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你們是誰?你們在這裡乾什麼?”

眼看陳爸爸要拿著工具打人,在旁邊被吸引了注意力的清大學生終於忍不住了。

他們雖然不喜歡陳玉。但是有人來他們學校鬨事,欺負他們的同學,這件事終究是不能忍的。

幾個男同學過來攔在陳玉父母的麵前,義正言辭的說:“現在可是法治社會。你們在我們學校打人總得要個說法吧。”

“要什麼說法?我是他老子我就是說法。”陳爸爸氣勢洶洶的看著這群毛都冇長齊的學生。

學生們一聽是陳玉的父親,頓時也就不說話了,家務事,總歸是有些他們無法插手的。

於是隻是站在旁邊警惕的看著男人。

“不是,你們這是在乾嘛呢?”這時候外圍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

她的聲音帶著一絲不諳世事的天真,宛如山間的清泉。在嘈雜的人群中也是最顯眼的。

而且這個聲音陳玉十分耳熟,她抿著唇扭頭看去,就看到夏悠悠帶著顧霖霄,從外圍的人群中擠進來。

基本上在場的有百分之四十都認識夏悠悠。他們給夏悠悠簡單說了一下看到的情況。

夏悠悠聽到以後,拉著顧淩霄就走到了前麵。

“我說大叔,這裡隻是學校,我們上課學習的地方,你作為家長,來看看子女也就夠了,現在這是乾什麼?怎麼還打人呢?”夏悠悠問他。

陳爸爸斜眼看了一眼這個女人,反倒是看到了她那張極為漂亮的臉,頓時對自己的女兒更加嫌棄了。如果陳玉長著像夏悠悠這樣好看一張臉,他隨隨便便賣個千把塊錢都不是問題,所以此時看著夏悠悠,也就越發的不順眼了。

“這是我的家務事,跟你有個屁關係,我們這就回家解決。”陳爸爸說著,指著陳玉說:“你跟我回家去!”

他一把上前拉住陳玉,就要把她帶走。

“我不走!”陳玉一把甩開,滿臉防備的看著這個男人。

一想到回家以後的可能,頓時噁心的想吐。

“你今天不走也得走!”陳爸爸滿臉凶狠的重上來,死死拽著他。

陳玉本來就瘦弱,甚至長期處於營養不良的狀態,根本拽不過一個做著體力勞動的成年男人。

她撕又撕不開,扯又扯不開,就算拚儘全力也冇有什麼用,最後隻能眼眶發紅,低下頭狠狠的咬住陳爸爸的手。

陳爸爸倒吸了一口涼氣,一拳就打在了陳玉身上。

陳玉臉色就是一白。

“你怎麼還打人?”夏悠悠急得不行。

顧霖霄則是直接衝上去一把扯開了陳爸爸。

“這裡可是清大,由不得你們想打誰就打誰。李偉,你去叫一下保安,把這兩個人請出去!”顧霖霄說。

“我覺得,既然是他們的家務事,是不是應該回家去解決。”有一個圍觀的學生提議。

“我不回家。”陳玉果斷拒絕:“我堅決不會,也不可能跟他們回家去解決。”

夏悠悠有些擔心的看著她:“是很嚴重的事情嗎?”

她雖然跟陳玉不熟,但是陳玉好歹是三哥的助理,他們也算是有了交集,此時視而不見也說不過去。

“很嚴重。”陳玉想把事情告訴夏悠悠,但這種事情她又難以張口,可看著一臉凶狠的父親跟弟弟,想到被抓回去叫天天不應的場景,她又下定了決心。

畢竟,如果真的徹底從學校消失,就她的人緣,必然不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她可能真的要像母親說的,從此嫁給那個要入土的陳老頭。

“他們要把我抓去嫁人,就因為有個老頭給了他彩禮錢。”陳玉高聲道。

在場的所有同學臉上都是吃驚的表情。

“這還是人嗎,這是畜生吧!”

“陳玉就算再不是,好歹也是我們清大的學生,就這麼迫不及待想把她嫁人?“

”不是,就陳玉這張臉,如果不走這條路,以後你覺得真的會有人娶她嗎?”周圍的人裡,居然有人覺得陳爸爸的做法有幾分道理。

“好像不能這麼說吧。”有人覺得她說的話有些過分。

“說實話,如果我是她父母,我可能也會這麼辦,不趕緊把她嫁出去,就這樣一張臉,放在家裡看也覺得難受。”另一個人理所應當這樣說。

她說完又看了一眼抿唇不語的陳玉。

大家都不喜歡這個女同學,偏偏她成績又很好,這種時候,明知道這種話會讓陳玉傷心,她還是說了,因為她覺得這是她在代表大家表達對陳玉的不喜歡。

“我不明白你怎麼能說出來這種話?”夏悠悠聽她這樣說已經有些氣得不行:“人的臉是冇有辦法自己選擇的,你比陳玉強的,隻是你稍微幸運一點,冇有這麼不要臉的父親。同樣都是女孩子,你就那麼肯定有一天你不會受到同樣的對待嗎?”

“如果是你的家人,他們冇有把你賣給一個老頭,而是賣給一個長相還算不錯的人,你覺得有區彆嗎?重要的不是嫁給誰,不是他是什麼樣的人,而是她是不是有選擇的自由。”

“你來清大讀書,難道不是為了更清晰的看一下這個世界,比他們這種底層的人擁有更高的眼界跟可能嗎?怎麼你會變得這麼狹隘?”夏悠悠感到不可思議。

而有幾個人臉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不自在。顯然,他們很多人都有一部分這樣的想法。

眼看現在大家看陳爸爸的眼神越來越不對,陳爸爸立刻挺直胸膛高聲道:“陳玉是我的女兒,我養她這麼大還供她在清大讀書這麼多年,到現在也二十多年了,她有給我們家做過什麼貢獻嗎?”

“她什麼都不做,每次回來就是要錢,我們供她讀書,喂她吃飯不需要錢嗎?現在我們也冇想她怎麼樣,隻是讓她去嫁個人罷了,她嫁誰也是嫁,指不定她自己還嫁不出去呢,我這可是為她好,你們懂什麼?”

”你放屁。“夏悠悠已經非常生氣了,她指著陳爸爸手都在發抖:”你們做父母的要把孩子生下來,也從來冇有征詢過孩子本人的意願,她既然非自願降生在這個世界上,你就有責任跟義務培養她,讓她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成為一個不對他人造成傷害的人,這本來就是你的義務跟責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