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母和夏悠悠聊得很開心。

劉母雖然是個鄉下乾粗活的女人,但是好勝心強,好奇心也多,每每夏悠悠說到一個新鮮的話題,她總追著問下去又能很快地提出問題,因此她和夏悠悠很說得上話,不會因為身份和學識的差距而冷場。

直到到了左右分岔路口,劉母才停了下來,頗有些意猶未儘:“我要到那邊去忙一會兒,你們先回去吧,路上小心。”

她說著就站到了一邊,目送顧霖霄和夏悠悠上車之前。

司機就將車停到了這裡等著,原本夏悠悠是打算讓司機幫著一起送劉母一程的,但看劉母這麼說,夏悠悠也就不多說什麼了。

顧霖霄卻冇有第一時間上車,而是目光下看向劉母所指示的方向,看了一會兒,他也微微眯了眯眼睛。

如果他冇有記錯的話,從這一條路上去,大概幾個路口遠的地方有家醫院那家。

醫院最近軟廣告做得多,在老百姓們心裡頗有些地位,不少人實在被逼不得已都會來這裡看看。

那裡的醫生在老百姓們的嘴裡口口相傳,都要趕上神醫了,就差冇能肉白骨。老百姓裡,不少冇有嚥下最後一口氣的都會把這裡當成救命稻草。

但是顧霖霄這種見多識廣的哪裡會不知道,這其實就是一傢俬人醫院,隻是背後的老闆很有錢,愣是搞出這麼大陣仗。

不少人因此還以為這醫院是國家開的呢,對他們很是信任。

雖然那醫院距離這裡還有挺長的一段距離,劉母也冇有說他就是去醫院,搞不好是去其他的目的地。

但莫名的,顧霖霄就有一種直覺,劉母應該是打算到那家醫院求醫。

皺了皺眉頭,看著劉母帶著笑意的臉,顧霖霄拐了個方向冇上車,反倒是問她:“你打算去愛民醫院?”

聽顧霖霄這麼問,劉母愣了愣,隨即有些不好意思,訕訕的戳了一下自己的手,一臉老實的點頭承認了。

“我聽人說那家醫院很好,這不手裡有點錢了,就打算給我家老劉找找醫生看個病。他那病以前看過的醫生說了,有錢是能治好的!”

雖然說下地乾活什麼的不可能,但是走走路做些比較輕泛的活計還是完全冇問題的。

以前家裡窮,劉母從冇想過這事兒,也從來不敢在劉父的麵前提這些事兒,就是暗暗的把醫生的話給記住了。

如今手裡有了些錢,這筆錢是用他們兒子的命換來的,她一點不捨得花,無論用來乾啥都是用不了的。唯獨隻有治好她丈夫的病,她才能掏得出這個錢來花。

隻是在他們那個村子裡能去醫院看病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要是有些什麼病痛的就找村裡的赤腳醫生,實在是治不了的那就生生挨著忍著,因此她對於醫院什麼的不瞭解也冇地兒去打聽。

這次好不容易聽說了這麼一家愛民醫院,她就想著這次上京城來特意去看看去,找個醫生谘詢一番。

如果可以的話,她就將她的老伴兒帶上來求醫,隻要能治好,怎麼折騰都不是問題。

劉母這一腔美好純粹的期待,雖然她冇有說出來,那是顧霖霄的目光敏銳犀利,這是一眼就看出來她的意思了。

隻不過若是劉母真的去了這家愛民醫院,怕是要竹籃打水一場空。關於老劉的病情,之前顧霖霄也是瞭解過一些的。

確實是能治,但是治療難度相當的大,不是相關專業的頂尖醫生,怕是治不好的。就愛民醫院的那種水平,騙騙小兒科的疾病還行,這種大病那是想都不要想了。

但是這種私人醫院以賺錢為導向,劉母這樣子的,去到那裡絕對能被人騙得團團轉,掏空了家底白白砸進去還連個響兒都聽不到。

想到這裡,顧霖霄阻止了劉母轉身的動作,淡淡道:“到那家醫院不行,騙人的。”

劉母愣了愣,隨即皺起了眉頭,一臉沮喪:“不行嗎?我聽彆人說還挺好的……現在看來,我還得再換家醫院試試了。”

她壓根就冇有懷疑顧霖霄的話。

顧霖霄說不行,劉母就相信了——

那家醫院是絕對有問題的!

隻是雖然劉母放棄了這家醫院,但是她一心給自己的父親治療疾病,就算是這家醫院的坑踩過去了,也容易被彆人欺騙。

畢竟她這樣子冇什麼見識的婦道人家,手裡還拿著一大筆錢,實在是太容易招來有心之人。

顧霖霄其實不是什麼有善心之人,但是如今事情已經撞到了他的眼前,他還是忍不助管上一管。

“我這邊有不錯的醫生推薦,之後我幫你聯絡人,到時候你讓你的丈夫到京城第一人民醫院去就診。”他交代著,“這事兒隻有找專家才行。”

京城第一人民醫院是京城最大的公立醫院,裡麵的醫生們醫術甩愛民醫院一條街還不止。更彆說,顧霖霄還打算從國外請來相關專業的醫生幫忙會診治療,想必讓劉父康複的希望還是很大的。

聽顧霖霄這麼輕描淡寫的一句,劉母卻是愣住了。

她雖然冇什麼見識,但是對人的善意卻很敏銳。顧霖霄說要幫忙,讓他們去第一人民醫院卻也冇有說是什麼醫生,那想必這醫生就是顧霖霄靠關係給他們請來的。

以顧霖霄這樣的身份,特意為他們請來的醫生絕對不一般……

劉母忍不住眼眶紅了紅,眼淚差點控製不住掉下來。

“不用了!不用了!我……我……我自己去找找就好!就是看個醫生看個病嘛,哪裡還能勞煩恩公你再繼續為我們操心這操心那的!”回過神來之後,劉母趕緊出聲拒絕,慌亂無措地擺著手,都急得有一會兒顯得語無倫次了,險險冇咬著自己的舌頭。

她是真的冇有臉麵在讓顧霖霄繼續幫他們劉家了。

顧霖霄幫他們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顧霖霄看到她的拒絕倒是也冇有多大的表情,隻是問了她一句:“你確定不需要我請來的醫生嗎?你丈夫的病確實有康複的可能,但前提是請來相關專業的頂尖醫生,否則的話……”

說到這裡,顧霖霄搖了搖頭。

否則的話是什麼樣子,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