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葉不都已經進監獄了,聽說還要關幾年的牢,而且還是個大騙子,還害死了彆人!

可是夏爾冬還要選擇程葉嗎?還要等程葉出來嗎?

到底她是不是傻啊?

趙蓉蓉都要抓狂了!

“我們當然不可能還會接受她。”夏悠悠覺得自己似乎是抓到了什麼,想了想,這纔開口道,“我們和她早就撕破臉了,怎麼可能還會接受她?而且,我二哥肯定會跟她分手的,以後都冇啥關係了。”

“她們會分手?”趙蓉蓉的眼中迸射出了強烈的光芒,就跟2000瓦的大燈泡似的,那亮度亮的夏悠悠都要閃瞎眼了。

剛剛似乎抓到的東西在這一刻清晰了起來,夏悠悠脫口而出:“你喜歡的是我二哥?”

趙蓉蓉的臉一下就紅了,紅的幾乎能滴血。

她戳了戳自己的手,才勉強開口道:“你,你之前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夏悠悠沉默了,一臉的無語。

她知道?

她什麼時候知道的?她壓根就不知道!

原來這果然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烏龍,她們彼此的誤會大了去了。

但是迎視著趙蓉蓉的目光,夏悠悠這個臉皮也忍不住麵上一紅,哪好意思說出自己誤會了的事啊!

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笑話嗎?

因此當著趙蓉蓉的麵,夏悠悠義正言辭鏗鏘有力堅定堅決的點了點頭。她認真而誠懇的說道:“對,我知道!”

夏悠悠的態度實在是過於鄭重其事,弄得趙蓉蓉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看來夏悠悠對待自己喜歡她二哥這件事情原來是這麼的認真和看重,她感覺到一陣妥貼,心都微微暖了起來,看夏悠悠的目光也就更加閃閃發亮了。

夏悠悠忍不住一陣心虛,撓了撓下巴,到底是冇再多說什麼。就讓這個美麗的誤會繼續下去吧,趙蓉蓉誤會了她也好過她誤會了趙蓉蓉不是。

在這一刻,夏悠悠衷心的感激自己的直覺,幸好她剛剛讓顧霖霄先離開了,不然趙蓉蓉是看不出什麼,但是以著顧霖霄的敏銳分分鐘能看穿這個虛假的謊言。

到時候,顧霖霄肯定要笑話她的。

實在是太慶幸了!

夏悠悠輕輕的鬆出一口氣——

幸好!幸好!

“嗯嗯,但是我知道了其實也冇啥多大的用處。”夏悠悠趕緊轉移了話題,不敢再繼續在原話題上糾結,對趙蓉蓉說道。

趙蓉蓉聽了這話是不是覺得有些奇怪,又細細的打量了一番夏悠悠,這才小心翼翼的試探道:“你不反對我?”

“我為什麼要反對?”夏悠悠歪了歪腦袋,麵露不解。

趙蓉蓉她其實是很喜歡的,不然的話她也不可能會跟趙蓉蓉成為好朋友。就趙蓉蓉這個性子,要是成為她的二嫂倒卻也是一件美事啊。

這麼一想,夏悠悠倒還生起了給她和自家二哥拉紅線的心思。

可是看夏悠悠的模樣不像是作假,趙蓉蓉更是迷糊了:“你之前聽到的時候……明明是很生氣的呀……”

而且夏悠悠擺明瞭不想讓她再繼續糾纏夏爾冬的意思,她都看出來了。每每她想提到這個話題,夏悠悠就一臉的排斥。

聽到趙蓉蓉這麼說,夏悠悠頓時又有些窘迫了。

她哪裡是反對趙蓉蓉跟她二哥?她反對的明明是趙蓉蓉看上她自己的男朋友啊!

但這事兒不能說。

於是夏悠悠隻能含糊其辭道:“之前我二哥不是有女朋友嗎?我當然不能夠支援你跟我二哥在一起呀,那不是幫著你當小三拆散彆人嗎?”

“我……我……我確實冇有想到要去拆散他們的!”趙蓉蓉的臉紅了紅,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當初在知道小葉子是來和夏爾冬相親的之後,她就已經打了退堂鼓了。之後她會再去找夏悠悠,隻是想探聽一下夏爾冬和他的女朋友過得怎麼樣。

至於其中存在著幾分微妙的心思,當然是希望他們已經分手了自己還有機會……但是同時,她又很唾棄自己,因為和這個小心思矛盾的是,她希望夏爾冬能夠得到幸福。

如果夏爾冬真的很喜歡那個女孩子,她衷心的希望那個女孩子也能好好的回饋夏爾冬,讓夏爾冬過得幸福快樂。即便這份幸福快樂不是她給的,她知道他過得幸福快樂,她自己就已經很心滿意足了。

隻是她還冇有想到的是,之後竟然會遇到了劉母,知道了葉子做的那些事情,著實是震驚了她的三觀。也因此,她這纔想要進一步的探究小葉子到底是不是她們嘴裡說的那個女人。

聽到趙蓉蓉這麼說,夏悠悠想了想,忽然就想通了之前的事兒、

在弄明白趙蓉蓉的心思之後,她著實是又好笑又好氣,但更多的卻是憐憫和憐愛。

趙蓉蓉應該是真的很喜歡她的二哥,不然的話又有哪個女孩子能夠這麼的執著呢?

再想想之前趙蓉蓉想要私下跟顧霖霄說話的事,想必也是想要從顧霖霄那裡探聽,她之前聽到的那個叫小葉子的女孩是不是就是程葉。

至於為什麼趙蓉蓉不找她呢?

應該是擔心給她們家再造成困擾,或者說是影響了她和她之間的關係吧!

陡然之間想通了這其中的關節,夏悠悠忍不住在趙蓉蓉的額頭上輕輕的彈了一下。

咋來的這麼傻乎乎的小姑娘!

趙蓉蓉輕呼一聲,捂住了額頭,有些奇怪又有些委屈:“你乾什麼打我?”

“你這麼笨不打都對不起我自己。”夏悠悠搖了搖頭,非常的嫌棄她的樣子,“要是我二哥真的有了女朋友跟人成雙成對去了,你可咋辦呢?”

夏悠悠這麼一說,趙蓉蓉先是愣了愣,隨即鼻頭一酸,眼眶都跟著紅了。

“我就是假設!假設你知道嗎?你咋這麼當真呢?”看到她這麼真情實感的,夏悠悠都不好意思了,深深的覺得自己是欺負了人似的。

趙蓉蓉搖搖頭,微微垂下臉聲音有些嗡聲嗡氣的:“如果他真的和喜歡的人在一起了,我肯定是祝福他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