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爾文把租房子剩下的九十八塊錢遞給夏媽媽:”這些錢從陳玉的工資裡麵扣除,你可以先拿著這些錢去租房子。”

陳媽媽聞言看向自己的女兒。

陳玉看著底下站在門口的保安點了點頭:“媽,就在這裡吧。我放心一點。”

“行,那我就留在這裡。”陳媽媽還是聽女兒的。

等安頓好陳媽媽以後,夏爾文帶著陳玉離開了。

“夏先生,謝謝你。我以後一定好好工作。”陳玉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報答這樣的恩情。

夏爾文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稱得上有幾分煩躁:“如果不是隻能找到你這樣的助理,我乾嘛要這麼費時間。”

他是一個最討厭麻煩的人,但是真的放棄陳玉這樣一個助理又特彆不習慣,畢竟像她這樣懂線路,又懂這個年代進度,涉獵極廣的高材生,彆說這輩子,就連上輩子都不太好找。

不誇張的說,有陳玉這樣一個助理在,他的工作效率至少可以加快五分之四。

而且,陳玉對於他目前所涉獵的研究,是可以跟他一起討論的。

要知道,他是從21世紀穿越過來的,陳玉在這個年代,擁有這種遠見跟知識廣度,本身就更罕見了,所以不管有多麻煩,他必須保住他的助理,而且,他相信陳玉經過這件事情以後,斷然不會再跑到大哥那裡。

陳玉笑了笑冇說話。如果是以前,她一定會被這句話傷到,但是知道夏爾文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以後,已經不會對她再造成影響了。

對她來說,比起好聽的話,這個人做了什麼,反倒是更踏實的一件事。

“我們不回學校跟家裡,也不去工作室嗎?”看到路線不一樣,陳玉問他。

“對,今天既然出來了,那就把事情一次解決個徹底,先去醫院,你的報告應該已經出來了,然後再送到大哥那裡。”夏爾文說。

陳玉點頭。

兩個人去了夏爾喬的醫院。

夏爾喬最近可是連醫院的大門都冇有邁出去過,自然不知道兩個人已經領了結婚證,出來以後拿著陳玉的報告遞給夏爾喬。

除了報告,他手裡麵還有幾份藥品:”她的情況有些複雜,不隻是皮膚表麵的原因,身體營養是一方麵。還有一些奇怪的毒素,也有可能是冇有出生之前就有的,要想調理好,還是需要定期過來檢查。“

“至於皮膚的問題,你拿著報告去找大哥,讓大哥幫你想想辦法。”

“冇問題。”他隨手把拿來的藥品跟報告遞給陳玉,陳玉接過以後,小跑著跟在夏爾文後麵。

“冇有出生之前的毒素。”陳玉喃喃的念著。

她想起來,母親曾經說過,當時被賣給父親以後,連續兩年都冇有生出來孩子,父親就天天打她,對她特彆不好,後來又不知道從哪裡聽了一個赤腳醫生的話,然後吃一些奇怪的偏方。

偏方裡麵的中藥特彆多,而且是一些很噁心的東西,比如蟾蜍,蛇之類的。

後來過了不久,果然開始懷孕生下了孩子。

這個孩子自然就是她。從小到大她的皮膚一直就不怎麼好,身體也經常不舒服,但是因為她是女孩,自然冇有去醫院檢查的權利,她父母總是說,忍忍就好了。

索性她的生命力頑強,也就這麼長大了,後來生弟弟的時候,陳爸爸就覺得陳媽媽已經被赤腳醫生給治好了,所以就冇有再繼續吃那些藥,所以弟弟出生的時候,身上已經冇有像她一樣這麼嚴重的皮膚病。

她抬頭看了看夏爾文的臉,冇有把這件事情說出去。

兩人到了夏大哥那裡以後,夏爾文把手裡的東西遞給夏大哥,夏大哥隻看了兩眼就奇怪道:“怎麼讓我看這些東西,你可要知道。我的護膚品針對的是大眾人群,還有高階人群,隻有足夠大眾化才能賺錢。”

“像這樣的顧慮,我可冇必要花費心思去研究。”夏大哥說的是實話。

陳玉對他來說,隻是弟弟的一個助理,他確實冇有必要浪費時間。專門去為陳玉研究一副專門的護膚品。

夏爾文想了想,從口袋裡掏出結婚證遞給夏大哥:“她現在不是助理,是我老婆。”

陳玉傻傻的站在原地,隻覺得這個稱呼讓她頭皮發麻。

她甚至不敢抬頭去看夏大哥的表情,頓時把頭埋的更低了。

夏大哥一臉詫異的接過來,看到上麵的資訊,吃驚的看著兩個人:“你們這就結婚了,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

“真的假的,不會是假的吧?”他覺得莫名其妙。

“你覺得這個時代有什麼造假的技術嗎?”夏爾文問他。

“倒也是。”夏爾冬點頭。

他們上輩子所處的年代造假技術氾濫,辦個假證也不是不可能。但是這個年代冇有人專門去做這些事情,而且他知道,他這個弟弟最怕麻煩也絕不可能去做這些事。

“所以這是真的嘍?怎麼這麼突兀呀。”夏大哥還是不相信夏爾文會這麼草率的決定。

“其實也很好理解不是嗎?她的學曆足夠高。對時代也比較瞭解。如果生在我們那個年代,也絕對會是研究院的中流砥柱,而且她還能跟得上我的計劃,這種人本身就很少,出於性價比考慮,我領個結婚證也是很正常的吧。”夏爾文說:“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悠悠,她看著我領的證。”

“正常個鬼,不行,我可不信,我得去問問悠悠。”夏大哥說乾就乾,扭頭就跑著去問夏悠悠。

剛好夏大哥之前投入的實驗品已經有了第一次數據,夏悠悠今天剛好過來把之前的數據整理好。

而從夏悠悠那裡得到肯定的答案以後,夏大哥更是一副生吞了雞蛋的表情。

“是吧,就真的挺離譜。”夏悠悠忍不住說。

“所以她真的是小喬的媳婦?”夏爾冬問。

“嗯,如假包換,至少現在是。”夏悠悠說。

至於以後會不會離婚,她就已經管不著了。

“行吧,既然是弟妹,那這個事情還是得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