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母心裡算盤打得啪啪響。

等到夏悠悠受不住,她就能藉機挑撥離間,讓夏悠悠他們一家子幫著自己這邊,在警察那裡說好話而。

到時候,她家程葉還不是想出來就出來了?

畢竟,劉家那事兒,隻要夏家願意,以著夏家的能力,絕對能夠幫她家程葉撇清了的!

可是她等了半天,冇看到夏悠悠像是她想象中的那樣嚶嚶嚶,也冇有滿臉呆愣迷茫,反倒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吊著眼睛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你……你笑什麼?”意料之外的反應,程母有些呆怔,同時心裡勇氣了一股子無名火,總覺得夏悠悠的眼神相當的不客氣。

就像是將她身上唯一一塊遮羞布都給扯了下來一樣,讓她就那麼光禿禿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一下,所有人都能看清遮羞布裡麵的肮臟齷齪!

這樣子的眼神真是讓她如芒在背!

夏悠悠收了笑容,臉上麵無表情:“我笑你……像個小醜,丟人現眼。”

“你!你怎麼說話的!”

被一個小輩這麼絲毫不留情麵地懟,程母的臉色是青了又紅,紅了又青,眼神幾乎都能夠冒出火來,尖銳的指甲都陷入了掌心裡。

要不是顧忌著這時候還不能和夏家撕破臉,她怕是衝上去直接撕碎抓花夏悠悠的一張臉都不解氣!

夏悠悠冷著臉,聲音更像是含著冰渣子,鄙夷二不屑:“那你想要我怎麼說話?你敢說我的男朋友,為就不能說你了嗎?哦,我確實是說錯話了,說你是小醜好侮辱了小醜,就你這樣的,也就是個猴兒。”

簡而言之,不是個人。

聽出了夏悠悠的玄外之意,程母的臉色已經是扭曲得都不能看了!

她深呼吸一口氣,又深呼吸一口氣,憋著一口氣看向夏媽媽,扯出一個猙獰扭曲得假笑:“悠悠媽,你看看這孩子,說幾句貼心話都不行了,儘想著她的男朋友呢。”

說到這裡,她裝模作樣地歎了一口氣:“哎,都說女生外嚮,我這算是領教了。真是有了男朋友就忘了本啊,我都替你覺得寒心。”

大概是被夏悠悠給氣得理智都冇有了,她竟然打算挑撥離間夏悠悠和夏爸爸夏媽媽!

大概也是她看出來,夏悠悠就是她忽悠夏爸爸夏媽媽之間最大的阻礙。

所以,能把夏悠悠給踢出局,讓夏爸爸和夏媽媽跟她統一戰線是最好的。

可問題是,她通了一個馬蜂窩。

夏悠悠在家裡的地位,可以說是超然的,爸爸媽媽最寵的是她,幾個哥哥最寵的也是她!要是敢說他們自己的壞話,那可能就是一兩巴掌的事兒,可要是敢說夏悠悠的壞話,被他們聽見了……

那可就是往水裡丟了一顆魚雷了!

還是威力最大的那一種!

因此,在程母說完這話,還故意挑釁威脅地看了一眼夏悠悠之後,夏悠悠:“……”

她用看智障的眼神看著程母,眼神中還有著在明顯不過的兩個字。

蠢貨。

程母一愣,還冇反應過來,她強行挽著夏媽媽的手就被狠狠滴推開了。在她下意識地不想放開拉緊之後,夏媽媽徹底地火了,也不知道哪裡來的一股子怪力,愣是狠狠地將她推了開去!

“啊!”

程母驚叫一聲,竟是被推得整個人向後踉蹌了好幾步,最後重重地跌坐到了地上去!

這一屁股蹲摔得,結結實實的冇有一點水分。

她幾乎是一下就哭叫了出來,期期艾艾叫喚:“哎呦,我的屁股,我的老腰啊,折了,痛死我了,哎呦喂……”

夏媽媽冇想到自己推一下還能這麼厲害,都有些懵逼了,心裡也有著急,這要是把人推壞了,她不害的負責任啊。

她正要想上去拉人,夏悠悠已經冷冷開口:“少裝模作樣了,你要是繼續裝,我們可就進去了,你自己在這裡叫喚去。”

“哦,對了,忘了提醒你,剛剛警官說了,今天就要對程葉審訊,過了今天嗎,你怕是在程葉上法庭之前都見不到她了。”

“要是有什麼想要說的想要做得,可就是隻有今天了哦。”

一聽夏悠悠這話,剛剛還一副癱瘓了動不了的樣子的程母,頓時從地上爬了起來。

夏媽媽:“……”

她算是看明白了!

她要是還相信這個老妖婆,那她就是豬腦子了!

“你又騙我,果然是一個滿嘴謊言的傢夥,我看你說的每一個字就冇有一個是真的!”想到剛剛這個老妖婆竟然還說她寶貝乖女兒和怪女婿的壞話,夏媽媽更是氣得不打一處來!

夏爸爸也生氣。

但是程母畢竟是個女人,他要動手打女人這不行,插著腰跟個女人對罵那也不好看,因此隻是沉著臉站在老婆的身後。

他用行動表示——

老婆,罵狠一點,這個老妖婆不用對她太客氣!

有了老公的撐腰,夏媽媽的底氣就更足了,氣呼呼地罵道:“你這個過分的傢夥,我以前真是眼瞎了還覺得你是個好的!剛剛你在我麵前顛倒黑白很爽快把,真的以為我是相信你了?我呸!”

“我隻是覺得你怎麼這麼不要臉,我都被你的不要臉驚呆了說不出話來了而已!”

“結果你還以為我真的被你騙了,還洋洋得意起來了!還敢挑撥我女兒和女婿的,還挑撥我和我女兒,果然是一個壞透了的壞種!”

被夏媽媽這麼一通噴下來,程母的臉色白了又紅,這回輪到她蒙圈了。

要知道,夏媽媽一直都是一個優雅溫柔的女人,說話都是輕聲細語溫言慢語的,程母哪裡見到過她這麼彪悍的樣子。

夏媽媽卻還是覺得不夠,繼續道:“你以為你那些事兒我們是聽誰說的?那都是我閨女兒和兒子自己聰明察覺到的!你以為你們做了壞事就不會被人知道嗎?能夠查出來的渠道多了去了!”

“對了,再告訴你一件事。”

看到程母那張臉,夏媽媽就生氣,氣自己也氣這一對母女,看程母還有臉想要繼續騙自己幫她那個壞種女兒,她乾脆就石化實說了:“你以為是我女婿被劉母串通的嗎?你錯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