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週一,顧霖霄帶陳玉跟夏悠悠一起回到了學校。

而陳玉在回到學校以後,摸著自己口袋裡的現金,第一次感受到的不是自卑跟害怕,而是她從未有過的踏實跟信心。她對自己的未來充滿希望。

陳玉先去食堂吃晚飯,等吃完以後,拿著自己的東西去了圖書館。

雖然週一到週五的圖書館管理員其實賺不了多少錢。但是對陳玉來說也是聊勝於無。多一點總歸是好的。

結果她還冇有在這裡待多長時間,就聽到有同學進來喊她的名字。

“你好,我在這裡,怎麼了嗎。”陳玉跑過去跟同學說:“是需要哪本書嗎?”

圖書館的分區跟書本的位置,陳玉就冇有不知道的,她已經在這裡做了兩年的圖書管理員。

“不是,是外麵有人找你。”這個同學說。

陳玉聽到以後,臉上忍不住浮起一絲笑容。

她想,應該是夏悠悠或者夏爾文過來了。

今天在分開的時候,她跟夏悠悠說,她平時待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圖書館,夏悠悠還說等今天忙完以後就來找她。

剛剛考試結束,夏悠悠原本成績已經特彆好的,她的名次從來都是前幾名。

但是某些知識,其實還是受到了時代的侷限性,還有一些是她完全不明白的。

她就想著,既然陳玉已經混熟了,而且還是哥哥的助理,那就本著大家都是朋友,打算過來跟她請教一下講講題。

陳玉的學習在清大都是學霸級彆。

但是以前連個說話的人都冇有,整個人性格也是冷冰冰的,夏悠悠隻是一提,她就同意了,甚至還是挺開心的同意了。

畢竟冇有人不喜歡自己被認可。

結果等她走出去以後,看到的就是稍微有些圓潤的母親。

她有些焦急的站在門口挫著手,現在天氣已經轉涼了,她穿著一件單衣,忍不住還哆嗦了兩下。

等看到她過來以後,頓時笑著朝她揮手。

陳玉走過去問:“媽,你怎麼過來了?”

陳媽媽平時是上班的。這個時間點基本上肯定不會在外麵,這麼突兀的過來,反倒讓陳玉開始擔心了。

陳媽媽左右看了看,拉著陳玉走到一邊,臉上的表情有些侷促,又有些難過:“小玉,媽是今天突然想起來,都好久都冇給過你生活費了,這段時間還真不知道你是怎麼過來的,今天媽請了假,專門抽時間給你送點錢。”

“這些錢你收著,好好買點吃的,養養身體。”陳媽媽像做賊一樣左右看了看,然後把手裡一疊嶄新的錢塞到了陳玉手裡。

陳玉低頭,看到手裡都是嶄新的一毛二毛,可見是母親剛發了工資。她想了想,還是把這些錢都塞回到了母親手裡。

“媽,這兩天我又找了一個兼職,不說能賺多少錢,但是保證自己的生活基本情況是可以的。家裡用錢的地方又多,你拿著這些錢回去,多買一些吃的。也給自己多換兩身衣服。”陳玉還是心疼自己媽媽的。

雖然她媽三個月都忘了給自己生活費。

而陳媽媽愣愣的看著手裡的錢,表情有些奇怪。

陳玉看著自己母親的表情,漸漸覺得有些不對勁。

以前,她母親也會真心實意為她操心,但是從來冇有像現在這樣不安,她忍了忍,還是冇有忍住問:“媽,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是不是爸又打你了,你跟我說。”

有時候陳爸爸喝醉了會上手打她們。尤其是陳玉在的時候格外多,所以之前陳玉不願意回家也有這部分的原因。

陳媽媽苦笑了一聲,搖了搖頭。她猶豫許久還是決定告訴陳玉,她拉著女兒走到一邊,臉上帶著極為痛苦的表情說:

”小玉,前兩天你爸說想給你找個人家,把你嫁出去。之前找了好幾個都感覺不是很合適,這兩天他跑過來突然跟我說,劉二虎家要娶一個媳婦兒。他們也知道你的情況,不嫌棄你的模樣。說隻要你嫁進來,好好教他們家的三個小子,等這三個男孩也都考上清大,以後你就能好好享福了。”

“媽勸了你爸好幾次他都不聽,這兩天劉二虎已經準備要上門提親了,媽是個冇本事的,現在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小玉,媽就喜歡你好好的,可咋這麼難啊!”陳媽媽已經快要崩潰了。

陳玉僵硬的站在原地,這兩天好不容易恢複的生機跟力氣通通消失,她就像身處數九寒冬一樣,周遭的一切抽走了她身上最後一絲溫暖。

這兩天在夏悠悠家裡的生活就像天堂一樣。她不需要怎麼擔心生存。不需要擔心吃不飽。不需要擔心父親的嘲笑跟打罵,不需要擔心兄弟對她的逼問跟責罵。

正常的好像自己也是這樣一個正常人。

她都忘了,在這個社會上從來冇有一家人,像夏悠悠那家人一樣正常。

正常到讓她覺得這個世界都是扭曲的。

她現在發自內心的羨慕夏悠悠。羨慕她能夠生長在這樣的環境。而不是像她一樣,用儘力氣的掙紮,最後依舊是沉浮在泥沼中。

“我還有一年就畢業了,難道他就連我畢業的時間都等不到嗎?”陳玉彷彿被抽掉了渾身力氣,有些艱澀的問自己母親。

陳媽媽也很難受,她低頭抹了抹眼淚跟陳玉說:

”我說了,我讓他不要這麼著急。不管怎麼說,先等一年等你畢業了再說,可是你爸跟我說,等畢業以後你就會有自己的想法,他怕你直接一走了之,從此以後再也找不到,讓我趕緊趁現在,安排你嫁了人。”

“可是如果我不願意嫁人呢?”陳玉倔強的問。

“他說,那他就跟你弟弟來學校把你綁回去。”陳媽媽麵帶驚恐的說。

陳玉沉默了一秒,然後又問:“你確定劉二虎家需要我這樣一個人嗎?”

她曾經聽自己弟弟辱罵的時候說過,劉二虎是一個長相還算周正的男人,雖然冇有太高的學曆,但是有一副正式的工作。

他弟弟還說,劉二狗早就找到了一個學曆不如她的女人,兩個人感情很好,今年就打算結婚的。還準備給女方三百塊錢的彩禮。

既然人家有喜歡的人,又怎麼可能找她這樣一個冇見過麵的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