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她自己會怎麼樣……

趙蓉蓉自己也不知道。

聽出了趙蓉蓉的言外之意,夏悠悠是百思不得其解,皺起眉頭問道:“你怎麼就那麼喜歡我二哥呢?我不記得你跟他之間認識的啊?”

在她的印象之中,趙蓉蓉來家裡找自己去玩的時候,夏爾冬都是不在的。畢竟夏爾冬在部隊裡,大部分時間他們連麵都見不到,能夠讓趙蓉蓉遇到的巧合,實在是買彩票的機率。

而且……

夏悠悠想了又想,實在是想不出自己的幾個哥哥有哪一點能夠吸引女孩子了。他們是長得好,但是各有各的問題,不否認他們優秀,可一個比一個直男呢,遇到女孩子還不如他們眼底的各種愛好……

所以雖然她的幾個哥哥各頂各的是男神,但是至今依舊是母胎單身,絕對和他們的個性脫不了關係。

其中最冷硬最不可能有女人緣的自然就是夏爾冬了……

但是萬萬冇有想到,第一個湊上門來上趕著的竟然是來找夏爾冬的姑娘,夏悠悠可以說是非常的新奇了。

因為夏悠悠的問題,趙蓉蓉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上紅了紅似乎是沉浸在什麼甜蜜而珍惜的回憶之中。她偷偷的看了一眼夏悠悠,又輕輕笑了一下,渾身暖融融的就像是整個人都泡在蜜罐子裡似的,甜絲絲的膩人。

夏悠悠彷彿還看到了無數的粉紅色泡泡,爭先恐後從趙蓉蓉的身邊冒了出來,然後衝著就糊了一臉……

幸好她不是單身狗,不然這無聲的狗糧都足以把她噎死在當場。

夏悠悠都無語了,簡直是哭笑不得,調侃了趙蓉蓉一句:“你是怎麼做到身為一隻單身狗卻能夠大把大把撒狗糧的?”

這奇特的天賦技術也是冇有誰了,她們兩個到底誰纔是單身狗啊!

“我纔不是單身狗呢。”之前趙蓉蓉已經被夏悠悠科普了這兩個字的含義,她生氣的瞪圓了眼睛,“我明明有喜歡的人了,暗戀也是戀愛的一種啊,汪汪汪!”

她這麼叫了幾聲之後,惹得夏悠悠直接樂的笑出聲。

“既然你不是單身狗,你叫什麼叫?”夏悠悠逗弄她。

趙蓉蓉:“我是叫你快點幫幫我啦。”

之前她已經從夏悠悠那裡看出來,夏悠悠不知道怎麼回事,忽然就改變了主意,突然就不反對她和自己的二哥在一起了。

趙蓉蓉興奮激動的不行,自然是趕緊抓住了機會。

不過夏悠悠到底是為什麼改變了態度,趙蓉蓉就當做是因為程葉的事情,也冇有多去追究。當然她此時此刻也壓根就冇注意到這一點,所以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真的是負數,這一點同樣適用於暗戀的戀愛。

隻是趙蓉蓉的話倒是讓夏悠悠為難了,她想了半天最後苦著臉:“你讓我怎麼幫你呀?”

這……這畢竟是涉及到感情的事情,她實在是不好參與。

以這二哥和她的感情,她要是真的強勢的把趙蓉蓉介紹給二哥,想必二哥那邊可能也會有些猶豫。畢竟二哥對她向來是言聽計從的,而且那性子對於男女之事並不怎麼上心,反正隻要是成為他的老婆之後,他對於他的老婆都是一心一意,而且擔起所有的責任的。

至於這個老婆是怎麼來的,大概在夏爾冬看來隻要舒服就行了吧……

在夏爾冬那裡,他們家人一致認為,冇有愛情隻有責任。

這麼一想,夏悠悠的嘴角就忍不住抽了抽,之前不就是因為夏爾冬的這個性子,這才導致被程葉這種渣女給纏上吸血的嗎?

而且程葉還是她們的媽媽給介紹的!

雖然她是絕對的相信趙蓉蓉的人品,但是剛剛夏爾冬才經曆了這個樣子的事情,她實在是不好再做一樣的事。

也不知道現在夏爾冬的心理陰影有多大呢!

她哪裡還能學媽媽給夏爾冬介紹閨蜜呢!

道德綁架一次就夠了,夏悠悠實在是不願意做這個站在道德製高點的一員。

不過趙蓉蓉可不是程葉,事實上,趙蓉蓉和程葉還完全是兩類人。

趙蓉蓉第一眼就看出了夏悠悠的為難,她就知道夏悠悠是誤會了,趕緊開口道:“我冇有讓你在你哥哥麵前提我的意思,我的讓你幫我是想要從你這裡多瞭解一下你二哥,方便我追求你二哥而已!”

“追求”

夏悠悠眨巴了兩下眼睛,確實是相當詫異的。

畢竟在這個時代,男女雖然已經提倡自由戀愛了,但是普遍意義上在大眾的理解裡,一對男女要想在一起的都是從男方開始主動的,女方則更多的是矜持。

矜持在這個年代對於女方來說也是一種美德,代表了端方,是很受到長輩們喜愛的。

因此此時聽到趙蓉蓉主動提起她要追求夏爾冬,夏悠悠纔會這麼驚訝。

但是趙蓉蓉卻是堅定的點了點頭,認真道:“我是要打算追求你二哥的,事實上,我之前去找你的時候也是打算跟你說這個事情,但是……”

剩下的話她冇說,夏悠悠卻已經明白了。

但是就是,好巧不巧的趙蓉蓉在找她的那一天,正好遇到了程葉和夏爾冬的相親現場。

難怪當初程葉的表現這麼的反常。

可是夏悠悠當時由於看到夏爾冬回家太過於激動興奮,注意力也在夏爾冬和葉子的身上,以至於冇有注意到趙蓉蓉的反常。

這麼想來,她這個朋友確實是不太稱職的。

不過話說回來,就算當時她看出來了其實也做不了什麼,畢竟夏爾冬選擇和誰在一起這是由夏爾冬來決定的。

更彆說,以著夏爾冬那個性子,程葉表現出來的性格明顯比趙蓉蓉更適合夏爾冬,夏爾冬他就不是來處男女朋友的,簡直就是來找生活搭檔的。

能夠陪他上躥下跳胡吹海侃,可以過日子的那種女孩子就行,趙蓉蓉相對來說更顯得沉靜,搞不好跟夏爾冬在一起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

趙蓉蓉的性子搭配夏爾冬那性子,怕是彆扭的很。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