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不是你們兩個老是各種理由壓榨我們夫妻倆來貼補你們那個不爭氣的小兒子,最後搞得我們連口飯都冇得吃,險險餓死……”

“那時候我還懷著小劉呢!”

說到以前的往事,劉母的眼眶發紅,硬是被她硬氣的憋了回去,繼續罵道:“當初要不是老劉趕回來及時,我和小劉這還在肚子裡的孩子當時就能直接被活活餓死了!也是因為這樣子,老劉才堅持要讓我們搬出去的,並且和你們斷絕了關係,從此不願意再跟你們往來的!”

“那麼多年,老劉從能做事情的十來歲開始,就一直供養你們。出來打工幫你們掙錢,你們老兩口就再也冇乾過活,可以說他又要養你們兩個老的,又要養你們疼愛偏愛的小兒子,做牛做馬也不為過吧?”

“你們那樣對他,他心寒不是正常的嗎?”

聽得劉母把往事說出來,眾人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這纔是當初劉母他們一家和這兩個老人家恩斷義絕斷絕關係的真相!

“真是現實比電視劇還要精彩,現實中竟然真的有這樣子冷血無情的父母。”

“原來他們還有個小兒子啊,我是見過偏心眼的,但從冇見過偏心偏的這麼厲害的。一個做牛做馬供養一家人,一個吃香的喝辣的,甚至於在孩子冇成年就要孩子來養一大家子,自己兩個老傢夥啥也不乾,我算是長見識了。”

劉母說的都是實情,兩個老傢夥根本無法辯駁。

他們想過要不要罵她血口噴人,繼續顛倒黑白,但是劉母卻掏出了一張字據。

“這就是當初我們斷絕關係的時候簽下來的字據,你們要我們把房子和所有的傢俱都給了你們和小兒子,還讓我們寫下欠了2萬的欠條,然後就把我們趕出去了。”

劉母說到這裡深吸了一口氣,這才繼續:“到後邊我們把2萬塊錢給了你們,足足省吃儉用了七八年,這才能夠掙脫你們這一家子吸血鬼。”

也是在這七八年裡,她的丈夫徹底寒了心,之後說斷絕關係就斷絕關係,任由老婆子老頭子再怎麼糾纏都冇給過一分錢。

因為再也敲詐不出一分錢,所以老婆子老頭子後邊就冇再跟他們見過麵,這也是他們會認不出劉在天的原因。

當時在這件事情之後,老婆子和老頭子可冇少在村子裡說他們的壞話。可是村子裡就那麼些人,大家都是從小把他們一家子的生活看在眼裡的,壓根就冇人相信老頭子和老婆子說的話,反倒是一個個出聲指責他們,還為劉母和劉父成功的脫離了這一大家子感到高興。

這件事情倒是一直讓老婆子和老頭子耿耿於懷這麼多年。

“我說的都是實話。”劉母搶在老婆子和老頭子之前開口,冷聲道,“隨便去我們村子裡問問,大家都知道的實話。你在這說再多也冇人會再信你們,就像當初在村子裡,你們這一家子就是出了名的好吃懶做的吸血蟲!”

被劉母這麼指著鼻子罵,老頭子和老婆子哪裡受得住?

他們都氣得麵孔脹紅,變得鐵青不已:“你這個賤蹄子是找死,是不是我撕了你這張嘴!”

老婆子罵罵咧咧叫囂著衝著劉母就衝了過去,那虎虎生威氣勢使足一個人就能掀翻一個團的氣勢,跟剛剛撞出來的蒼老疲憊完全不同。

一看那架勢就知道,她平日裡冇少跟人扯頭髮,抓臉皮的。

劉母自然不是她的對手,不過老婆子也碰不到劉母,就被身後的兩個保安給抓住了。

原來就在剛剛大家鬨騰的時候,保安已經聽到了訊息匆匆趕來。

“你們做什麼!放開我們!”

“就是!我們跟她這個賤蹄子的事情,跟你們一點關係都冇有!”

兩個老傢夥還敢衝著安保人員怒罵。

“這裡是學校,你們在裡麵鬨事,怎麼會跟我們冇有關係?”保安根本不聽他們這樣子胡攪蠻纏的話,硬是強製將兩人帶到了一邊,冇有讓他們能夠碰到劉母。

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剛剛在來的路上就有學生跟他們說清楚了,他們心中自然也有了偏向,不會任由這對老夫妻在這裡繼續囂張跋扈。

聽到他們這麼說,老婆子和老頭子頓時又氣又無奈,恨得牙都幾乎要咬掉了。

就是因為在村子裡村民們都幫著劉母他們一家子,因而他們要是不想在村子裡過不下去,就隻能夠強忍著不去找劉母惹事生非。

因此,他們纔想在外邊好好的出一口這個惡氣。但是現在有保安看著,他們根本就掙脫不開,連碰一下劉母都做不到。

劉母看到兩個老傢夥被控製住了,舒了一口氣。

環顧一週,她擔心這些學生們會誤解自己的恩公和自己恩公這邊的人,便出聲解釋道:“我的孩子命苦,確實是被一個女孩子騙了。那女孩子叫程葉,當初害死了我的兒子。”

說到自己的兒子,說到這件事情,她眼眶已紅抹掉了淚珠,這才接著啞聲說道:“我一直想要替我的兒子報仇,但是一直找不到那個女孩子。這麼多年來我和我的老公都冇有放棄過,一直在想和尋找能夠為我們兒子討回公道的辦法。”

“可是一直都冇有希望……”

說到這裡,劉母深吸了口氣,看向了顧霖霄一臉的誠懇和感動:“是恩公的到來給了我們新的希望,那時候我和丈夫因為冇有希望,已經行將就木,生不如死,整天活得像是行屍走肉一樣……”

“恩公幫著我們報警,幫著我們收集證據,甚至於還幫我們請了律師,這才讓那個女孩子最有因得進了監獄!”

“這件事情就是這樣子的,法院都已經做了判決,警察那邊查的一清二楚!除了那個女孩子和她母親,根本就冇有什麼幫凶!”

劉母指著老頭子和老婆子,氣道:“他們在這裡顛倒黑白你們都不要信,他們之所以來這裡,就是之前去找我那邊鬨事,可是我冇有把賠償金給他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