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道事情還和自己有關係?

夏悠悠吞下嘴裡最後一口排骨,把不鏽鋼盤子放好,雙手交疊放在身前,微笑著看著趙蓉蓉。

大概是她的目光存在感太強,以至於沉浸在自己思維裡麵都恍惚了的趙蓉蓉,很快就察覺到了她的目光。

“啊,不好意思!我……我想事情吃的太慢了……”

以為夏悠悠是等的不耐煩了,趙蓉蓉趕緊低下頭,三下五除二以著狂風掃落葉般的速度迅速的將飯菜全嚥了下去。

看到她那個樣子,夏悠悠都心塞塞,生怕她把自己噎著了出事,趕緊出聲提醒:“不著急,你慢點來,彆!彆那麼快,慢點來……”

可惜她話還是說的晚了,趙蓉蓉一不注意就被一塊骨頭給噎著了,頓時喘不過氣來,臉都脹得通紅髮紫,朝著夏悠悠驚恐的瞪圓了眼睛,“嗚嗚嗚”叫著也發不出聲,隻能慌亂的指著自己的脖子,拚命示意。

“我都讓你慢點吃了,看,出事了吧!”夏悠悠搖了搖頭,實在是無可奈何。

雖然在之前夜校的時候趙蓉蓉有些不太穩重,但是自從上了大學之後,趙蓉蓉學習的又是法律專業,她還以為對方脫胎換骨了呢。

畢竟平日裡見到都是一副都市精英的模樣,沉穩老練,辦事情妥貼。就是她偶然間見過的趙蓉蓉的同學,對於趙蓉蓉那也是讚不絕口,在趙蓉蓉麵前甚至於不敢怠慢。

顯然此時的趙蓉蓉應該已經和往日不可同日而語了纔對。

冇有想到,趙蓉蓉現在比往日還要不著調了!

也不知道是什麼人,既然能對趙蓉蓉造成這麼大的影響。

夏悠悠歎息著搖了搖頭,上前攙扶住趙蓉蓉,走在她的身後,兩手交握成拳快速的在她的上腹部處用力撞擊了兩下。

“唔!”

趙蓉蓉一聲悶哼,噎著的骨頭吐了出來,這才重喘上氣,臉色也逐漸恢複,隻是眼眶紅紅的,看來剛剛是真被嚇著了。

“冇事了。”看到她側可憐兮兮的樣子,夏悠悠就算是心裡氣她不著調,此時也已經偃旗息鼓了,隻求她好好的彆再把自己整事兒整進去了。

搖了搖頭,夏悠悠讓她在座位上做好。隨意收拾了下桌麵問道:“還吃嗎?”

趙蓉蓉如臨大敵,趕緊搖頭,甚至於還稍稍後退了兩步,好像麵前的飯菜不是飯菜,而是狼才虎豹似的。

這麼大的反應,看來剛剛真是被嚇得夠嗆了。

夏悠悠冇再多說什麼,順手把她剩下的飯菜也整理了一番,這才把餐盤放到收集處,帶著趙蓉蓉去了隔壁的商店。

''這裡有幾種口味不錯的麪包,還有烤肉腸,口味獨特,目前在京城,我就見我們食堂邊上這裡有這一家,其她地方還冇吃過這種口味的呢。”

夏悠悠給趙蓉蓉介紹了下,順手把麪包和肉腸都買了。

出了商店後,她把這些東西一股腦塞趙蓉蓉手裡:“剛冇吃幾口吧,多吃點墊墊肚子。”

捧著滿滿噹噹的好吃的,看著夏悠悠關懷的眼神,趙蓉蓉眼睛卻是酸了酸,趕緊避開了目光垂下頭來。

“謝謝……”她低聲道,“悠悠,你真好,你是一個很好的好人,對我也很好。”

突然被髮了好好人卡,夏悠悠有些哭笑不得。

她好笑的拍了下趙蓉蓉的肩膀,無語道:“我們是朋友啊,我對你關心點怎麼了?這也值得你這樣子?也太見外了!”

“不是的!我……我……”聽到夏悠悠這麼說,趙蓉蓉似乎是有些激動猛地提高了聲音,但是抬起頭來看到夏悠悠還笑的臉,她又冇得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嚨一般所有的聲音都堵在了嗓子眼裡,愣是說不出話來了。

她再次避開了夏悠悠的目光,就像是心虛愧疚的連和夏悠悠對視的勇氣都冇有,低垂著頭看著地板,她才低聲道:“我不好的,你是我的朋友,可是我卻……我……我……我是一個壞人……可能我是一個非常自私的壞人!”

冇想到趙蓉蓉突然這樣子妄自菲薄,夏悠悠皺了皺眉頭,意識到這件事情不僅與自己有關,似乎還成為了趙蓉蓉的心結。

既然這樣子,如果她再不把這心結打開,任由趙蓉蓉胡思亂想下去,也不知道會出什麼事。

看看剛剛在食堂裡,她神思不在的差點自己把自己給噎死了。若是下次她不在邊上就趙蓉蓉一個人,就她這三魂冇有六魄的樣子,誰知道什麼時候會出什麼事兒?

越想,夏悠悠越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也就冇了之前為彼此留下空間和**的顧慮。

“我們到那邊走走。”夏悠悠抬手示意了一下左側,那一片是小樹林大片的草坪和灌木叢,不少情侶都喜歡到那裡去散步,很好的保證了彼此的**性。

而且現在日頭也落下去了,正是飯後消食散步的好時候。

對於此時夏悠悠想要好好和趙蓉蓉談心的時機來說,到那裡自然是最好的。

趙蓉蓉跟著往那邊看了一眼,又迅速看一眼夏悠悠,似乎是明白了夏悠悠的意思,她露出一抹苦笑。

畢竟她自己表現的實在是太明顯了,是個人都能看出她有問題吧。

深吸了口氣,趙蓉蓉似乎是下定了,決心咬著下唇點了頭。

夏悠悠率先帶路,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安靜的陪她走著,給她一定的時間來做好心理準備。

趙蓉蓉明白她的體貼,心中更感動——

能夠擁有像是夏悠悠這樣子好的好朋友,實在是她三生有幸,可是偏偏她卻……

深深的歎息了一口氣,眼見著夏悠悠已經在長椅上坐下了,趙蓉蓉也冇有猶豫太久跟著在椅子上坐下,拿出麪包小口小口地吃著。

直到以著龜速把麪包吃完,又把烤肉腸也給小口小口啃完了,她才總算是鼓起勇氣開口:“悠悠,我對不起你,我……我心裡很陰暗,我今天本來不應該找你的……但是我又來了……我實在是太壞了!我也知道自己不好的,但是……”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