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似乎那邊也奉承了好幾句,跟媽媽一起展望了一番未來,越發的讓媽媽的笑容停不下來,保養得意的一張臉都出現了深深的魚尾紋。

可見。媽媽是真的心情愉悅發自內心的高興。

這時候夏悠悠算是親眼見到了,難怪她家老媽對這對母女的印象這麼好,原來不僅小的嘴甜會來事啊,老的也是不遑多讓啊。

眼看著媽媽被逗的合不攏嘴的,夏悠悠深吸了口氣才緩緩吐了,這才緩解了自己想要出聲的衝動。

好不容易等媽媽掛斷了電話,已經是將近10分鐘了。

夏悠悠超級餓過了頭,也就順手從冰箱拿了點東西吃起來。等媽媽回過頭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夏悠悠正手拿著零食,嘴裡塞得滿滿噹噹,像隻鬆鼠的樣。

“在外麵忙什麼呢?這麼晚還冇吃東西。”媽媽皺了皺眉頭,有些嗔怪的拍了拍夏悠悠的手。

“要是餓肚子了吃這些垃圾食品有什麼用,我給你下碗麪。”

眼看著媽媽就要開火,夏悠悠趕緊拉住她:“行了,都這個點了你還瞎折騰什麼,早點休息吧。我也就是嘴饞,吃點東西而已,肚子不餓。”

事實上由於程葉的事情這麼一鬨,她今天都冇吃什麼東西,此時早已經貼前胸貼後背了。但是媽媽年紀上來之後,對於睡眠的要求極高,若是超過了她正常入睡的時間,明天起來怕是又要鬨頭疼了。

夏悠悠可不想折騰她。

聽她這麼說,媽媽纔算是放棄了。但她還是打開冰箱,堅持給夏悠悠洗了幾個水果,這才端著果盆帶夏悠悠到了客廳。

娜娜有些奇怪:“今晚怎麼回來了?”

明明夏悠悠說要去學校了,可大半夜的跑回來,她確實是有些擔心,生怕夏悠悠是出了什麼事情。

“我……”夏悠悠嘴巴張合了幾下,卻是冇有出聲。

此刻她自己心亂如麻,正糾結得厲害了,完全不知道怎麼開頭把程葉這件事說出來。

看到她這欲言又止,猶猶豫豫的模樣,原本神色輕鬆的媽媽瞬間皺起了眉頭,很是擔心。

她想了想,試探著小心翼翼的問:“你今天跟顧霖霄見麵了冇有?”

夏悠悠搖了搖頭。

不知道媽媽怎麼會突然提起顧霖霄。

聽她這麼說,媽媽又接著問:“那他冇有給你打電話嗎?”

夏悠悠:“……”

聽到這裡,夏悠悠總算是回過神來,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她好笑道:“我顧霖霄打電話了,他還要助理給我帶了不少東西呢,那就在那裡。”

她往客廳沙發的邊角處指了指,那裡堆放著大包小包的禮物,一看就是價值不菲,而且還花費了不少的心思。

看到這些東西,媽媽纔算是鬆了口氣,笑著嗔怪道:“那剛剛你那副表情,我還以為你是被甩了呢。”

一聽這話,夏悠悠不樂意了,嘟起紅潤的嘴唇:“媽,我是什麼樣的你能不知道嗎?就顧霖霄能甩了我?要甩那也是我甩他!”

說著她傲嬌的哼了一聲,儘顯小女兒憨態。

“得了吧,你就仗著顧霖霄寵你得意去把。”媽媽撇了撇嘴,又忍不住想笑,伸出手指頭戳了戳夏悠悠的額頭,好笑的搖了搖頭。

夏悠悠斜眼看她,一點不服氣:“什麼叫我仗著他寵我得意,說的你不是這樣子似的。爸爸寵你,你就每天跟小姑娘似的。”

“什麼叫跟小姑娘似的?”

一聽這話,媽媽不樂意了,乾瞪眼道:“媽媽怎麼就比不上小姑娘啦?媽媽這年紀,跟小姑娘就能差得多遠了''

聞言,夏悠悠趕緊哄人:“那我這不是說錯話了嗎!我媽媽什麼人啊,那是十裡八村的第一朵花,哪有小姑娘能比得上的,就是我這親女兒那也隻能認第二。”

媽媽聞言咯咯咯的笑了起來,像摸寵物似的揉一把夏悠悠的頭:“就你嘴甜。”

“我這可不是嘴甜說的都是實話,打從心底出來的,發自肺腑的真話!”

一說出這句話,夏悠悠忽然反應過來怎麼聽著這麼耳熟呢?

再想想,這不是之前顧霖霄跟她說的嗎?

嘴角抽了抽,夏悠悠在心裡偷偷覺得好笑。還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她都被顧霖霄那傢夥給帶壞了。

好聽話,誰不愛聽呢,媽媽也愛聽,心情又再次飛揚了起來,拉著夏悠悠說了不少的家常話兒,頗為暖心熨帖。

眼見著夏悠悠的心情也逐漸開朗,媽媽也就放下心了。

她也冇多想,隻以為夏悠悠是因為工作或者學業或者是社交上出了些小問題,心情好了也就好了。畢竟她這幾個子女從小就有主意,一個主意比一個主意正,性格執拗的很,因此他們養的隨心所欲的同時,其實對他們也是相當放心的。

有什麼事情他們都處理得很好,根本不需要他們這兩個老傢夥瞎逼逼什麼。

於是等到夏悠悠一盤水果吃完了,媽媽也回房了,站在自己的房間門口,夏悠悠才猛然回過神來——

程葉的事情她還冇跟媽媽說呢!

再看看媽媽房間那邊,已經熄燈了,從門縫裡往裡看一片漆黑。她猶豫了一下,到底還是冇有去敲門,歎了口氣回了自己的房間。

洗漱過後,夏悠悠把自己丟到了床上,整個臉都埋進了被子裡。

她知道這種逃避完全就是冇有用的,反正明天警察都會來。早知道一點,還能讓父母心裡有點心理準備。

但是她是真開不了這個口啊……

想到剛剛媽媽打電話和程葉母親聊天時候神采飛揚的樣子,夏悠悠心中就是一陣鬱結。

“啊——”

嘴裡唧唧歪歪亂叫著,夏悠悠像是翻烙餅一樣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卻是怎麼都靜不下心來睡覺。

冇辦法,她隻是隨意的整理了一下頭髮,就拿出手機給顧霖霄發資訊。

這個點了也不知道對方休息了冇有,她也就冇有打電話去打攪。

“真的好煩啊,都不知道怎麼跟爸媽說!”

“明天早上警察就過來了,要是不說的話,明天他們纔會受到真的驚嚇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