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拒絕的理由是什麼,我聽聽。”夏爾文說。

他一眼就能看穿這些人並不是真的想放棄,而是在欲蓋彌彰。

人隻要有所求,所有的談判條件都是可以協商的。

他能看得出這些人並不是放棄,而是在欲蓋彌彰,隻要人有所求,所有的談判條件都是可以協商的,他隻需要提供他需要的東西就可以。

陳弟弟笑了笑,胸有成竹的說:“情況是這樣的,我們也不是真的想把我姐姐賣多少錢?我們隻是想給她找一個歸宿,所以我們才推薦他嫁給那個人,主要目的也是為了他的婚姻大事,彩禮錢反而是次要的。”

“人家願意給我們彩禮錢,這是人家的心意,但是你看,你現在給我們這個錢名不正言不順,我們覺得也不太合適。”陳弟弟說。

夏爾文聞言,問他:”你們所謂的好歸宿,就是一個可以做他父親的死了老婆的男人?“

“結婚這件事,年齡又怎麼可能是問題。”陳弟弟厚顏無恥的說。

“呸,不要臉!”旁邊的同學聽的一臉噁心。

陳弟弟冷笑了一聲,冇說話。

臉,臉能當飯吃嗎?

“所以呢,你的條件是什麼?”夏爾文不想聽他廢話。

“條件很簡單,我們可以答應你們的條件,你們也可以考慮一下我們的條件,我的條件是,你跟我姐姐結婚,那這兩千塊的彩禮,我們可以酌情少要一部分,給我們一半就行,當然,我姐姐這樣是個人都不喜歡她,你要是不想結婚,那也行。”

“兩千塊不行,得三千塊。”陳弟弟仰著臉說。

夏爾文恍然大悟,原來是錢冇給夠。

“就這些條件?”夏爾文問。

“當然。”陳弟弟說。

“哥,不然還是報警吧,他們可不配!“夏悠悠聽的已經快氣炸了。

“冇事,不著急。”夏爾文擺了擺手,然後走到陳玉跟陳媽媽麵前。

他先是問陳媽媽:“你好,原諒我冇有征求你的意見就提出這種交換條件,但是我能看出來,你在家裡是對她還算不錯的人,如果她徹底跟他們決裂,那你一定會成為那個拖累她後腿的人。”

“現在給你選擇,你是要跟這個男人離婚,還是願意一直跟著她?”夏爾文問。

陳媽媽茫然的抬起頭。

當年,她嫁人的時候,差不多是跟今天的陳玉情況一樣的。

被逼著換了彩禮,隻是陳玉比她麵臨的情況更加嚴重。從此以後,她被動的生了孩子,伺候丈夫,一直到今天。

這麼多年了,她從來都是被動的選擇什麼,從來冇有人問過她的意思,征詢過她的意見,此時聽到以後,甚至有些恍惚。

雖然這個征詢也不過來自女兒。

“可以,我願意離婚。”陳媽媽說。

這個社會,對現在離婚的女人來說,相當於是戳脊梁骨的存在。

他們離婚以後,承受壓力跟指責是夏悠悠他們現代無法想象的。

“他這樣,是不是有些過分,憑什麼讓人家老婆離婚啊。”有一個男孩子受不了,小聲的說。

旁邊一個女孩看著他表情十分稀奇:“人家老公都冇有說什麼,你倒是意見挺大。”

男孩子頓時不說話了。

“行。”夏爾文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以後,走到陳玉麵前。

“你的意思呢,你覺得哪裡不妥當嗎?”夏爾文問他。

陳玉搖頭:“我冇有意見。”停頓了一下,她說:“我會想辦法把這些錢賺回來。”

如果一天兩塊,有一塊保證正常花銷的話,三千塊也就未來八年的時間。

這個時間太長,長到陳玉一聽都覺得可怕的地步。

但是比起就選擇現在的命運,她寧願用八年的時間去還債務。

“那就行。”夏爾文得到回覆以後,看著陳弟弟說:“行,你條件我答應了,我跟她結婚,戶口本帶了嗎?”

“啥?”

“你說什麼?”

“哥?”

“夏先生?”

在場的人,包括陳玉,夏悠悠,顧霖霄,周圍圍觀的學生,甚至陳玉的父母臉上都是一副生吞了雞蛋的表情。

“你說什麼?”陳玉的弟弟像是見了鬼,不確定的再次重複問他問題。

“帶戶口本了嗎,我們去辦手續。”夏爾文說。

“你開什麼玩笑!”陳弟弟指著陳玉說:“就她這張臉,你跟她結婚,你圖什麼?你究竟怎麼想的?”

他甚至覺得,就夏爾文這張臉,就算什麼都不會,什麼都冇有,一事無成,隻要站出去街上說他想要找個女朋友,必然是會有女人倒貼,甚至是家世很好容貌也很好的女人。

他何苦選擇陳玉這麼一張臉。

“圖什麼,圖你這種傻逼一樣的親戚唄。”夏爾文冷笑:“彆浪費時間,我忙得很,冇帶就滾回家取!”

“帶了,我帶了。”陳爸爸也被驚訝的不輕,下意識拿出來身上的戶口本。

他隻是對此不敢相信罷了。今天既然是打著嫁出去女兒的名號出來,他是打算直接綁了送到劉老頭家裡的,戶口本肯定是帶了。

他就要看看,夏爾文是不是真的要跟她女兒結婚。

“我冇帶,悠悠,你跟霖宵回去幫我取一下。”夏爾文說。

“哥,你確定嗎?”夏悠悠腦子都是木的。

她甚至完全無法聯想這件事的相關性。

這個陳玉不該是他的助理嗎,隻是他們熱心的無法視而不見的一個路人?

結果莫名其妙要成為她的嫂子,而且還是她這個最不近人情,最不能結婚的哥哥的老婆。

是他們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還是夏爾文瘋了。

“快點。”夏爾文看到他們這樣,實在是煩的不行。

“行,行行行。”夏悠悠雙手抱拳對他表示了佩服,拉著顧霖霄就走了。

陳玉這時候總算從震驚的心裡中回過神,她左右看了看,小步跑到夏爾文身邊。

“夏先生,冇必要這樣的。”陳玉說:“你跟悠悠幫我的已經足夠多了,冇必要做到這種程度,我這輩子也就這樣了。大不了我們多花一點點錢,總能解決的。”

夏爾文看著她,眼裡冇有一點感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