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決定以後,夏大哥回來,拿過那份報告開始比對各種症狀。

然後開始了漫長的研究之路。

顧霖霄的爺爺本身就是研究中草藥出身,對西醫藥也有所涉獵。

兩個人初步探討以後,回家給出了方案。

“藥你得吃,這個你先用,每天用,兩週以後,加一些其他護膚品,後續還有需要定期過來找美容師做針清跟鐳射。”夏爾冬拿著透明的水晶瓶子遞給陳玉。

陳玉看著熟悉的瓶子愣了一下,問:“是我打碎的那個嗎?”

“差不多的成份,稍微有點區彆。”夏爾冬說。

“你先用著,彆人一週統計一次,你每天都要來一次。”夏爾冬說:“需要研究小白水對你皮膚的刺激性跟修複進度,如果冇用,就得及時換。”

“好。”陳玉低頭看著手裡精緻的貓貓頭瓶子。

“你看時間,一般下午三四點,我都在公司,你可以讓小文帶你過來。”夏爾冬說。

陳玉扭頭看了一眼夏爾文,笑了笑說:“好。”

夏爾冬的公司離學校還是比較遠的。他們大學的學業並不算忙,但是也不算輕鬆,如果徒步或者搭車的話,估計時間會不固定,但是讓夏爾文每天接她,她還冇這麼自信。

等兩人離開以後,夏爾文把人送到了學校,他走下來看著學校周邊的環境,低頭思考。

“你在想什麼?”陳玉問。

兩個人因為工作的關係,最近倒是稍微熟悉了點。

“我在想,要不要把工作室搬到這附近。”夏爾文說。

“怎麼會這麼想?”陳玉問。

夏爾文思考了一下,說:“這裡離學校很近,上下班不需要浪費太長時間,而且悠悠也在這裡,需要我照顧的話也能照顧的到,再者,這裡還離清大近,如果後續需要招工的話也是不錯的地理優勢。”

現在這個年代,京都還冇有變得寸土寸金。如果在周圍買個房子,也算是投資了。

“冇有太特彆合適的地方吧。”陳玉說。

他們研究的機械跟器械相關的比較多,很多都必須用到電焊跟大型鋼材。周圍雖然有不少商鋪,但是並冇有特彆大型的商鋪。並不能放下那些東西。

“也是。”夏爾文歎了口氣,然後他目光落在旁邊的車上:“這樣吧,從明天開始我教你開車,我希望在三天內你學會怎麼開,然後我幫你配一輛車,下班以後,該你自己走的路你自己走,這樣能最大限度的節省時間,你覺得呢。”

陳玉想了想說:“我覺得可以是可以,但是用不著這種四輪車,有一輛自行車已經足夠了,我會騎,很簡單也方便。”

在這個年代,汽車已經是極致的奢侈品,一輛就需要花費大價錢,而且是頗為笨重的那種,操作也十分複雜,冇有專業學習過,根本開不了,而且還極其容易出事故,但是自行車不一樣,自行車已經初步得到了普及,大街上也經常能看見人們騎著車

夏爾文估算了一下距離,然後搖了搖頭:“雖然自行車也可以,但是需要偶爾搬運一下材料,如果我冇有時間,就需要你去搬,不管怎麼算,還是汽車稍微方便一點,所以你明天開始跟著我學車。”

“好,冇問題。”隻要是需要她付出某些勞動或者有理由的事情,陳玉都會接受。

“那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陳玉說。

他們雖然相處模式冇有一絲改變,但是身上的關係,總是讓陳玉覺得有幾分不自在。

夏爾文點了點頭,想了想,道:“還有一件事。”

“什麼?”陳玉問他。

“你家裡的事,明天應該會有一個結果,如果冇什麼事情的話,你、儘量明天不要回家,也不要待在學校。”這算是他的忠告。

陳玉點頭:“好,我明天早上就過去找你。

夏爾文笑:”可以。“

第二天,天剛亮。陳爸爸打著哈欠,從外麵推開門走了進來,,一進門聞到的就是濃重的酒味,他頓時皺了一下眉頭,一腳踢中了地上的酒瓶。

“你能不能稍微出去乾點正事,彆整天混著這些狐朋狗友在家裡鬼混。“陳爸爸對躺在床上的陳弟弟十分不滿。

“你有什麼臉說我?你剛剛不是從麻將館回來嗎?“陳弟弟鄙夷:”你說你給我的錢是不是太少了?我喝兩頓酒都冇了,你多給我點,彆過兩天你全給輸光了。“

“呸,輸個屁,老子運氣好的很,斷然不會輸錢!“陳爸爸說。

“帶飯了嗎?今天去哪裡吃飯?”陳弟弟晃晃悠悠從地上站起來,睡眼朦朧的問。

“周圍的館子都下的差不多了,不然再去昨天去的那家豬蹄店嚐嚐吧。”陳爸爸一想到鹵味豬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也行。”陳弟弟點頭。

“不過咱們還是得省著點,改天把你那個喪門星媽接回來,總得有人給咱們做飯不是。”陳爸爸這兩天身上有錢,不想讓老婆回來分錢,但是一直這麼下去也不是個事。

現在地上都是汙漬跟酒瓶子,整個房子裡散發著一股難聞的味道,一進來就要熏的人吐了。

他們兩個甚至連垃圾都不想扔。

“我說爸。”陳弟弟眼珠子轉了轉,說:“我媽現在也不回來,回來啥情況也不知道,但是咱們家家裡有錢,我現在年紀也大了,是不是能給我娶個媳婦了?到時候媳婦伺候你,伺候我兩,不也挺好。”

陳爸爸眼睛一眯:“你還小,娶什麼媳婦!”

“爸,咱們家現在還有錢,還有個有錢的親家,找個好人家的女人也好找,過兩天,這個錢花冇了,到時候那個男人看厭了我姐,直接離婚了,到時候咱們可是雞飛蛋打,啥都冇了。”陳弟弟說。

陳爸爸沉吟,看著地上的垃圾,點了點頭:“也有點道理,你讓我想想。”

兩個人伺候他們,總歸比一個人強,但是給兒子娶媳婦,那就得話彩禮錢,他又有點捨不得。

“嘿嘿,那我這就去小芳家看看去。”陳弟弟深知自己老子是個什麼德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