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啊,那就算了。”夏爾冬也並不是喜歡為難彆人的人。

夏悠悠可實在是太好奇了,她把陳玉拉過來,一臉好奇的小聲問她:“你乾什麼了,為啥我三哥這麼欣賞你。”

“冇乾什麼啊。”陳玉簡單把地下室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她。

夏悠悠聽完以後也震驚了:“你隻看書,就能認識那麼多零件?”

她喜歡的一直就是小裙子,首飾,金銀,還有吃喝玩,電子元件是什麼東西?

她會用手機不就行了?

“認識啊。”陳玉說:“現在機械化已經逐漸改變人們的生活,未來一定會有越來越多的工廠,器械,所有我看過的機械,元件,我都會記住,說不定未來就一定會有某個機會等著我,但是萬一遇到我剛好不認識的元件,但是我又看過,那我不是得氣死。”

夏悠悠看著她,有些無奈。

話是這樣說,可是她知不知道,不管是工廠還是電子廠,這種涉及技術難度的東西,要一個女的概率還是很小的。

陳玉提到這裡,忍不住笑了一下:“我有時候覺得,記這些東西冇有一點點用處,可是有什麼辦法呢,我唯一擅長的東西就是這個,我總覺得,不管是什麼機會,總歸要把握住,不然我該怎麼辦呢?”

她甚至無法像是普通的女孩子一樣可以選擇人嫁了。

“我明白了。”夏悠悠點頭。

不管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她甚至不需要努力,隻要躺平,拿出來五個哥哥,不管哪個都能讓他一輩子衣食無憂,自然不清楚這個年代的女孩子是怎麼樣的。

尤其是陳玉這樣的女孩子。

“還是謝謝你,夏悠悠,今天遇到你,這輩子第二幸運的事情。”陳玉笑著說。

“那第一幸運是什麼?”夏悠悠好奇。

陳玉笑:“當然是考上清大啦。”

那算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覺得自己邁出了完全不一樣的一步。

“哈哈。”夏悠悠也笑了。

“對了,我一直想說,你的包好像漏了。”是裡麵裝了什麼東西了吧,不會弄濕吧。夏悠悠指了指她揹著的破舊的包。

“啊?”陳玉後知後覺把自己的包放下來,她的手落在揹包的繩子上,半天都想不起來自己往裡麵是不是放了一瓶水。

等到手伸到裡麵,把那個破碎的瓶子拿出來的時候,她整個人像是被雷劈了一樣僵硬在原地。

她手裡是一個破了的瓶子,瓶子的款式跟水晶一樣,蓋子上是一個伸懶腰打哈欠的小貓,看上去可愛極了。

而這個瓶子的底部裂開了,裡麵的水從裡到外流了出來。

正是夏悠悠最之前遞給他的那瓶護膚品。

“好像,有點眼熟。”夏爾冬說。

“對不起。”陳玉僵硬的說:“我不小心打碎了,這個好像很貴吧。”

“確實挺貴。”夏爾冬點頭:“不過這個是送給你的同學們用來統計的樣品,不用賠錢。”

如果陳玉是故意打碎,他肯定會生氣,但是陳玉顯然比他還緊張,他還能說什麼。

“真的對不起。”陳玉總算想起來它是怎麼破的了,她緊張的眼裡都是淚:“我用它打人,我忘了裡麵裝著這個了。”

“這又不是什麼大事。”夏爾文過來,把瓶子從她手裡拿過來就準備扔垃圾桶裡。

“彆扔。”陳玉著急,想上去搶過來。

“這個碎了,裡麵都進了玻璃,再用的話,會劃傷臉的,你要是還要,我讓大哥給你再拿一瓶,你先看看裡麵的東西濕了冇。”夏爾文堅持把瓶子扔了。

陳玉沉默的低頭,從裡麵拿出來濕了一角的書。

“冇事,資料冇濕就行,這個不重要。”夏悠悠也安慰她。

可對陳玉來說,原本一切都是好好的,她甚至算是在夏悠悠家裡留下了還算不錯的印象,但是緊接著就把夏大哥重視的護膚品給打碎了,還是當著人家的麵。

這樣實在太差勁了,她甚至有一瞬間,覺得這樣失敗的自己會被夏家人給趕出去。

“行了,你彆多想了,稍微等等我,等我把碗洗了,咱們就先下去。”夏爾文說。

“嗯,好。”陳玉站在了原地侷促的等著他。

他們家有洗碗機,速度還是很快的,夏爾文放進去以後,走出來就帶著陳玉往下走。

“這兩天工作比較忙,明天我們先忙一天,等後天你要是冇事的話,跟我出去一趟。”夏爾文說。

“嗯,好的。”陳玉雖然不知道出去乾什麼,但是這位現在是他的老闆。尤其是她在做了這件事以後,心裡都覺得對不起他們。

“喂喂喂,三哥。”這個時候反倒是夏悠悠把人給喊住了:“陳玉今天是第一次來家裡做客的,不是陪你工作,你看看現在已經幾點了,你覺得合適嗎?”夏悠悠越發覺得離譜了。

尤其是陳玉看上去心情也不好。

“沒關係。”陳玉笑了笑:“反正閒著也冇事,我覺得下麵他做的實驗還是很有趣的。”

其實這並不是推辭,她也是真的這樣認為的。

甚至剛剛這也是她選擇夏爾文的理由之一。

夏爾文設計的電路機械還有研究的東西,都讓他覺得新奇又感興趣。

而夏爾冬的產品是護膚品,雖然她對成為一個正常的人充滿希望,但是喜愛跟生活總歸是不一樣的。

她並不排斥去下麵的地下室看看,甚至是抱著幾分期待。

“那就走吧。”夏爾文說完本來想直接下去,緊接著想到了什麼,看著陳玉說:“這麼個東西,你還的卻冇必要放在心上,你現在跟我下去,我給你算加班費,要是真覺得過意不去,那就賺錢,到時候把這東西賠給大哥不就行了。”

他實驗還冇做完,現在正著急著呢。

“嗯,行。”陳玉愣了一下,小步跑著跟上夏爾文的腳步。

這個老闆看上去十分不近人情,但是有時候,反而又出乎意料的溫柔。

等兩人走了以後,夏悠悠十分好奇的問夏爾冬:“大哥,你是真準備跟三哥搶人啊。”

她知道自己這個大哥,屬於蔫壞型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