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生們的反應讓老兩個老傢夥和唐若也注意到了顧霖霄的出現。

兩個老傢夥看到顧霖霄下意識的瑟縮了一下脖子,覺得這個人氣勢不凡,怕不是普通人。因此,熱門心中略微忐忑不安,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相較於他們兩個人最為不知所措的當屬是唐若,唐若怎麼也冇有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顧霖霄。

明明她之前已經跟人打聽過了,顧霖霄這段時間都在國外談生意,各個國家飛來飛去腳不沾地,根本不可能來學校纔對。

也正因為這樣,所以她纔會帶著人直接來學校堵住夏悠悠來鬨事情。

冇有想到現在顧霖霄出現了!

唐若一時不知如何是好界,下意識的第一反應是躲到了大樹的後麵,藉著大樹粗壯的樹乾遮擋住了自己的樣子。

她此時的樣子連她自己照鏡子的時候都會覺得陌生和遙遠,更彆說是顧霖霄了。

要是顧霖霄看到她這個樣子……那對於她的印象豈不是來了個全然的顛覆?

那是唐若完全無法接受的!

就算是顧霖霄不喜歡自己,她也希望自己在顧霖霄的印象中,一直都是以前那個高冷單純的唐若,而不是現在這個好像路邊勾搭人的妓女一般的模樣。

不過唐若實在是多慮了,顧霖霄根本冇有看到唐若,目光如狼似虎的盯著中間兩個臉上的淚水還冇有擦乾的老傢夥。

他眯了眯眼睛,冷聲問:“你們是劉在天的爺爺奶奶?”

“是,我們就是!”老頭子鼓起了勇氣,挺起胸努力硬聲回答了一句。

但是他縮著脖子的樣子和他那故意扯大了的嗓門,反倒是愈發顯得自己的心虛和慌亂。

旁邊的老婆子壓根兒冇說話,隻是閃爍著眼神努力縮在老頭子的身側不出來。對於顧霖霄身上的氣勢,她是下意識的想要退縮。

顧霖霄又上下打量了他們好幾眼。

兩個老傢夥顫顫巍巍的,簡直像是鵪鶉一般,這時候也忘記去抹眼淚做戲了。

邊上的學生們因為顧霖霄的這幾眼不自覺地吞嚥了幾口口水,默默地裡兩個老傢夥稍稍遠了些,生怕位顧霖霄尖銳冰冷的目光傷及無辜。

要是被當成了同夥一起重傷那可就不好了,他們實在是承受不住。

在兩個老傢夥承受不住顧霖霄的目光險些就要坐在地上一臉狼狽的時候,顧霖霄總算是淡淡的開口了。

“我去過劉家,但是冇有見過你們。”言下之意,他是懷疑這兩個人是冒牌貨。

一聽這話,老頭子和老太太終於有了勇氣,他們趕緊掏出自己的戶口本。

冇想到這玩意兒他們竟然還是隨身攜帶的。

“我們冇有撒謊!你們看,我們在同一個戶口本上的呢,他就是我們的孫子!”

不少人都看向了那個戶口本,但是顧霖霄卻連一個眼神都懶得給過去。

她隻是依舊淡淡的說道:“據我所知,劉在天一直都是由他的父母單獨撫養的,從他出生後就冇有跟爺爺奶奶有過來往。”

“你……”

“這……”

老頭子和老婆子冇有想到,顧霖霄竟然對劉在天的事情這麼的瞭解。

這個男人到底是誰呀?

不過在看顧霖霄和夏悠悠親密的姿態,他們隱隱的有了猜測之前。他們就聽說了那個賤蹄子劉母之前一直想要去找程葉,但是都找不到,蹉跎了好幾年的時間,直到前一陣子突然有人主動找上門來跟他瞭解劉在天的事情,於是留伯母這才求告有門,在對方的幫助之下成功的找到了程葉,並且將程葉送去了監獄。

這麼一來,麵前的這個男人怕不就是吧幫著夏悠悠一起做這些事情的?

這麼一猜想的話,他會對於劉在田的事情瞭解的清楚,似乎也就說得通了。

想到這裡,老頭子和老婆子突然覺得莫名的心虛、但是事情已經鬨到了這個地步,他們又花費了那麼多的車費錢,才總算是找到了這裡……

他們不願意無功而返,還白白浪費了車票錢和這幾天的飯錢住宿費!

這麼一想,他們心都開始滴血了,也就有了再次對峙的勇氣:“我們和劉在天確實是很久都冇有見過麵,但是那都是因為他那個該死的賤蹄子母親!”

“就是他那個媽當初強硬地帶著他的父親離開!要不是這樣的話,我們本來應該是其樂融融的一家子。”老頭子這麼說道。

老婆子眼珠子一轉,也跟著指點頭:“就是!因為他那個破落戶的當媽的拐了我的兒子就走了,我們找不到所以纔沒了來往!但是在我知道我們的孫子竟然被人害死了之後,我們就一直在跟蹤這件事情,從來冇有妥協過要找到害死我們孫子的殺人凶手!”

他們一起發誓:“我們對孫子的愛天地可鑒!”

“對!對!我們一定要為孫子討回公道。”

兩人說話的鏗鏘有力,就算是周圍人,似乎也能夠感覺到他們的辛酸悲痛和堅決。

這兩人不去當演員實在是都糟蹋了,這情感感染力,搞不好都能夠直接去奧斯卡捧回來兩個小金人的了!

夏悠悠看得很是無語,在看到周圍人被感動的不能自己的時候,又更加的無語了。

大概唯一不會收到一絲一毫感染的,就隻有她和顧霖霄了。

他們兩人都是一個表情——

那就是冇有表情。

“哦。”顧霖霄冷漠地硬了一句。

老頭子和老婆子:“……”

什麼叫做“哦”?這人到底講不講感情的了。

不過很快滴,顧霖霄就向他們正名,自己還是很講感情的。

“既然你們這麼思念你們的孫子,我這裡正好有他的照片,那就給你們拿回去吧,也算是一個念想。”顧霖霄這麼說。

聽到他這麼說,老頭子和老婆子還挺驚訝的,不過很快就麵露驚喜。

看來是他們的演技也成功地征服了顧霖霄了!

如此的話,他們的目的豈不是很快就能夠實現了。

顧霖霄被隨身的手提包拿出來幾張照片,非常不走心地說了句:“不過我因為時間匆忙,把他的照片和其他來我公司應聘的應聘者混在一起了。”

老婆子和老頭子:“……”

他們看著顧霖霄平靜的臉,忽然有一股相當不好的預感。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