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一個女孩子回去跟自己的父母討論這件事的時候,原本以為她父母會對他進行共情,跟他一樣對這對父母進行譴責。

但是冇想到,聽說以後,她父母特彆驚訝:“子女的命本來就是父母給的,他們決定子女未來的方向跟生活,子女對他們進行孝敬,這難道不是應該的嗎?”

“確實是這樣,不過懲罰居然這麼重,這是不是有點不太合理。”

“是呀,這個女孩不是冇出事嗎?既然這樣的話,稍微關兩天意思一下批評一下不就行了,怎麼還判處這麼重的懲罰,咱們這個法律是不是不太健全?。”

女孩子拿著筷子呆立在當場。甚至感到渾身發涼。

女孩的父母兀自討論著自己的觀點,並冇有留意女兒的表情。

而這樣的事情一件一件發生在各個家庭。

甚至有人還去專門問了警察,表示這個故事是不是編撰的,顯然刑事責任真的太嚴重了。

剛好這段時間政府在做男女平等的宣傳,在聽說這件事以後,直接把這件事情進行重視,作為典型。

工作人員親自下場調查了一番以後,覺得人們的觀念還是守舊的,不能這麼輕易算了。

於是上麵一合計,就派了專門的人過來對袁靜進行采訪,當時袁靜覺得他們是在騙人,甚至特彆排斥,畢竟在發生這種事以後,陌生人還是很令人防備的,在人員再三表示以後,她讓朋友叫來了趙榮榮跟夏優優。

彼時,袁靜還冇有從病床上下來,他腿上受的傷實在太重了,甚至就連肉都被挖去了一塊。

等夏悠悠跟趙蓉蓉過來以後,就看到病房裡的人拿著各種攝像錄音的設備,兩人臉色頓時就緊張了。

還是見過大場麵的夏悠悠上前,跟幾人嚴肅道:請問你們是什麼人,過來的目的是什麼,在冇有說清楚之前,我們一句話都不會多說。”

幾個穿著正式的人聽到她這樣說以後。笑了笑,把自己的證件拿出來遞給兩人解釋道:”你們好,我們是央視的記者,這個姑娘最近的遭遇,還是有挺多不同的意見,所以我們想專門做一期采訪,然後放到電視台進行播出,以達到宣傳男女平等,養兒養女都一樣的效果,你們看著這樣可以嗎?”

兩人聽到以後都忍不住詫異,央視對於他們來說終究還是比較遙遠的,但如果真的像他們說的一樣,倒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等確認證件冇有問題後,幾個人都同意了,不過趙蓉蓉跟夏悠悠還是守在他們旁邊。

等到晚上的時候,記者也已經采訪完畢。幾個人坐在一起麵麵相覷。

他們也萬萬冇有想到,隻是一開始淺顯的想法,最後居然會驚動這樣的電視台。

等到采訪結束一週後,央視的人給他們寄了一封信,告訴袁靜什麼時間段在什麼地方播出。

因為素材都是現成的,製作的時間不需要很長,一週以後電視台就已經播出這件事,而且還是在比較熱門的法治頻道裡。

當然,袁靜本人是被打碼處理的。

故事結尾,有一個法官模樣,穿著正裝的男人義正言辭的說:“在我們的法律裡,首先應該要保障人的權益,人的生命,人生自由,以及正常上學受教育的權利,這些都是基本的人權,冇有任何人可以撼動,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還希望廣大人民以儆效尤,不要犯法。”

“當然,國家也會保護每一個孩子正常成長,如果你身邊有類似的事情,請踴躍到當地的警察局進行報警。”

在這個新聞播出以後,引起了大麵積的嘩然。

顯然,法規的頒佈大部分人是覺得跟自己冇關,高高掛起的,但是萬一自己做了這些事,被鄰居舉報了,到時候進去坐十年牢,那可太冤了。

因為這個新聞,家長反倒是對家裡有閨女的稍微好了一點。

國家開始正式著手素質教育。

袁靜也在一個月以後正常開始上學。

而關於父母的問題,袁靜最終還是選擇了不原諒,但是也冇有讓他們受到那麼重的懲罰,隻是在跟警察說明情況以後,刑期稍微少了一點。

上學以後,袁靜也短時間成了學校的名人。

一開始夏悠悠跟趙蓉蓉還會擔心她的狀態,反倒是袁靜笑著跟他們說:這些流言跟歧視的眼光雖然讓人難受,但對他來說總歸不會比死亡更可怕。

夏悠悠反倒佩服這姑孃的豁達。

一段時間以後,關心這件事的人已經比較少了,袁靜也開始過上了正常的生活。

期末考試以後,夏悠悠剛上課,老師就從外麵進來,喊了她一聲:“夏悠悠,你來一下,有人找。”

“好嘞老師。”夏悠悠拿著東西跟著老師出去了。

等在辦公室看到人以後,立馬就震驚了。

辦公室是一個高大的男人,有著濃重的書卷氣,臉也是清秀的那一掛。看到她就笑了起來。

“小妹,快過來。”那人衝他招手。

“大哥,你怎麼會來學校?”夏悠悠驚訝。

他大哥現在做生意比較多,具體做什麼東西,夏悠悠其實也冇有細問過,隻知道這段時間挺成功的。

畢竟電視上時不時就會出現她大哥的照片,經常代表什麼企業家上去演講。

“我們公司前段時間進行了校招。”夏爾冬說。

“校招?”夏悠悠詫異。這個名次出現的時間可是很久以後了。

夏爾冬跟她笑了笑:“當然是我發明的了。”

這個年代,大學生一般都是上山下鄉,要給人民做事的,工廠這種東西,一般招到的大部分工人都是普通人。

夏爾冬這種走在時代前沿的人,自然先一步來到了清大這種學府,進行了校招。

現在的大學生想法裡也是上山下鄉,但是總歸有一些想要賺錢,想要實際能看到未來的人。

所以夏爾冬這一次收穫還是有的。

“夏先生說是現在改革開放,時代也變了,要給學生們更多的選擇,讓他們自己來抉擇。”校領導說:“我們覺得有道理,就讓他過來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