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找她就是壞?

夏悠悠實在是無法理解趙蓉蓉的這個邏輯。

眼見著趙蓉蓉絮絮叨叨的又是愧疚,又是心虛,還不敢看自己,讓她在這麼拖延下去半天,夏悠悠都搞不明白是什麼事情。

所以夏悠悠乾脆單刀直入,直搗要點直言道:“你是不是喜歡上了什麼人?”

聽她這麼說,趙蓉蓉一僵,剛剛嘴裡的道歉的話戛然而止,就像是被人掐滅了聲音一般,傻乎乎的抬頭看著夏悠悠。

“那我就當你是默認了。”

看趙蓉蓉不說話,夏悠悠點點頭,接著道:“你喜歡的那個人我還認識是吧?”

頓了頓,想到之前趙蓉蓉的態度,她眯了眯眼睛強調:“而且還是跟我關係挺密切的人……身邊的人?”

這樣子的男生……

夏悠悠猶豫了一下,其實根本想不到誰的身上去。

實在是她在學校裡和身邊能接觸到的男生太少了,大概除了顧霖霄和於盛泉之外,她壓根冇跟其他男生有過多的互動。就是於盛泉,也僅僅是因為好友的原因纔會多了些來往。

所以即便是從趙蓉蓉的態度之中有所判定,夏悠悠也實在是想不到這個男生究竟會是誰?

也不說夏悠悠是在試探吧,但隨著她這話說出來趙蓉蓉的神色就變了,有驚慌有害怕有不知所措……

顯然夏悠悠的猜測都是對的。

夏悠悠安撫意味的拍了拍她的背,等到趙蓉蓉的神色稍稍鎮定了之後,她纔開口道:“我可以知道這個人是誰嗎?”

她的神色相當的誠懇真摯。

如果真的是自己熟悉的人可以的話,她是不介意伸手幫著牽線的。畢竟和趙蓉蓉相處的這些日子,她也能夠看得出來趙蓉蓉是一個相當聰慧善良的女生。

若是有男生願意跟她平平穩穩的過日子,也會是令人羨慕的神仙眷侶一對。因為趙蓉蓉這樣子的女孩子是絕對冇有那些多餘的花花心思的,她的眼裡隻有自己在乎的人,還有自己想做的事,身外之物和並不在劃定圈子內的人她根本不會去多想多看。

這麼想著,夏悠悠忽然覺得自己做個月老真的是相當不錯的決定。

隻要那個男生是合適的話,也算是解了自己好友的燃眉之仇,不是嗎?

夏悠悠想的挺好也挺樂觀,但是趙蓉蓉聽到她的話之後卻滿臉的驚惶之色,好似天崩地裂了一般!

她幾乎是猛的就站了起來,動作之快腦袋重重的刻在身後的樹乾之上,疼得她眼冒金星,險些冇直接栽倒到地上去。

被她的動作嚇了一大跳,夏悠悠趕緊起身攙扶住她,責備道:“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冒冒失失的,有事好好說,你緊張些什麼呢?”

剛剛差點在食堂被噎死,現在又被自己撞得七葷八素險險冇栽倒暈過去。夏悠悠實在是想不通,不過就是喜歡個人嘛,能值得趙蓉蓉這麼誇張嗎?

可是趙蓉蓉卻不顧自己昏頭轉向的腦袋,還使勁的搖著頭:“我知道錯了,你彆說了!我,我,我回去之後會努力改的!我知道我和他是不可能的,我配不上他,我對……對不起!實在是對不起!”

夏悠悠看著趙蓉蓉慌亂道歉,還使勁鞠躬的模樣,忽然腦子像被雷劈了一樣,一道雷光閃過,她腦子嗡的響了一下。

趙蓉蓉喜歡上這個男生之後,在她的麵前就總是精神恍惚,一副愧疚的樣子,每每和她對視上又一臉的心虛轉開目光,甚至於在她提出自己發現她喜歡上了這個男生之後,趙蓉蓉就是一副做錯了事的樣子,拚命向她道歉。

似乎是趙蓉蓉喜歡上這個男生,她愧對和對不起的就會是夏悠悠一樣……

這麼思來想去都隻有一個可能性……

那麼這個男生就是趙蓉蓉不應該喜歡上的。

夏悠悠得出了一個結論——

趙蓉蓉喜歡上的是顧霖霄。

一時之間,她都不知道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來麵對趙蓉蓉了。

她是怎麼都冇有想到,趙蓉蓉竟然會喜歡上顧霖霄。不過想想似乎又不是那麼的難以瞭解,畢竟顧霖霄是確實是一個相當優秀,或者說是無比優秀的遠超了大部分男生的男人。

在這個學校裡麵,即便是每個人都知道顧霖霄和她是一對兒,但是暗戀顧霖霄的女生也不少。

所以這麼想來,似乎是能夠理解趙蓉蓉的想法的。

可是理解了不代表就能夠接受。

甚至於光是想想,夏悠悠就渾身都不舒服。

有一個窺視自己男朋友的好朋友……

這事要說出去,誰都得一股子血氣隻往腦袋頂上衝。

但是看著趙蓉蓉那驚慌不安的模樣,好似比她還要不知所措,夏悠悠也就漸漸的鎮定下來了。

畢竟趙蓉蓉什麼也冇有做,甚至什麼也冇有說,隻是因為被她逼迫,這才泄露了些許。

要說錯,趙蓉蓉也冇做錯什麼。

不是有一句話叫做“喜歡上一個人冇有錯”嗎?既然這樣子……

夏悠悠有些頭疼地扶著腦袋,想拍拍趙蓉蓉的肩膀卻又有些顧忌,生怕趙蓉蓉是以為她有優越感在可憐同情她。

因此,她隻能在心裡歎了口氣,開口道:“我知道是誰了,但是我不同意,他也不會同意的,你知道的,他已經有自己的幸福,我們都有了自己的幸福。”

“我……對不起!”趙蓉蓉的眼淚終於還是下來了,但是很快就被她擦掉,她隻是拚命地道歉。

“行了,我知道了……這事兒我就當做不知道了,你也彆往心裡去,該做什麼該說什麼,什麼不該做什麼不該說,你心裡想的也比我清楚。”

頓了頓,夏悠悠道:“就這樣子吧……”

也就隻能這樣子了。

雖然糊弄學聽起來有些不負責任和逃避,但是這件事也隻能趙蓉蓉自己想開。她這邊隻當不知已經是最好的了,若趙蓉蓉想得開,那不過是一時的心中悸動,以後想了也不會留下什麼痕跡。

但若是趙蓉蓉想不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