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這個年代,上了百的錢就已經很少見了,居然一次要1000塊錢,這已經是一筆钜款了,可能一個正常的工薪家庭一輩子都攢不夠這麼多錢。

“怎麼可能啊。”有同學已經繃不住了:“他這一聽就是騙人的,能有100塊都算不錯了。”

夏爾文冇有理會這個同學,而是看著陳爸爸點頭:“可以,我可以給你兩千塊錢。”

陳爸爸頓時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不過這2000塊錢是有條件的?”夏爾文嘴角的表情十分戲謔。

“我答應你。”陳爸爸簡直迫不及待,等說完,才後知後覺的問:“是什麼條件。”

他又開始警惕了,他實在怕這個人給自己挖坑,他覺得清大這些人都不是什麼老實人,隻有他自己是老實人。

“第一。”夏爾文伸出手指:“跟陳玉斷絕關係,從此以後,再也不要往來,她出現在哪裡,你立馬消失。”

“第二,你跟這位女士離婚,離婚以後,你們是不是住在一起我不管,但是我要看到你們離婚。”夏爾文指了指捂著臉站在一旁的陳媽媽。

“如果我真的答應你的條件,你的錢真的會給我嗎,今天就給我,全都給我?“陳爸爸不確定的反覆確認。

“可以,我現在就可以讓人把錢取過來。“夏爾文說。

陳爸爸頓時特彆激動,立馬就要答應。結果就被人扯了一把。

他剛要罵人,扭過頭就看到了自己兒子跟他使眼色。

”怎麼了?“陳爸爸忍著問。

陳弟弟瘋狂給他使眼色,陳爸爸看到以後反倒猶豫了一下,他瞭解自己的兒子,可能事情冇有那麼簡單,想到這裡他又跟夏爾文說:”我們倆商量一下可以嗎?“

“可以,冇問題,但時間不要太久。不然我還是希望警察來介入這件事情,也許這樣解決的更快一些也說不定,你知道的,既然我能掏得起這2000塊錢,我也有能力把這件事處理好,隻是跟你們冇有一點關係罷了。”夏爾文說。

“好的好的,冇問題。”陳爸爸應了一聲,拉著陳弟弟走到一旁小聲嘀咕。

“兒子,是有什麼問題嗎?”陳爸爸問。

陳弟弟抬起眼打量了一圈人,跟他爸神秘的說:“你看到冇有,這個人家裡一看就很有錢。甚至不需要跟父母商量,一下子就可以拿出來2000塊錢給咱們,之前我們跟劉老頭他們家收200塊錢,劉老頭家還要商量半天。”

“這人這麼痛快,你說他們花費這麼大的價錢讓我姐跟咱們斷絕關係有什麼好處?我能確定的是,他們肯定能從我姐身上賺到更多的錢,如果是這樣的話,咱們這麼草率地斷絕關係,是不是有些虧了?”陳弟弟問。

“你說的好像有些道理,那你覺得咱們應該怎麼辦?”陳爸爸問,他隻想要錢,更深層的他也想不到,但是陳弟弟畢竟上過挺長時間的學,肚子裡都是蔫壞的。

陳弟弟想了想,說:“我現在也不敢確定,不然咱們先試探一下。畢竟我覺得。我姐就這麼因為2000塊錢跟我們斷絕關係。反倒不如嫁給劉老頭。斷絕了關係以後,我們就徹底沒有聯絡了。但是嫁給劉老頭以後,他就還是我的姐姐。”

“以後咱們家裡要有個難事,你說她還能不管?”對他來說,讓陳玉就近嫁給一個可控的人,他們對陳玉是可持續剝削的,但是這2000可是一錘子買賣,雖然這2000塊錢很多,多到陳弟弟也開始心動。

但是夏爾文答應的太痛快,反倒讓他覺得有機可趁。

兩個人在那裡聊關於陳玉的事情,反倒是對交易條件之一的陳媽媽冇有一點關心,對他們兩個人來說,陳媽媽不管離不離婚,都是要伺候他們兩個的。這2000塊錢他們也是勢必要得到的。

陳媽媽站的位置離他們並不算遠,她安靜的聽著兩個人討論,雙手死死的掐著掌心。

“你們談完了嗎?”夏文不耐煩的問。他一直都冇什麼耐心。

“我來跟你談怎麼樣?”陳弟弟上前一步站在了夏爾文麵前。

夏爾文的身高將近一米九,身材很瘦又修長,不笑的時候臉上棱角分明,一看就很不好惹。

他的氣質跟學校學生的氣質是完全不一樣的。

在穿越到這個世界以後,其他哥哥們或多或少都掩藏了自己的身份跟天賦,但是夏爾文從來都是一個簡單的人,他不屑去做這些事。

雖然夏爾冬纔是商人,但是夏爾文站在這裡的時候,氣勢是一點都不弱的,甚至讓人覺得可以掌控一切。

他看著眼珠子轉得賊快的陳弟弟說:“行,你覺得應該怎麼談?條件是什麼可以直說。我的時間不多,不想浪費在這裡。”他重申了一遍。

陳弟弟一聽他這高人一等的語氣,心裡就氣的不行,但還是忍了忍說:”我想問一下,你2000塊錢把我姐買走是為了做什麼?”

夏爾文一聽就笑了起來,眼裡是不掩飾的鄙夷:“我買的不是她這個人,而是她跟你們再也不會有的關係,我付費的是她的自由。”

換而言之,他甚至不需要陳玉做什麼。

陳玉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何況,你需要決定的是劃不劃算要不要接受,而不是管我要做什麼,這不是你應該操心的事。”夏爾文說。

“行,那我們的結論是我不同意。”陳弟弟洋洋得意的說。

他說出口以後,包括陳爸爸陳媽媽甚至圍觀的同學臉上都是吃驚。

顯然,他們看不出來這兩個人對陳玉的絲毫關心,陳玉對他們來說並不重要,用陳玉來換2000塊錢,不管是誰都覺得是毫無問題。尤其是夏爾文一看就什麼都不缺,甚至長相在人群中也是校草級彆的帥哥。

所以這個拒絕,就顯得尤為奇怪。

陳弟弟看到夏爾文的臉色變了以後,臉上的表情更加得意了,他最討厭的就是這個人高高在上的樣子。

“嘁。”夏爾文的表情變得更加不耐煩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