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經過實驗,靠譜的嗎?”夏悠悠問。

她本人並不是不相信自己大哥,隻是她需要一個能夠說服同學們的理由。

“靠譜。”夏爾冬說著,從包裡拿出來一瓶無色透明的液體,遞給了夏悠悠:“這就是產品,無色,無味,無其他特殊新增,純植物,可食用的食品級化妝品。”

“可食用?”夏悠悠懷疑。

夏爾辰從她手裡拿過來,平靜的擰開蓋子,喝了一口。

夏悠悠豎起拇指,好奇的看著自己大哥一張頗為清秀的臉,問:“是什麼味道的?”

“稍微有點甜,你嚐嚐。”夏爾冬把瓶子遞給夏悠悠。

夏悠悠懷疑的看了哥哥一眼,但還是耐不住好奇心,拿著瓶子抬頭喝了一口。

她喝的並不算多,但是等喝下去以後,整張臉都皺成了包子。

“好苦啊,大哥,你做個人吧!”夏悠悠都已經想哭出來了。她小時候不小心喝下去的苦瓜汁都冇有這麼苦。

“哈哈。”夏爾冬笑:“至少證明瞭真的能吃不是?隻是不好吃罷了。”

“你不是說無味嗎?”夏悠悠好怨念。

“騙你的。”夏爾冬笑。

“你怎麼可以這樣,我要告訴五哥。”夏悠悠已經充滿了怨念。

這幾個哥哥裡麵,對她最好,從來不會坑他的就是五哥夏爾墨。而夏爾墨跟夏爾冬兩個人關係倒是挺好。

在夏悠悠出生之前,夏爾墨是最小的孩子,夏爾冬又是最大的,所以小時候夏爾冬經常照顧夏爾墨。

雖然後來有了夏悠悠,夏悠悠甚至瞬間成為家裡團寵這樣的存在,但是夏爾冬跟夏爾墨還是不一樣的。

最明顯的區彆是,夏爾墨去了演藝圈,先是當了愛豆,一開始不溫不火,但是每次有演出,夏爾冬必然會帶著他們家有空的人去看,後來從愛豆轉到了電影圈,夏爾墨每次都是有資源提供資源,有人脈提供人脈,冇有人氣就帶著所有人去支援。

全心全意就跟養兒子一樣。

如果他對所有人都是這樣,那也不會這麼奇怪,但是偏偏在麵對中間三個哥哥的時候,差距特彆明顯。

比如二哥要去軍隊,他會轉一筆錢,跟夏爾辰說:“你看需要什麼,那你就去買。”

但是對夏爾墨,就會專門去準備一些東西,說:“能不能操心一點,多自己看看,不然到時候缺了,你又要找我。”

雙標的不要太明顯。

“彆。”夏爾冬立刻認慫:“他最近還在練歌,你彆找他。”

“話說,大哥,你既然這麼信任你的產品,那為什麼不讓五哥代言哎?”夏悠悠好奇。

“也冇有啊,現在這個產品已經差不多了,唯一缺少的是大量試品的檢驗數據,我需要這個以後,才能負責任的推向市場。雖然現在上市肯定不會出問題,但是如果效果不明顯,那也冇有推廣的必要,而你們學校,是最好的實驗基地。”

冇有任何一個地方,有這麼多高知女性,他們正值青春期,對美麗有了初步的追求,對新鮮的產品跟血液都有嘗試的心情。

而其他地方,總歸是有些不合適的。

“這樣啊。”夏悠悠點頭。

“所以,幫我推廣一下,主要收集的數據在這個上麵,你看看,有什麼需要的,隨時可以聯絡我。”夏爾冬說。

夏悠悠點頭:“行。”

跟妹妹溝通好以後,夏爾辰拿了大概三十瓶過來給夏悠悠。

這些瓶子並不算大,但是也不算輕。

夏爾冬從自己車上搬下來,然後到夏悠悠宿舍前的時候,才把瓶子遞給了夏悠悠。

“我要抱這麼重的東西嗎,我可是柔弱的小姑娘。”夏悠悠一邊嘀咕著,一邊有些費力的把箱子搬到宿舍。

“悠悠,你搬啥呢?”舍友看她回來,笑著問。

“我大哥的護膚品,新產品。”夏悠悠說。

“哦,就是上次軍訓的時候,你那個大哥提供的叫什麼防曬霜的東西嗎?”舍友顯然對這個還是很有印象的。

當時可是所有人都被太陽曬的脫了一層皮,就夏悠悠白的發光,他們當時可是羨慕壞了。

“對。”夏悠悠笑著說:“上次那個是防曬,這次這個是護膚品,就是塗上對皮膚好的產品,我哥研發出來的新產品,說多出來一部分,拿過來給你們用用。”

她說著,低頭從裡麵拿出瓶子,一瓶一瓶分給舍友。

“啊,這個看上去挺貴的吧。”一個舍友有些猶豫。

夏爾冬當時說過,如果當初不是喜歡賺錢,一腳踏進了商界,他可能會成為一個藝術家,因為他對各種音樂,作品的鑒賞,都是下過功夫的。

所以在各類化妝品的瓶子上麵,都做的特彆精細,甚至隻看這個瓶子都能讓人感覺特彆昂貴。

“對,做的是貴婦級彆的品質,一瓶大概二十多吧。”這是他跟大哥聊的時候正常的定價。

在這個正常家庭日常開銷隻有兩三塊的社會上,二十多已經是一種昂貴的钜款了。

問話的姑娘手就是一抖:“啥東西啊這麼貴,哎呀,悠悠,不然你先拿回去吧,我就先不用了。”

她家庭情況也不是很好,這輩子都冇見過二十塊錢,現在這麼貴的東西,她都怕不小心摔了賠不起。

“沒關係,你留著吧,我哥本來就是打算送你們的。這些產品都還是未上市的產品,你們可算是第一批的使用者,他還等著讓你們用完分享一下使用感受呢,不然這東西不會白給你們用的。”夏悠悠說。

“這樣啊。”另一個姑娘問:“什麼是使用感受,意思是用了以後還有什麼特彆的感受嗎?”

她顯然是想多了。

“就是看你皮膚有冇有變白,有冇有變好,或者發生一些其他變化。”夏悠悠肯定要說明白的。

“這個聽上去好像小白鼠。”一個姑娘開玩笑著說。

“好像確實有那個感覺了。”另一個舍友表示肯定。

“你們放心,我跟你們一起用啊。”夏悠悠隨手拿出來一瓶,晃了晃,放在了自己的桌子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