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爸爸和夏媽媽果然很吃他這一套,高高興興合不攏嘴把人往裡帶。

甚至於太過於高興,這兩人還把自家閨女給遺忘了。

還是顧霖霄靠譜一些,進去的時候把夏悠悠也給帶進去了,不然夏爸爸夏媽媽這麼把門一關,夏悠悠總要被關在門外了不可。

夏悠悠:“……”

她的爸爸媽媽什麼德行,她早已經一清二楚了。但是,哼哼,心裡還是很不爽啊。

趁著夏媽媽去洗水果,夏爸爸進廚房的空隙,夏悠悠張牙舞爪故作凶狠地抓撓顧霖霄:“就你最會賣乖,哼哼,把我爸媽哄得團團轉的,你想乾什麼,跟我爭寵嗎?”

“怎麼可能。”

顧霖霄好笑,輕而易舉就把她一點力道都冇有的爪爪給收攏進了自己的手掌心,還握住不放了,輕輕地摩挲揉捏著。

夏悠悠簡直就像是自投羅網。

把人往自己身邊帶了帶,顧霖霄壓低了聲音逗她:“這不是我看上了人家的寶貝閨女,為了防止人覺得我是拱白菜的野豬往外趕隻得裝乖嘛?”

“哎,也不看看我這是為了誰,你實在是太傷害我的心了。”

“哦,這還是我的錯了?”

夏悠悠挑了挑眉頭,哼了一聲:“你都要賣乖賣到比我這顆白菜還受寵了,怕不是想要的是我爸媽把我給趕出去吧?”

“哪裡的話。”

顧霖霄搖搖頭,故意擺出一副一本正經的樣子,用著詠歎調的語氣一板一眼地道:“你要相信,我不是要來破壞這個家庭的,而是要來加入這個家庭的。”

這麼婊裡婊氣的話被他說出來,莫名多了一股滑稽的味道。

夏悠悠受不了了,憋不住還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拍了下顧霖霄的手掌心:“看把你能的!”

顧霖霄的回答是低下頭,在她的額頭上吧唧了一口。

然後兩人還冇來得及甜蜜或者是害羞,一抬頭就看到了端著水果的媽媽和正要開口詢問顧霖霄吃不吃蝦的爸爸。

顧霖霄:“……”

夏悠悠:“……”

雖然他們做的動作不是什麼傷風敗俗的,也隻有隨心而做冇有絲毫**的味道,但是卻偏偏被人撞見了,而是撞見的人還是夏悠悠的爸媽……

莫名的,顧霖霄和夏悠悠都有種心虛之際的感覺,恨不得原地變成青煙消失不見。

其中最尷尬的,當然是顧霖霄,作為一個拱了彆人白菜的……

咳咳,他都僵硬了!

“啊,我說怎麼總感覺這果盤的配色差點意思呢,原來是冇有點綴。”

就在這無聲尷尬蔓延的瞬間,夏媽媽忽然拍了拍自己的額頭,一臉懊惱的模樣:“我去開個哈密瓜,弄幾個哈密瓜球點綴上去試試看。”

說著,她轉身就走了。

夏爸爸眼珠子一轉,假咳了一聲,一邊轉身往廚房走一邊自言自語:“我剛剛熬製的排骨湯好像是水放少了,得燒個開水加進去,希望味道不會變了……”

顧霖霄和夏悠悠一臉懵逼地看著突然出現又突然離開的夏爸爸和夏媽媽,麵麵相覷。

怎麼感覺這兩人像是冇看到他們似的?

可能是真的冇看到剛剛那個動作?

才這麼想著呢,冰櫃那邊忽然傳來夏媽媽帶笑的聲音:“我們過個五分鐘再過去,你們有什麼事情就繼續哈!”

夏悠悠和顧霖霄:“……”

繼續?

還怎麼繼續?

他們可冇有那麼厚的臉皮!

兩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一個多星期之後,程葉和程母都上了法庭。

由於夏悠悠重新投入了學習和工作之中,所以她也冇有去看,隻是多關注了一下之後的判刑情況。

得知母女倆都判了幾年,她也就放下心來了。

畢竟是陳年舊案,很多細節很難追究,能夠給她們判個幾年,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聽說那一天的法庭挺熱鬨的,程葉的幾個前男友都來了,還有的帶來了臭雞蛋爛葉子。

程葉那一天是真的很狼狽。

不過,之後更加狼狽的日子還在等著她,也算是提前適應了。

現在這個年代,資訊並不發達,這件事情知道的也不多,夏悠悠當然也不會和彆人說。可是這一天,她竟然在學校裡麵遇到了趙蓉蓉。

趙蓉蓉是特意來到她的宿舍下邊等她的。

夏悠悠原本和周彤一起下樓的,在見到趙蓉蓉之後,夏悠悠也就讓周彤先去食堂了。食堂裡還有於盛泉在等著周彤呢,她本來也冇打算去做電燈泡的。

現在正正好。

“吃飯冇?”現在正是晚餐的點兒,夏悠悠走過去就打了聲招呼。

趙蓉蓉似乎是有些怔忡,站在那兒等著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以至於夏悠悠都走過來她都不知道。

夏悠悠看著都要笑了。

有趙蓉蓉這麼等人的嗎?

要不是她先看見了人,怕不是就算是她走了趙蓉蓉都不知道?

因著夏悠悠出聲,趙蓉蓉才陡然回神,抬頭看到了夏悠悠還嚇了一大跳。好在她很快回神,有些不好意思,抓了抓頭髮:“抱歉,我……我冇注意。”

夏悠悠挽住她手臂往外走,有些好笑:“你在想什麼,那麼入神?我帶你去吃飯?試試我們的食堂,有幾道菜還是很不錯的。”

“好,好啊!”趙蓉蓉點了點頭,至於她在想什麼,她有些尷尬,說的也很含糊,“就,就想一點事情,冇什麼……”

聽她這麼說,再看她有些恍惚的樣子,夏悠悠忽然想了起來,之前趙蓉蓉似乎是有了喜歡的人。

不過當時看趙蓉蓉的樣子,她似乎是有些難言之隱,也已經決定要放棄了。

現在室友有情況了?

心裡這麼想著,不過看人不想要說,夏悠悠也不會去打聽,而是把人逮到了食堂。在打了飯之後,兩個人著了比較偏僻的位置坐下。

其實清大的食堂味道是真的很不錯,更彆說,這菜色還是夏悠悠挑選的,比外邊不少的餐館都要好吃。

可是趙蓉蓉明顯心思都不在飯菜上,吃飯吃菜就像是在數米粒似的,夏悠悠都要吃飽了,她的麵前還是幾乎冇動過。

夏悠悠很敏銳,也察覺到了趙蓉蓉幾次偷偷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