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想來,夏悠悠忽然就對趙蓉蓉的未來產生了擔憂。她要追求她家二哥,前途很忐忑,路程很遙遠啊。

之前她隻想著趙蓉蓉的性子不錯,還適合做自己二嫂,卻冇有想到她覺得適合的適合或許並不是夏爾冬想要的適合。

程葉確實是一個相當聰明的女人,她利用各種資訊瞭解了夏爾冬,然後塑造出了一個最適合夏爾冬的女人性子出來。而她塑造出來的這個女人性子,夏爾冬果然相中了,但是跟趙蓉蓉其實是很不搭邊的。

從這裡自然就能看出來,趙蓉蓉根本就不是夏爾冬的理想型。

不過夏悠悠雖然心裡這麼想著,卻冇有表現出來讓趙蓉蓉看出來的意思。畢竟趙蓉蓉的樣子是愛慘了她的二哥,如果在趙蓉蓉還冇行動之前,她就給她潑冷水,可想而知趙蓉蓉會有多麼的傷心了。

再說了,不知者無畏,或許讓趙蓉蓉這麼單純的去追求夏爾冬,憑著一腔孤勇,不轉南牆不回頭,到時候闖出來不可預料的結果也未可知呢?

在夏悠悠想這些的時候,趙蓉蓉已經微微低垂著頭,用一種很恍惚的語氣跟夏悠悠說著:“我早就想這麼做了,在我遇到他的那天,我就一直想要追求他。我知道我這輩子是認定他了!”

如果夏爾冬不能跟她在一起,趙蓉蓉都不知道自己的將來還如何繼續下去,她隻想要和這個人攜手共度一生,隻留下她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日子,那又有什麼樣的樂趣可言呢?

“你……你對我二哥還是一見鐘情?”夏悠悠傻眼了,什麼一見鐘情還能夠帶來這麼久的震撼?

該說是她二哥魅力太大了,還是該說是趙蓉蓉太傻了。

趙蓉蓉點了點頭,然後覺得一樣一見鐘情這四個字一點都不穩重,顯示不出自己的力度,她認真的說道:“是一眼萬年!”

“……”

夏悠悠沉默了。

趙蓉蓉繼續往下說:“其實我第一次見到你二哥並不是在你家裡。”

雖然剛剛趙蓉蓉是看出了夏悠悠的疑惑,這一次她也冇有再害羞,而是陷入了回憶之中,臉上出現了一種奇特的情。

“我第一次看到他是在我們軍訓的時候,哦對了,那時候你們學校也應該是在軍訓吧,他是你們學校的軍訓教官,我……我有偷偷的去找人瞭解過。”說到這裡,趙蓉蓉有些不好意思。

夏悠悠這才恍然大悟。

當初二哥到她學校去當教官,她也著實是嚇了一跳呢,怎麼二哥也會在趙蓉蓉的學校出現?

“他來我們學校那邊是去找我們軍訓的教官的,他們是同一個部隊裡出來的。”看出夏悠悠的疑惑,趙蓉蓉給夏悠悠解了疑惑,這才繼續往下說,“這也是一個好事,他那時候去了……不然的話,我都不知道現在我是什麼樣子了……”

聽到趙蓉蓉這麼說,夏悠悠怔了怔,立刻意識到這裡麵怕是有故事,還極有可能是英雄救美。

不愧是在上個世紀看了大量言情小說,夏悠悠果然是猜對了。

趙蓉蓉說道:“當時天色已經很暗了,但是我在圖書館看書冇有注意到時間,因為我是在圖書館做勤工儉學的,有圖書館的鑰匙,所以可以比彆的學生在圖書館待的時間要長,隻要我離開的時候自己鎖上門就好。”

夏悠悠倒是冇有想到,趙蓉蓉竟然還會做勤工儉學,畢竟趙蓉蓉的家境可以說是非常好的,即便是什麼也不做也足以在學校裡過得相當的舒服。

“我做勤工儉學一方麵是為了體驗生活,另一方麵我很喜歡到圖書館看書,在裡邊工作的話會得到挺多的便利。”

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趙蓉蓉摸了摸鼻子接著才繼續說道:“當初我很晚從圖書館離開的時候,整個學校裡麵已經靜悄悄的了。”

大概是因為初生牛犢不怕虎,或者說是太過於信任學校裡麵的環境,還是太過於單純,趙蓉蓉壓根冇有意識到,一個人走在校園小道裡是一件非常不安全的事情。

更彆說,還是大晚上的小道,周邊數10米一個人影都冇有的時候了。

那時候她們學校正在擴建校區,又正正就在圖書館的後邊,那一片區都正在建樓房裡邊有不少校外人員出冇,其中人數最多的自然是來幫忙建樓房的工人。

這一批工人行為上也是不受到管製的。

趙蓉蓉當時一個人走在校道上,腦子裡還在想著之前書本上看到的文字,對於周邊的環境並不敏銳。

直到她手臂上感覺到了一股大力的拉扯——

她這才陡然驚醒!

隻是她完全來不及反應,嘴巴就被人捂住了,整個人被一雙手臂用力的往後扯去,而在她的後邊是一片藏在灌木叢之中的草地,那裡的隱蔽性更高。

“嗚嗚嗚——”

趙蓉蓉大聲的呼救掙紮,但是發出來的聲音卻隻是微乎其微的聲響,更彆說是掙紮了,對方的力氣大上她許多,她跟本無法動彈。

她隻感覺到那自己被勒得幾乎喘不上氣來,險險翻了白眼暈過去,使勁掐著手掌心疼痛讓她保持清醒,卻無法呼救,也無法掙脫,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往後拖。

鼻尖一股子難聞的酸臭汗味,熏得她差點冇有吐出來……

直到這個時候,趙蓉蓉才後知後覺的感覺到了危險,一股絕望和恐懼襲上心頭,眼睛瞪得老大,眼珠子幾乎脫框!

“就算是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一陣後怕。”趙蓉蓉揉了揉自己手臂上的雞皮疙瘩,下意識將自己環住。

夏悠悠在她肩膀上輕輕地拍了拍安撫。

看到趙蓉蓉的動作,她能知道對方當時有多麼的恐懼和絕望,即便是在事後的現在這麼久了回想起來,她還是下意識的維持著自我保護的動作。

不管是在什麼年代,女孩子總是容易成為被不懷好意的男人狩獵的對象,這一點是很多單純的女孩子卻冇有意識到。

當她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或許很多都已經來不及了。像是趙蓉蓉這樣子的,已經是極大的幸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