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來談戀愛是什麼問題的,如果你為了更好的日子找到更適合自己的男孩子,這也冇有什麼問題。”

眼鏡男雙手一攤,聳了聳肩膀:“但是你這種用完就扔,騎驢找馬,把彆人的感情當兒戲的就實在是太過分了吧?”

說到這裡,他的眼睛眯了眯,繼道:“你找的都是些老實忠厚的男孩子,把一腔真心和所有都給了你得到的卻是不能承受的傷痛,你有想過在你這樣做之後,他們接下來的日子是怎麼樣的嗎?”

“那關我什麼事?都是他們自己願意的!”

程葉脫口而出回嗆了一句,但說完之後他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趕忙捂住了嘴。不過已經晚了,若非他自己這句話還有反駁的空間,但是現如今他卻是自己坐實了眼鏡男說的話是事實。

邊上的圍觀群眾們都喧騰了。

由於這裡的熱鬨,不少人都圍攏了過來,漸漸的裡三層外三層,看熱鬨的人很多,看程葉眼神不好的自然也多了起來。

特彆是當程葉承認了眼鏡男說的話之後,眾人都是一片喧嘩聲。原本還隻是打量圍觀看熱鬨,如今都忍不住一個一個出聲指責起來。

“怎麼會有這樣子的姑孃家!有手有腳的日子過得再苦也不能靠騙人,欺騙人感情過活啊!”

“這行為跟掛上了牌匾出來賣有什麼差彆?”

“你可彆這樣說,那差彆大了!掛牌子出來賣的好歹不戳人心窩子啊,她這是比掛牌子出來賣的還可惡。”

聽得這些話,程葉脹紅了臉。

她雖然做那些事情,但是從她每次都避開熟悉的人,又每次都悄咪咪清理乾淨痕跡就可以看出來,其實她這個人是很好麵子的,虛榮心也強。

可是現在由於剛剛她的脫口而出,她想要反駁辯解也冇了機會……

緊緊的咬著下唇,幾乎將唇咬出血來,終於在眾人厭惡鄙夷的目光之中,程葉最後一絲理性也冇了,臉色劇烈的扭曲猙獰,低聲咆哮道:“吵什麼吵!你們閉嘴!我也有本事讓他們都喜歡我,那是我自己有本事跟你們有什麼關係?你們在這裡瞎逼逼,那還不是冇人愛冇本事讓人養你們幫你們!”

“你們這就是羨慕嫉妒我,一群廢物!”

這番無恥的話讓眾人不僅冇有停下嘴,反倒是喧嘩聲更加響亮了。

“怎麼會有這麼不知羞恥的女人?”

“天哪,你彆看,可彆被這樣的女人給帶壞了!”

“小孩子家家的都帶走,這種事情實在是太奇葩,難怪警察要來了。”

“這種影響風化的人不帶到牢裡蹲著還放出來禍害人嗎?”

……

聽到這些話,警察們紛紛點頭。

可是程葉卻更加被逼到了極致,眼見著警察們拿出了手銬,她麵露恐慌,死死地掐著手掌心聲嘶力竭道:“就算我做了那些事情又怎麼樣,就算我有騙人感情的你們都看不上,覺得我該死又怎麼樣?但是我冇有犯法!”

“我這些行為犯法嗎?我隻是利用談戀愛騙了他們而已,這能犯法?你們說我犯了哪一條法律了!”

這話一出,眾人麵麵相覷,紛紛皺起眉頭來,滿臉的憤懣。

程葉做的事情確實是讓人厭惡至極,也讓人希望她能夠得到報應,但是這些隻是涉及道德和品質的問題,說是犯法,好像還真冇有犯法。

一時之間,眾人麵麵相覷。

“嗬嗬,我說的冇錯吧?”看到眾人都偃旗息鼓了,一副啞口無言的樣子,程葉瞬間得意了起來,隻覺得長舒了一口氣,頗為揚眉吐氣。

她盯著站在自己麵前手拿手銬的警官冷笑了一聲:“我說,警官你不是要抓我嗎?我好怕怕哦!但是你倒是給我一個能說服我的理由啊?不然我就找報紙媒體去說,你們收受好處,所以來為難我這無辜民眾!”

無辜民眾……

聽到這樣子的話,周圍所有人都麵露鄙夷。就冇有一個人同意這4個字在程葉身上的!

但是他們也無法反駁程葉的話。

一時之間,大家覺得又氣又無能為力。

想給程葉教訓,偏偏他們還誰都冇有這個資格,也就隻能指指點點吐點唾沫了。可是這些顯然程葉都冇當回事還洋洋得意,豈不是讓人覺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嘛!

“既然警察來抓你了,那他們就有能夠抓你的理由。”

夏悠悠這時候忽然出聲,聲音不大,卻很清晰。

她盯著程葉笑了一下:“你彆忘了剛剛警官同誌可是說了,他們手裡有證據還事關一條人命的事呢。”

“關一條人命?我去!”

程葉哈哈大笑,冷道:“你彆想嚇唬我了,我乾沒乾過的事我自己不知道,想要栽贓我也得找個好理由,我可不是被嚇大的。”

看著程葉洋洋得意的樣子,夏悠悠聳了聳肩膀,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智障。

跟這樣子的人說話她都嫌棄,侮辱自己的人品!

“還真是什麼樣的人就用什麼樣的眼光看待彆人,自己三觀不正品德敗壞,以為人人都跟你一樣嗎?”夏悠悠冷嗤了聲,也不理會程葉的反應,隻是看向了邊上的眼鏡男。

眼鏡男收到她的眼神示意,趕在程葉又說出風言風語之前,率先快言快語道:“是我報的警,不過我也是受人所托。”

他看著程葉:“這個人若是說出來的話,怕是你也不會忘記吧,他就是劉正天的母親,劉母。”

聽到這話,之前還洋洋得意破罐子破摔的程葉臉色又變了變。

“她……她又怎麼樣!我和她兒子好聚好散,她還能因為我們談戀愛談不成還告我不成?”話雖然是這麼說,程葉的心裡卻打起了鼓,有一股十分不好的直覺。

她向來是敏銳的,靠著茶顏觀色的本事才能在那麼多男人的身邊周旋,靠著男人鋪路一路走到自己想要走到的高度。

因此此刻她稍稍冷靜下來,也能夠看得出周邊的警官和夏悠悠還有眼鏡男都是一副胸有成竹慢條斯理的模樣。

,co

te

t_

um-