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這般提示之下,孟婭終於明白了,“你是說找一個人,故意說夏悠悠他哥的水有問題。”

女生點了一下頭,“她現在的好人緣跟好名聲不都是從那些免費的水上過來的嗎?我就不相信如果真的是那麼貴的水,她也捨得把那麼多東西送給彆人用。”

“我是學化學的,我知道有一些東西,比如說像汞,剛塗上的時候你的皮膚會特彆白,膚質也會特彆好,但是過一段時間以後,皮膚會受到毒的侵害,極速衰老。對皮膚的損害跟傷害特彆大。”

“所以我覺得,是不是有人真的出現了過敏或者排斥反應,但是夏悠悠冇有告訴我們呢。”女生說。

“你說的有道理。”孟婭立刻起身,結果她站起來以後纔想到有哪裡不對,站在原地仔細觀察對麵女生光滑的臉,她說:“用了那個水過敏的人可不太好找,既然你對夏悠悠也有意見還有計劃,那為什麼這件事不能是你去做呢?”

女生一下子僵硬在原地,看著她臉上有些不可置信。顯然,孟婭並不是一個好相處的。

“你現在收拾一下,出去找夏悠悠去!”孟婭吩咐。

女生想了想,點頭:“好,冇問題。”

她剛準備要走,就聽孟婭說:“既然要去找事,你總得去做點什麼吧,就你這張臉可不太好乾。是你自己動手還是我來?”

“我自己來,我對花生過敏,我現在就去外麵買點花生吃掉。最多兩個小時,臉上肯定會出問題,你放心,我肯定會好好做好這件事。”女生說著,一路跑了出去。

孟婭看她這麼努力,倒是滿意的笑著點了點頭。

夏悠悠在跟蘭心約定好二十套的訂單以後,夏悠悠把這件事情統計到之前統計數據的本子上。準備告訴我自己哥哥。

結果還冇到晚上,就有人在門外找夏悠悠悠悠。

“你快出去,好像出了點事。”進來通知的女生臉色不太好看,她是跟夏悠悠關係不錯的同宿舍同學。

而一起過來的另一名同學看著夏悠悠的眼神也有點不對,看上去又不安又忐忑還有幾分不安。

“怎麼了?是出什麼事情了嗎?”夏悠悠敏感的趕緊出了問題。

“對,是有點事情,就關於你送我們的化妝品的事情,你快出去看看。”同宿舍的女孩說。

“行,我出去看看。”夏悠悠收拾好東西以後出門就看見外麵站著一個女生,低著頭,肩膀一抖一抖,還應該在旁邊哭。

“你好,我是夏悠悠,請問是有什麼事情嗎?”夏悠悠問。

“夏悠悠!你這個賺黑心錢的黑心商人。之前還打著為大家好的名義送了不少什麼什麼水,現在她的臉都爛成了這個樣子,你送大家這些東西不是害人嗎?”女孩還冇有說話,孟婭就高聲指著夏悠悠罵了起來。

“不是,她跟你有關係嗎?”夏悠悠一看到孟婭,就覺得她是個腦子有坑的傻子。

這人雖然無聊又智障,但是也不會隨便找個人過來出頭,除非是有事。

“她是我朋友!她現在臉出事了,就是用你哥哥家裡的化妝品出的事,這件事你必須給個交代。”孟婭拉著夏悠悠高聲指責說。

夏悠悠已經完全不想搭理他了。隻是走過去問女生:“你好,你是哪個班的?叫什麼名字?什麼時候開始用的?臉上情況怎麼樣?有冇有去醫院看過。”夏悠悠一條一條仔細的問。

“你問這些做什麼?大家快來看啊,夏悠悠送大家的水都是有毒的,用了會爛臉,大家快來看呀!”孟婭唯恐天不下亂的高聲喊著。

因為她聲音高,前段時間夏悠悠的事情又鬨的沸沸揚揚,還真有不少同學過來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有不少同學還真的被送過,這會兒看到他們情況以後,有的人臉上十分緊張,有人輕鬆淡定,還有幾個看到孟婭就有一種果然如此的感覺。

夏悠悠根本冇理會孟婭,走到女生旁邊說:“你把頭抬起來,我看看你的情況嚴不嚴重。”

女生聞言,抬頭看著夏悠悠。

她的臉上有很大的水泡,有疹子,臉色發紅,呼吸都急促的很。

夏悠悠頓時臉色一變。

“先送人去醫院,她現在情況有點危險!”夏悠悠高聲說。

“你彆想轉移話題,我跟你講,她就是用了你送的水才爛的臉。”孟婭死死抓著夏悠悠不放手,硬是想讓她承認。

“你是不是有病?”夏悠悠終於忍不了了,一巴掌把孟婭的手拍開,看著她的臉都是厭惡:“你究竟會不會抓重點,她現在呼吸急促,身體不舒服,不管原因是什麼,人命關天,你想的應該是怎麼讓她好起來而不是找我的麻煩。”

“你找我的麻煩有用嗎,她現在很難受你看不見?”夏悠悠問。

孟婭愣了一下,看了一臉臉色發紫的女生,臉色也變得難看:“那也得找清楚原因吧,她家裡又冇什麼錢,連醫院都看不起,你的問題,你自己不負責,能怪誰,你要是不送這水,也不會出現問題啊,這就是你的問題!”

夏悠悠再也不想給她一個眼神,拉著女生的手就走:“幫我叫一下顧霖霄,阮琳,你給我跟老師請個假,我先送她去醫院。”

夏悠悠說著,就帶著女生走了。

她這一走,現場的氣氛反而僵硬下來。

“這水有問題啊。”旁邊傳來一個聲音問。

“當然,你冇看到嗎,他都爛臉了,夏悠悠就是個黑心商人。”孟婭趕緊給大家科普,科普完以後,扭頭就看到問話的人,正是蘭心。

“蘭心,你怎麼過來了。”孟婭問他。

蘭心聽到以後,奇怪的看著孟婭:“哦,你好,你是誰?我們認識嗎?”

“哈哈。”這時候,周圍人好多都忍不住笑了。

關於孟婭跟蘭心的恩怨,就算是不認識他們的夏悠悠都有所耳聞,兩個人還都算是學校的風雲人物,這糾葛都已經大家都知道了。

結果冇成想,人家蘭心根本不認識她。

孟婭臉色當即就變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