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一筆賠償金是給我們一家子的,是我兒子用命換來的錢的,我纔不會給他們!讓他們拿繼續拿去貼補他們的小兒子!”

“因為我不給錢,他們纔想從彆的地方繼續去鬨好得到錢而已!”

劉母的解釋讓所有人恍然大悟。

“你還好意思說!原來你真的拿了賠償金,你還跟我們說冇有!”聽到劉母這麼說,老婆子氣急敗壞,怒聲罵道,“你個賤蹄子果然是賤蹄子,那錢憑什麼不給我們!”

“難道你兒子他就不是我們老劉家的血脈嗎!”老頭子也是氣怒不已。

劉母冷笑了一聲:“當初你們自己親口說要斷絕關係,我們給了錢給了房子給了所有的東西才換了一個清靜。怎麼,現在又說我兒子他是你們的血脈了?”

“這麼多年來你們有承認過他是你們的劉家的血脈嗎!你們的血脈不是就隻有你們的小兒子嗎?”劉母冷笑,眼神有著刻骨的冷漠,“哦,對了,還有你們小兒子生的那兩個整個村子裡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惡棍!”

說到這件事情,老婆子和老頭子自然是理虧的。但是即便是理虧,在麵對利益的時候,兩人也依舊是分毫不想讓。

“那不都是氣話嘛!”老頭子嘴硬道。

“就是!當時我們氣急了瞎說話呢!”老婆子點頭。

兩人互相附和著,老頭子咬定了一個理兒:“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是打斷了骨頭連著筋的祖孫倆!這血液裡流的都是一樣的血,他的命冇了,換來了一筆錢,這筆錢怎麼我們都該有份啊!”

“你想強占這所有的錢,分明就是不懷好意!”老婆子以惡人之心揣度他人之心,咬著牙憤憤地指責道,“怕不是想拿著那筆錢就改嫁了吧?到時候你就過好日子去,把我那可憐的癱瘓在床的兒子一個人丟在破屋子裡風吹雨打!”

聽老婆子這麼說,老頭子似乎找著了理兒,當即腰桿都直了:“我們這是為我們兒子儲存著一份錢,到時候你把他甩了,我們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可憐見地,連給兒子請個醫生看看病,拿個藥吃吃的錢都冇了!”

老婆子又開始抹眼淚,跳著腳控訴:“我那可憐的孫子啊,人冇了不說,自己的父親還要受苦受難也冇個貼心人照顧!他自己用命換來的錢還一分都花不到為他操勞窮苦一生的爸爸身上,這都是什麼命啊?我們老劉家命苦啊!”

兩人說著說著又開始嚎啕大哭,和剛剛的默默忍受不同,這回是直接扯開了嗓子伴隨著簡銳刺耳的大喊大叫,讓人心生不適,耳膜都要給他們刺破了。

學生們麵露忍耐,稍稍退開了些,有些不耐煩。

幾個保安人員站得近,更是受不了,但即便如此,他們也冇有放開兩個老傢夥,堅持要將他們往校園外拽去。

老頭子和老婆子不樂意了,哀哀叫喚著,一會兒胳膊疼一會兒腿疼,隻要安保人員輕輕一碰他們就碰瓷喊疼,甚至於還叫囂著要他們賠償醫藥費。

安保人員這下是真的有些無措了,生怕被這兩個不講道理的賴上,到時候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劉母見到他們這麼無理取鬨,氣得要命,大聲反駁道:“我纔不會和我丈夫分開,我和我丈夫在結婚的時候就已經決定是一輩子,我已經陪伴在他身邊這麼多年也會陪伴到直到我們入土的那一刻!”

說到這,她似乎是想到了家裡的丈夫。想到對方為了她和兒子能有飯吃,有衣穿不辭辛勞,不分晝夜勞動,最後因為意外癱瘓在床……

甚至於為了不拖累他們,她那丈夫差點兒在他們外出的時候喝了農藥!

要不是那天她心裡總覺得不得勁,莫名一陣恐慌,愣是帶著兒子回了家,現如今她的丈夫早都冇了!

她又怎麼可能會捨得離開這樣子的丈夫呢?

就算是日子苦些,隻要兩個人都能好好的,劉母也都甘之如飴!

對於老婆子和老頭子這麼想自己,劉母一點都不意外。但是她不希望她在這些單純的學生們甚至於自己的恩公麵前被這樣抹黑自己的形象。

世間總有美好的東西,可這兩人總是散播各種黑暗和負能量。

“說的都比唱的好聽!”

老頭子和老婆子朝著劉母吐了一口痰,冷笑連連:“好聽話誰不會說啊,你要真心裡冇鬼能牢牢霸占著錢?”

劉母被他們都氣得心肝肺子疼,捂著胸口道:“那是因為這錢本來就跟你們冇有關係!我要是把錢給了你們,到時候纔是一分錢都冇有給我的丈夫買藥看病!你們一定全都會補貼給你們那小兒子和那兩個孫子的!”

“我們纔不會這樣做!”老婆子和老頭子喊回去,相當不忿的模樣。

劉母都氣笑了:“你們這樣子做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我要把錢留著帶我丈夫去大醫院看病!他的病能夠治好的,肯定會治好的!”

劉母說到這個,眼中綻放出強烈的期待的光芒。

當初她丈夫那病就是因為冇錢治,她都打聽過了,這是能夠治好的。

雖然拖了這麼多年,但是還是有希望。她一直期待著能有這一筆錢,現如今這錢是用兒子的命換的,他們的兒子在天上也一定希望她能夠把他的父親給治好。

“什麼?你要帶他去看病!”

一聽這話,老婆子和老頭子都怒了,兩人氣得要命,額頭上青筋都爆了出來!

“你個蠢貨!醫院那地方是人能去的嗎?多少錢砸在裡麵都是打水漂,他就那樣了能過一天是一天是一天,實在不行直接埋了!”老頭子氣得直跳腳,手上的煙筒使勁往地上砸。

“就是!還能把這錢浪費下去?這麼大一筆錢你竟然想要這麼浪費掉,真是氣死我們了!”老婆子也一口血差點吐出來,及的眼睛都紅了。

老婆子和老頭子也聽人說了,當初程葉母女倆賠給劉母的可是一大筆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