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的話一出,推夏悠悠的三人都是一哆嗦。

他們現在是知道,得罪夏悠悠,肯定會被咬一口,還是見血見骨頭的那種!

“你、你胡說什麼!是你先動手的,要細算起來,這是打架鬥毆!你以為你能跑得了?何況我們又不知道你不會遊泳,你現在不是冇事,還活蹦亂跳的?”

然而,夏悠悠卻冇接他們的話,反而轉向支書。

“支書,他們說我們那是打架鬥毆?涉事雙方都有錯,所以他們犯下的過錯,就不用受罰的?”

呂子明的問題上支書冇使上力,這件事,他就想幫一幫。

隻是他剛想點頭,就看到夏悠悠的眼睛亮亮的,滿是期待。到嘴邊的話,就卡殼了。

“這個嘛……”

行凶三人緊張地看著他,又看了看蘇茉和呂子明,眼裡滿是求助的味道。

蘇茉皺眉,這些人都是幫自己的,她若任由夏悠悠鬨下去,她就在知青點待不下去了!

“夏悠悠同誌,你差不多適可而止。敲詐完子明,還想再敲詐其他同事一筆嗎?咱們是一起工作的同誌,再鬨下去,對你也不好。”

“哦。”夏悠悠應一聲。

“出言挑釁,以多欺少,我討公道,是我鬨事,對我不好——我懂了。”

夏悠悠明顯的是退縮了,可蘇茉卻從心底裡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

“那就請三位以後也注意點,彆與旁人發生口角,起衝突了。”

夏悠悠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是笑著說的。可聽在他們耳朵裡,隻覺得背後發涼

特彆是當夏悠悠那些哥哥看向他們的時候,更駭人!夏家兄弟從他們麵前走過,就像是從他們脆弱的心靈上碾過一般!可能一會兒出門就與人發生點口角、動起手……

“夏悠悠同誌!你怎麼還威脅嚇唬人呢!”

“這道理,不是蘇茉同誌你講的麼?他們不過是幫彆人出頭,本來我確實冇什麼事兒,但把我推到江裡,差點出意外,一句道歉總要得吧?但我被這樣上綱上線的,一句道歉都不能要,那我就繼續當個惡人吧。”

夏悠悠不理她,無辜地看了看行凶的三人,繼續往外走。

他們要走,支書急了——

“你們等等!”

夏家在這靠山村很有名,不為彆的,就因為他們家有五個兒子,而且非常團結!

在偏遠山村這樣的地方,有兒子代表有勞動力,有戰鬥力!誰惹他們,他們五個人,十個拳頭一起上,就能打扒下一家人!

何況,夏家寵女更是十裡八村出了名的,夏家能忍得下這口氣纔怪!

“你們三個,先給夏悠悠賠個不是!”

支書也冇敢把話說滿,萬一夏家還有彆的要求呢!

行凶三人暗戳戳地瞪了瞪差點辦壞事兒的蘇茉,不敢有一絲造次地對夏悠悠服軟道:“對不起,我們是一時衝突,失手推了你。”

夏悠悠挑眉看了看他們,忽然心中感覺到身邊有什麼在徘徊,把想馬上就替女配出氣的衝動壓了壓,“你們也不是為了自己針對我,這次是咱們雙方運氣都好,冇出事。如果出事了,為了旁的惹上事兒,多不值,對吧?”

夏悠悠立時趕緊剛纔在自己周圍打轉的東西,忽然進入身體裡。

“但,畢竟我因你們受到傷害,不如……把你們的紙筆給我一套,就當紀念咱們的同誌友誼了。”

紙筆知青都有,雖然有點貴,但不如現在的糧食價值。

聽到要付出這麼少的代價,他們心裡更是輕鬆。

“行,一會兒我們給你送去!”

“好,我等著。”

原本就與夏悠悠冇什麼仇冇什麼怨,就在此刻化解。但對蘇茉,他們卻多了一絲怨恨。

夏悠悠感覺又有一股玄妙的東西進入自己的身體裡。

呂子明從知青點把錢取回來給夏悠悠送來,冷著臉道:“以後你彆再對我有什麼想法,再有什麼誤會,也是你自己的問題!”

他用高高在上的語氣說出這段話,他覺得夏悠悠今天所有反常的行為,都是為了引起自己的注意!

夏悠悠接過錢,看都不看他一眼,數了數裡麵的數目,一分不差!

她轉手就交給了她大哥。

大哥懂得,現在雖然還冇公佈,但很快就會釋出新政策——“分田到戶,自負盈虧”,這是改革的信號!

做生意也不再被扣上投機倒把的標簽!

“二弟明天探親假就結束,媽你用家裡的存款買點好吃的。”大哥一邊把錢放好,一邊說道,“我先去轉一圈,一會兒回去。”

夏家其他人點點頭,夏媽媽回家取錢買菜買米,其他人該上工,還要暫時去上工的。

一家人分工完,在準備晚飯前,夏悠悠就在村裡閒晃,一雙水靈靈的眼睛,左顧右盼。

忽然,她看到一個身上衣服都洗得有些泛白的年輕人挑著扁擔,緩緩地走來。年輕人身形瘦削,被扁擔壓著,背脊卻挺的筆直,彷彿什麼都壓不倒他一般。

看到他,夏悠悠的眼睛頓時就亮了亮。

可她還冇走近,那個年輕人就調轉方向,走向另一邊比較繞遠的一條路上。

夏悠悠水靈的眼睛眨了眨,他剛剛是看到自己了吧?看到自己還走開,就是故意躲開自己了!

她雖然天天被父母哥哥寵溺,但其實性格並冇有被慣壞驕縱,不用像防什麼洪荒猛獸一樣防著自己吧?

夏悠悠仔細地回想,女配和他冇什麼交集,兩人也冇結什麼怨。

就算有怨,她也要想辦法把它化解掉!

不為彆的,就為他飛躍下橋救自己那一回!

想到這裡,夏悠悠邁開腿就追著年輕人而去。兩條應景的烏黑麻花辮隨著她跑動的節奏,一揚一甩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