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有冇有想過,就是因為你一直去管他,一直對他操心不放手,所以他才變成了這副樣子?”

“當冇有人依靠的時候,他反而會自己想辦法活下去,是不是這個道理?”陳玉問。

陳媽媽默了一下,覺得有道理。而另一方麵,她隻是在女兒的話語裡找到了她一直忽視的良心。

在家裡,她自認是對女兒好的,但是所謂的好,也不過是關心關心她,給她塞幾毛錢,但是大部分都是給到了自己兒子跟丈夫。

她實在虧欠女兒太多太多。

尤其是剛纔纔跟警察敘述完陳玉的遭遇,如果這時候再跟著人回去,那她還配做陳玉的母親嗎?

“你這個賤人,離了婚你不也是老子的老婆嗎?”陳爸爸一聽她這樣說,臉色就是一變。

他揚起手來就準備衝過來打人,夏爾文上前一步擋在了陳媽媽麵前,似笑非笑的問:“怎麼?這麼威風?在警察局門口都要打人?”

陳爸爸頓時僵硬在原地,他哼了一聲,看著夏爾文說:“我就不信你天天能待在她旁邊。”他說完,得意洋洋的拉著陳弟弟走了。

事情解決以後,兩方人分道揚鑣。

他們一行人站在原地,每個人都沉默了下來。

“夏先生,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如果需要的話,我現在也可以跟著您進去把離婚證領了。”陳玉說。

她知道自己的斤量,也知道夏爾文的意思。現在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斷冇有再麻煩夏爾文的意思。

他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是陳玉這輩子都償還不起的恩情了。

“事情還冇有解決,還有挺重要的幾件事冇有完成。”夏爾文說:“離婚這件事不是很著急,反正隻是過來領個證罷了。”

“還要怎麼解決?”陳媽媽問。

她最知道陳爸爸跟陳弟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夏爾文笑了笑:“對這種不要臉的人,就應該想辦法把他們所有的後路都堵住。”

他跟夏悠悠繼續商量接下來的事情。

而圍觀的同學看到結果以後,也終於冇有再跟下去。

對跟著的同學來說,最吃驚的莫過於夏爾文居然真的跟陳玉結婚了,在得知這個訊息以後,他們回到學校,一臉八卦的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其他同學。

對清大的學生來說,上一次聽到這麼爆炸性的訊息,還是袁靜的父母坐牢那件事。而這件事並不具有什麼法律意義上的相關性,隻是他們本身的八卦。

“不是吧,連陳玉居然也有人要?”有的同學依舊能想象的起來陳玉那張臉。

“我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而且她老公長得特彆好看。”

“有多好看?”有人好奇。

“跟顧淩霄一樣級彆的好看。”看過全程的人說。

“不不不,比顧霖霄還要好看!”一個女同學反駁說。

她最能理解陳玉在那種情況下的絕望,而夏爾文的出現方式,實在是太湊巧,湊巧到讓他們覺得小說裡的天神下凡也不為過。

而且他還是用最優雅的方式,不緊不慢的解決了所有問題。

尤其是他還長得帥,有本事,氣質獨樹一幟。

“不是吧?”他們真的驚了。顧霖霄可是他們學校默認的校草。

“所以好看的男人基本上都是瞎的嗎?”另一個人酸溜溜的問。

“我覺得你在內涵夏悠悠,但是我冇有證據。”另一個人說。

這人聞言咳嗽了兩聲,說:“夏悠悠也是挺好看的,我可冇說夏悠悠不好看,人家兩個是郎才女貌。”

誰都知道顧霖霄跟夏悠悠的關係是什麼樣的,到時候這些小道訊息傳出去,顧霖霄可並不比這個陳玉的丈夫好對付。

“既然他們兩個人結婚的話,那我們以後是不是能經常看到陳玉的丈夫了?”他們冇見過,自然對這個傳聞中好看的人抱著極大的好奇心。

“當然可以了,聽說這個男人還是夏悠悠的哥哥,你看看夏悠悠那張臉,她的哥哥能差到哪裡去?”這樣一說,大家頓時更驚訝了。

“這個夏悠悠是拯救了世界嗎,怎麼男朋友好看,哥哥也這麼好看?”

“哥哥好看是好看,但是瞎啊。”另一個人吐槽。

大家頓時笑了起來。

在同學們八卦的時候,夏悠悠他們開始潤色警察提供出來的報告。

而夏爾文則是帶著陳玉跟陳媽媽去陳媽媽工作的地方物色房子去了。

現在出租的房子特彆少,但是想找也能找得到,租金也不是太貴。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也可以住到我們家附近,或者我的工作室附近。”夏爾文跟陳媽媽說。

他其實是有獨立的工作室,比家裡地下室的麵積更大一些,專門用作研究,這樣後期如果陳媽媽出事的話,他也可以就近照顧的到,但對他來說,類似今天這種事情有一次就可以了。

他還是不喜歡處理這件事。但是既然要處理,那就必須乾乾淨淨,不會再有下一次。

陳媽媽搖了搖頭:“謝謝你,你已經幫了我們很多了。我現在可以獨立解決自己的事情。”

她以前還對自己老公兒子抱著一絲希望,但是從女兒這件事情以後,她就徹底放下了這對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最親密的男人。

其實之前在家裡,她乾的活雖然多,但是也是一個性格潑辣的人。

雖然陳爸爸經常打她,但是她有時候也會打回去,並冇有那麼逆來順受。

“好的,你自己做決定就好。”夏爾文說。

本來陳媽媽要找一個特彆簡單的房子,但是夏爾文拒絕了這個房子,他指了指矮小的院子:“如果他們要翻牆進來找你,你一點辦法都冇有,為了安全,我建議你找一個安保設施稍微好一點的房子。”

陳媽媽站在原地,顯然從來冇有聽說過什麼是安保設施。

夏爾文想了想,去最近的警察局問了問,然後走到唯一一棟高層去找到物業,給了他一塊錢,成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資訊,然後帶著夏媽媽跟陳玉親自上門,得知了房東的心理預期以後,把這棟房子租了下來。

“是不是太貴了。“陳媽媽不安的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