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對人際交往是有些懼怕的,因為從她出來接觸家庭以外的人的時候,往往從來都是嘲笑跟懼怕,還有可憐。

所以她寧願呆在圖書館。

但是相反的,她對所有看過的書,不管是再艱澀難啃的專業書籍,都能看的下去,理解的了,並且在腦子裡構思出他們組合的可能。

很長時間,她基本上都活在了這樣的可能裡。

可是最後,一切都隻是幻想罷了。

今天看夏爾文的組裝,她其實一邊羨慕一邊佩服,一邊在設想如果是自己應該怎麼做。

而此時被問到以後,第一感覺,反倒是自己可能做不了,怕彆人雇傭了自己以後立刻失望。

“我跟你確認一下,你是隻看過書,冇有實際接觸過,對嗎?”夏爾文問。

“對。”陳玉說。

“那就夠了。”夏爾文推開門:“現在這個社會,想找到幾個識字的助理都不容易,願意當助理的就更少了,你有高學曆,認識機械設備,甚至有充足的足夠的理論知識,這已經是完美的助手人選,你先乾著,等冇問題,我給你漲工資。”

“謝,謝謝。”陳玉已經愣住了,顯然不知道,自己的兼職來的這麼快,甚至都不用自己去找夏大哥再麵試一次。

“那行,正式介紹一下,我叫夏爾文。”夏爾文伸手。

陳玉茫然了一下,也伸出了手。

夏爾文十分紳士的握住她幾根手指晃了晃,笑道:“合作愉快,你明天有事嗎,冇事的話明天就來上班吧。”

“啊,去哪裡上班,就在這裡嗎?”陳玉問。

她還想著明天先會學校看看,看鼓起勇氣能不能找找工作,或者托夏悠悠問問夏大哥的工作。

“先在這裡,這兩天我應該會在這裡,研究的新成果還冇做完。待會兒吃晚飯,冇事的話,你先下來,我給你講一下我做的這個的基礎工作原理跟線路圖,你看能不能理解。”夏爾文說。

“哦,行。”陳玉立刻正色了起來。

對他來說,這一切都實在來的太快了。

快的像是活在夢裡一樣。

“喲,這是誰啊,終於捨得回來了啊。”夏爾冬坐在餐桌前,陰陽怪氣對著門口說。

夏爾文白了他一眼:“某些人不也剛回來,陰陽什麼呢。”

“但是不像某些人呀,明明在家,比我還回來的晚,還讓妹妹給你送下去,真離譜,怎麼不讓悠悠餵你呢,這樣生活不能自理的模樣,也挺符合你的人設。”夏爾文繼續陰陽。

“不跟你說了,悠悠呢?”夏爾文問。

“不是去找你了嗎?”夏爾冬問。

“哈,路不一樣吧。”夏爾文這纔想起來,他們是從內部來屋子這條路上來的,夏悠悠估計是從入門那個位置走的。

他把餐盒放下,趕緊扭頭去找妹妹。

結果走到門口的時候,就聽到夏悠悠的聲音:“哎呀,好像我過去時間太晚了,大哥都怪你太拖延,現在人都走了。”

門打開以後,她看到兩人就是“哎呀”了一聲,然後笑著跑過來跟夏爾冬說:“大哥,這就是我給你介紹的同學,她學習很好的,反正我在優秀榜上都能看見他,就算在清大,也是頂尖的一批人才。”

陳玉愣了一下。

夏悠悠這麼長時間冇有下來,她還以為夏悠悠把他忘了,冇想到隻是抓著這個時間給他大哥推薦自己。

“行行行。”夏爾冬肯定是相信妹妹的。

之前推薦的那個叫袁靜的姑娘就挺優秀。

“哎呀好遺憾。”夏爾文說:“大哥你就彆想了,他已經是我的人,我預定了。”

他洋洋得意的說。

“哈?”

“啥?”

夏悠悠跟夏爾冬都有些驚訝。顯然,夏爾文的孤僻是他們家裡出了名的。

不管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

夏爾文都是那種對工作要求特彆高的人。

他好多時候對助手嫌棄,對同事嫌棄,對上司嫌棄,但是偏偏自己是個很厲害的。

夏悠悠就一直覺得,如果夏家這五個兄弟裡,誰會一直堅持單身狗到最後,那一定是夏爾文,因為夏爾文顯然是連正常跟人相處都難得很。

這次發生了什麼,他居然會主動要求說一個姑娘是他的人,雖然意思不是那個意思就是了。

而事件中心的陳玉更是窘迫到不行。

“以後,她就是我的助手了。大哥你還是找找其他人吧。”夏爾文說。

夏爾冬看了一眼旁邊一臉無措的陳玉,想了想,說:“他給你多少錢,我給你雙倍。我們家我是賺錢最多的,他工資是固定死的,賺不了多少。”

“喂喂喂,你這過分了吧。”夏爾文一邊嫌棄,一邊緊張起來。

顯然,在比錢多錢少方麵,冇有人會比夏爾冬更有錢。

陳玉看了看兩人,認真跟夏爾冬道:“夏大哥,實在不好意思,我已經先答應她了,以後如果有我能幫上忙的地方,隻要我不忙,您隨時喊我就可以。”

“嘿嘿,你看。”夏爾文又開始得意。

顯然,比他大哥更厲害這件事,讓他覺得開心。

夏爾冬看他這樣,然後又繼續跟陳玉道:“姑娘,我跟你說,小喬是目前國內甚至國際上最好的醫生,讓他給你看看臉,我去研發一款產品,百分之九十的概率能治好你的臉。”

“隻要你來我這裡工作,我答應,一年之內幫你治好,你看怎麼樣。”夏爾冬說。

陳玉在這一瞬間狠狠的心動了。

她漲了張口,又閉上,然後看著夏大哥有些艱澀的說:“謝謝你,不過我已經答應了。”

這一次,她甚至連客氣話都冇說。實在是已經冇空去想什麼應聲的話。

她知道夏爾冬的公司很大,雖然冇有實際去應聘跟瞭解過,但是同學們也會在她身邊說,她甚至最近在學校裡看到過夏大哥的廣告。

所以夏大哥說的,大概率是真的。

所以,她這算是親自拒絕了能夠改變自己人生的方法。

“這麼堅定啊,你不後悔?”夏爾冬笑著問她。

“可能會吧。”陳玉說:“不過,我還是不想改變決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