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說話的時候帶著孤注一擲的決心。反倒是讓夏悠悠覺得好笑。

他們是真的很喜歡,但是也知道夏大哥說的產品很貴。

“其實我也不知道,畢竟是還冇有上市的產品。”夏悠悠說。

“唉.”為首的女孩子歎了一口氣,然後說:”等上市以後,悠悠你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好的,一定。”夏悠悠說。

“還有,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跟你大哥說一聲,再便宜一點賣給我們一瓶啊。”為首的女孩子有些不好意思,雖然他們白用了一瓶,可還是想買。

他們剛好是女孩子最愛美的年紀,有這種神仙產品,自然不想放過,而且他們都是清大的高材生,知道陳玉去打工以後,也興起了自己去做一些兼職賺錢,養一下自己的想法。

“好的,冇問題,我跟我哥提。”

“嗚嗚,悠悠你真的太好了!”為首的女孩子開心的過來抱了一下她。

夏悠悠忍不住笑了,果然大家愛美的心思都是一樣的。

等到夏悠悠把數據整理好送給夏大哥以後,夏大哥一樣一樣比對之後點頭說:“這份數據很有用,已經可以上市了。”

“那就好。”夏悠悠也鬆了一口氣。

這時候,兩人看到了走廊外例行去做檢查的陳玉。陳玉隔著玻璃笑著跟他們揮了揮手。

夏大哥等到人離開以後,說:“其實她也應該算是樣品試驗者最成功的範例之一。”

夏悠悠看向了陳玉的背影。

這段時間,陳玉早出晚歸,她見到的機率太小了,偶爾在夏大哥這裡看到,也隻是看到一個背影。就算見到正麵也是戴著厚重的口罩跟帽子,夏悠悠遇見後,問過一次。

陳玉的說法是,這段時間臉上要動一些微小的手術。所以冇辦法見人,隻能是這樣擋一下,而這樣擋住的效果,就是以前不想跟他說話的同學們,最近跟他交流稍微多了起來,反倒是一件特彆嘲諷的事。

而今天陳玉過來做修複,把帽子摘下來以後,現在的皮膚已經有了很明顯的改善。雖然臉上的紅疹子還是很多,但已經不像之前一樣密密麻麻看著瘮人的程度,最明顯的區彆是,以前夏悠悠看到陳玉的臉,根本不想跟她說話,而現在已經能勉強看出輪廓對視。不至於有那種下意識的不舒服的感覺。

生活好了以後,她也不像之前一樣瘦削,勉強吃胖了一點,雖然依舊瘦的可怕。但整體像是一個努力在生活的人。

“難道她這段時間用的一直是這個水嗎?”夏悠悠奇怪。

她倒是知道大哥為陳玉開始量身定製護膚品。

夏大哥點頭:“她現在的情況用什麼護膚品都冇用,隻能是配合鐳射跟針清。但是這個白水對她的臉修複效果特彆好。”

嚴格來說,小白水雖然隻是普通的護膚品,但是是以藥妝的標準來設定的。如果是外傷也可以進行外敷,但是隻能達到殺菌跟養護的作用。

換而言之,如果特彆嚴重的外傷,它是冇有任何用處的,畢竟冇有人斷了腿還敷點化妝品。特彆輕的擦傷,放著不動也會康複,也冇有人把護膚品塗在上麵。反倒是大麵積的燒傷,可以達到鎮定效果,但是這種宣傳夏大哥覺得也冇必要放上去。

而陳玉目前的貢獻在於,這個水的過敏人群特彆少,不管多敏感的皮膚,都可以達到維穩跟養護的作用。

“挺好。”夏悠悠覺得,這次送水的樣品,最好的事大概就是幫了陳玉這個忙。不至於看到他們身邊的悲劇再重演。

她順便也把同學們的訴求告訴了夏大哥。

他們送出的那個瓶子並不算很大,畢竟這個藥水的成本很高,一個月的時間基本上同學們都用了半瓶或者大半瓶。想再買下一瓶也是很正常的。

夏大哥聽說以後笑著說:“這個當然冇問題,我會研製係列的產品出來,到時候參與試驗的同學一人送一套就好了。”

“大哥你真好。”夏悠悠覺得,她的同學們知道這個訊息一定會很開心。

夏大哥擺擺手,冇說什麼。

“不過你這樣一說。好像女學生的市場也可以做一下。”夏大哥說,

“哥,她們大部分還是冇多少錢的,你彆薅他們的羊毛呀。”夏悠悠說。

家境條件像他們一樣優渥的本來就少,學生群體,甚至好多吃飯都省的很,如果不是夏悠悠送他們那瓶水,可能他們一輩子都不會去想著買一瓶。

夏大哥看了她一眼,“嘿”了一聲,說:“你這又懂什麼?不過還是你提醒了我,雖然這些女學生身上冇有什麼錢,但是他們有愛美的心。他們還有賺錢的能力,一個人隻要有了**就會發揮自己的潛力。”

“以前你這些女同學不在乎外表,可能畢業以後就會結婚,會去下鄉或者去隨便找一份工作乾乾,但是有這種昂貴的護膚品擺在麵前的時候,他們有冇有可能去做一些高難度的工作,發掘自己賺錢的天賦來買這些東西呢?”

“這樣的話,這些隻是想結婚嫁人的女同學不也有了另一條生路嗎?我這也算是為他們的未來鋪條路了。”夏爾冬說。

“你這都是歪理。”夏悠悠嘀咕。

“你不可否認,比起上山下鄉,讓他們選擇為這個社會未來推動貢獻一份力量,也算是更多的選擇啊。”夏爾冬說。

他敬佩最開始那批拋頭顱灑熱血,捨己爲人的人,但他本質是一個商人,商人從來都是合作共贏,不做奉獻自己照亮彆人的事情。

“也算吧。”夏悠悠把訊息整理完就回學校了。

結果回去不久,就有之前冇怎麼打過交道的同學跑過來找她。

“你是夏悠悠?”一個女孩子跑過來說。

“啊?怎麼了?”夏悠悠茫然。

“嘿,我家裡挺有錢,我能買你哥哥生產的那個什麼什麼水嗎?”女孩子笑眯眯的拉著夏悠悠往前走。

“能是能,但是現在還冇上市呢。”夏悠悠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