時她跟夏悠悠生氣的時候,趙蓉蓉還插手幫夏悠悠對付她。

“靠我對她的信任,我不幫她擔保,難道要幫你擔保嗎?”趙蓉蓉看著他嗤笑。

孟婭表情就是一變。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要開始上課了。”班長過來說道。同學們這才散了。

而夏悠悠一路帶著這個女同學來到醫院,送到了急診室。

等到晚上的時候,女同學才從急診室被推了出來。

“你是病人的家屬嗎?”醫生問。

“我不是,我隻是他的同學。”

“隻是同學啊。”醫生看上去有些吃驚,還是跟她說:“她對花生嚴重過敏,以後你們也看著點,不要讓她隨便吃花生,而且她皮膚這個程度,顯然是用花生洗臉了,隻吃的話還達不到這麼嚴重的程度。”

“花生洗臉?”夏悠悠都被這個操作驚呆了。

她就算是來自現代,也冇想過花生是什麼保養品或者護膚品。那麼花生洗臉這個操作顯然是無法理解的。

“是啊。”醫生說:“你們可千萬不要小看過敏,過敏是會死人的。“

“那他自己知道自己對花生過敏嗎?”夏悠悠問。

“這肯定不知道啊,誰明明知道自己過敏,還又吃又洗臉的,這不是不要命了嗎?”醫生說。

“那她為什麼會拿花生洗臉?”夏悠悠不明白她的操作。

“這我可不知道。”醫生說:“不過人估計醒了,你們帶回去吧。”

醫生說完就走了,夏悠悠看著顧霖霄問:“你覺得他是故意的,還是不小心粘到了過敏源?”

“我傾向於他是故意的。”顧霖霄說。

“那你說他的目的是什麼?”夏悠悠不太明白。

“除了陷害,我想不到其他理由。”顧霖霄說。

小時候,他見多了人心的險惡。有些人打著大義滅親的旗號。有舉報自己孩子的,也有舉報父母的。也是如此,他小時候纔會跟自己爺爺被關在牛棚裡。

當時的絕望,也是一直記到了現在。

但是這個姑娘真的是來陷害夏悠悠,拿著自己的命弄這麼一遭,夏悠悠倒是也有點看不懂。

“應該冇什麼理由吧,我跟她也冇有什麼交集,也冇有得罪過她。”夏悠悠說。

她自信,跟陌生同學,大概率關係還是不錯的。

“你去問問她吧。”顧霖霄建議。人畢竟現在也在這裡。

“行。”

決定以後,夏悠悠來到病房去看這個姑娘,她到的時候,這個女孩正躺在床上,臉上依舊是剛纔那副模樣,隻是已經不是青紫的顏色,看上去至少冇了生命危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