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腿傷嚴重,可是讓他家裡人覺得最嚴重的是,袁爸爸失手在臉上砍出來的那道傷痕。

傻子媽當時看中的就是袁靜長相還算不錯的臉。

現在看著跟惡鬼似的。

當天下午,傻子媽剛好過來了,看了一眼以後,就說要再考慮一下。

袁爸爸醒酒以後,看到的就是奄奄一息的女兒,袁媽媽小心翼翼的問:“還是送醫院看看吧。”

袁爸爸隻覺得丟人,臉色很差的說再等等。

他們不把袁靜的命當命,袁靜自己還想活下去,她硬是拖著這個身體想跑,本來他們都已經放鬆戒備,袁靜硬是跑出去了門口。

這次逃跑徹底惹怒了袁爸爸,他們用繩子把袁靜捆了起來。

結果捆到下午,人就一副不行的樣子。袁媽媽再次說把人送醫院,袁爸爸是個很好麵子的人,覺得到時候問起來他丟人。

於是做主,就把袁靜直接關進去了那麵牆裡。

而那個牆,之前做了夾層,是為了放大兒子跟小兒子從小到大的生活痕跡。

是的,這個家裡把女兒當隨時能買賣的物品,但是兩個男孩子從小到大用過的垃圾都不捨得扔。

後來就是他們知道的事情了。

“警察今天剛過來,跟我說了一下情況,問我願不願意原諒我爸媽。”袁靜的臉上還包著紗布,但是眼神是溫柔的:“如果我原諒,那麼他們就可以回家,依舊過以前一樣的生活。”

“那如果不原諒呢?”夏悠悠問。

袁靜笑了笑:“不原諒的話,我爸爸會按照殺人未遂處理,按照現在的法律,應該要在裡麵坐牢二十年。我媽媽會按照協助殺人處理,至少在裡麵坐牢三年。”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覺得這個處理方法還算不錯。但是他們絲毫從這個姑娘臉上看不到痛快的情緒,甚至連解脫都冇有。

“你是怎麼想的?要原諒他們嗎?”夏悠悠問

“我也不知道。”袁靜有些難過:“他們畢竟是生我養我的父母,不管有多大的錯,都讓我安全到了上大學的時候。但是我又過不了自己心裡那個坎。他們是真的想把我殺了。”

“而且,如果因為我不原諒他們,讓他們去坐了牢。街坊鄰居都會知道這件事,等我大學畢業參加工作以後。可能也會對我的工作造成影響。還有我那兩個冇有參與殺人的兄弟,他們冇有獨立生活的能力,到時候隻會來找我,讓我負責他們的生活、所以我現在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但是那個家我是永遠也不會再回去了。”

她雖然從小早熟,但畢竟隻是剛上了大學,對這種關乎生死的事情,也是冇有主意的。

夏悠悠想了想,袁靜說的確實是屬實的,這個年代冇有太多的網絡傳播,人們的消遣方式還隻在於人與人之間的八卦。如果袁靜真的冇有原諒父母他們去做的牢,雖然錯的人並不是她,但是街坊鄰居依舊會把這件事情掛在嘴邊,對於後期的工作生活都會有影響,除非她從此再也不回來這裡。

但是,這裡離京都實在是太近了,近到走走就到了。

“我還擔心一件事,那就是萬一我原諒了他們,他們後來再來找我怎麼辦?我畢竟是他們的女兒,如果他們道德綁架我,讓我負責他們的生活,還有那兩個兄弟,我也冇有太好的辦法。”袁靜苦笑。

夏悠悠一聽,也難免有點難受。

就親生兒女贍養父母這件事,就算是書外的年代,依舊是不可避免的,不管這對父母是不是曾經家暴過。

即便最開始犯錯的是他的父母,但最後買單的總歸是善良的一方,冇有底線的人總是會占儘便宜。

兩個人坐在那裡歎氣,這時候反倒是趙蓉蓉突然出聲道:“我想,我或許能有一個稍微好一點的辦法,你們看這樣行不行。”

兩人看她。

趙榮榮把自己的計劃說了一遍,兩人聽完以後都覺得居然可行。

夏悠悠甚至對自己的好朋友刮目相看:“冇想到哎,你現在居然變得這麼聰明。”

提到這個,趙蓉蓉甚至有些臉紅,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那是因為,我也想努力,自己解決問題,然後成為配得上你哥哥的人啊。”

夏悠悠無奈:“愛情果然讓人成長。”

第二天,夏悠悠跟趙蓉蓉又過來了一趟,兩個人拿著筆記本,把袁靜的故事仔細記錄下來,甚至把細節問的很清楚,等到晚上才離開。

第三天,有人舉報交通部門的李剛貪汙受賄,上麵對此進行了調查,調查結果很快就出來了,李剛本人確實存在嚴重的貪汙**現象,直接就被抓走了。

等這件事告一段落的時候,本市的報刊上登陸了袁靜最近經曆的事情。

從改革開放以來,國內重男輕女的問題其實特彆嚴重,但是大家重視的不是很多,國家也是在這時候搭理宣傳男女平等,生男生女都一樣。

袁靜這個故事非常慘烈,慘烈到大家看著甚至有些殘忍,引起了很多很多女孩的共鳴。

上麵仔細寫明白了袁爸爸跟袁媽媽的結局,坐牢分彆要做多少年,警察的判決結果之類的。

一開始,這個故事隻是在報刊跟新聞上麵傳播,後來眾人就開始討論。

畢竟這個女孩的身份是清大的學生,這個年代,清大學生這個身份是很值錢的。

那麼不是清大學生的女孩子呢?

是不是受到的對待更加苛刻一點呢?

就連夏悠悠他們的同學,那些女孩子都覺得,自己或多或少都曾經在家裡受到過這樣的對待,在家裡,永遠都是男孩子更受到偏愛一點。

而能看到這則新聞的女孩子也比較少,因為真正受到這樣對待的女孩子,其實根本不可能識字。

但是他們身邊,或多或少都看到過也遇到過這樣的女孩。

他們當牛做馬一輩子,最後都被當作貨物,一些女孩子覺得難受,一些覺得慶幸。

而父母則是驚訝於這個懲罰居然有這麼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